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我们的军事夏令营(王锡文)

2017-8-8 08:58|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分享到:

摘要: 今年7月10日—14日,本报小记者团组织了一个由38人组成的军事夏令营,到黄岛区琅琊台镇某拓展训练基地进行了为期5天的活动。我与同事李忠起、李倩作为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了孩子们的往返、训练、起居。这次夏令营,相比 ...
 今年7月10日—14日,本报小记者团组织了一个由38人组成的军事夏令营,到黄岛区琅琊台镇某拓展训练基地进行了为期5天的活动。我与同事李忠起、李倩作为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了孩子们的往返、训练、起居。这次夏令营,相比较以前组织的夏令营,内容新颖,有些故事,可以分享一下。
   队  员
  这38个小队员,可以按不同的性质分类一下:
  按小记者身份分类,有23位是我们的本年度小记者,另15位是看到我们夏令营招募公告以后自愿报名参加的。
  按年级层次分,有36位是属于小学四到六年级学生,有两位是初一的学生。
  按生源地分,有37位是属于安丘的学生,来自7处学校;有1个则是属于济南的学生。
  按性别分,这批队员共有26位男生,12位女生。
  按身高分,有刚够1米3的,也有1米7的大个子。
  按年龄分,最小的有2007年出生的,最大的有2002年的。
  他(她)们分别是:马常越、赵文宋、陈宜彤、郑华清、郝家辉、孙桂林、张高源、张涵、刘耀硕、韩十三、郭奥博、代景波、刘思颖、盖浩然、贺琪麟、董至轩、韩禧腾、逄顺之、刘宁珂、张浩烁、潘彦如、赵春晖、李柏霖、张一诺、郑晨曦、唐昊阳、张露芸、刘斐、王楚然、陈冠宇、杨璐宁、张增辉、李昊阳、朱一帆、邰岳鑫、贾云哲、朱俊哲、张依依。
  这些孩子,一开始我能叫出名字的只有韩十三,因为他是我们的“老”小记者,主要还是个子较小,小嘴说话较爽,参加小记者活动积极,这两年多的相处,留下了较深印象。李忠起和李倩两位对孩子们熟悉,尤其是李倩,很快就能叫出全部队员的名字了。
  在去夏令营基地的车上,为了便于带队人员了解孩子的情况,也便于孩子们之间相互认识,我就安排每个队员来两分钟的“口头作文”,一是突出小记者活动特色,二是也让每个孩子自我展示一下。内容是介绍自己的姓名、所在学校、日常爱好、对参加夏令营的期望。有百分之八十的孩子表现得很积极,一点名就立刻喊到,立即站出来,拿起话筒就说,语言流利通畅,展现了以前参加小记者活动的成果;也有小部分孩子是被动应付,腹稿没有打好,表达欠流畅;还有一个孩子,是被别人再三劝说着才站出来,但是说得不错,她不是我们的小记者,看样子平时缺少这方面的锻炼。
  在孩子们口头作文的同时,我都一一给他们拍照,大多数还给他们录了像。有个别的因为他(她)说的内容少,来不及录像,只是拍了照。
基  地
  本次军事夏令营基地位于青岛市黄岛区琅琊台镇,原属于胶南市,2012年青岛市将黄岛区和胶南市撤销,合并成新的黄岛区。这个琅琊台镇是以境内琅琊台山而得名。“琅琊”这个地名,很有历史,从秦朝起就有琅琊郡的设置,范围不小,像今天的青岛市,潍坊市东南部,比如我们安丘南部几个乡镇和诸城市,日照市的五莲县等,在秦汉时期都属于琅琊郡。而那座矗立于黄海边上的琅琊台山,据说就是秦始皇登临观海并派遣方士徐福入海寻长生药的地方。
  这个基地原是一处部队的营房,我们到时,各个房间刚进行了改建,都装上了空调、铺了地面等。训练场所就是原来部队的训练场。可是我们队员进了宿舍以后,有的发现宿舍里没有室内卫生间,就向我们报告。我们一一检查,发现凡是容纳4至6人的宿舍,都没有室内卫生间,但12人的还有室内卫生间。这都是原来战士们的平房宿舍。室内没卫生间的,方便时需要到露天的厕所,而我们的小队员中有些还真的从没上过露天的厕所。我们在微信群里与家长们沟通以后,决定采纳家长们的意见。换“营房”,就是让孩子们住到附近村里的“渔家乐”宾馆里。这就增加了我们的费用,但是由我们自己补贴上,不会另外再收费了。
  于是,我们的队员在完成了到达当天上午的训练,并在基地里吃了中午饭以后,就带上各自的行李和新发的作训服、水杯等,转移到离这个基地有10华里远的王家台后村一处“渔家乐”宾馆。条件接近三星级的。
  我们到基地时,该基地就已将我们这38个队员编为本期夏令营活动的“二连”,同属二连的还有两个外地的孩子,都是家长送过来进行锻炼的。可我们小队员因住宿问题而“移防”,这两位小战友与我们相处了三个小时就分开了,人家这两个孩子一直住在基地里,都没有带队人员陪着,接受着基地的统一管理。
  在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我们都在王家台后村子附近训练,没有再回营房基地。当然,就是那些住在基地里的其他地方来的夏令营队员,大多数课目也得都到这个村子附近的训练场所和海边进行训练。在海边训练时,我们还遇到了其他夏令营基地的队员。
  这个王家台后村,因位于琅琊台山后面而得名。村东的海滩,也就是我们小队员用来训练的那片海滩,据说现在已是黄海岸边最后一片洁净的金沙滩了,也是黄海边上极少数不收费的海滩了。
教  官

大教官
  大教官,或者说是总教官,姓高,潍坊寿光人。我们与他算是老乡了。他当过兵,安排到胶南市住建局工作。前两年辞职出来专做拓展训练业务,后来又开展了少年军事夏令营项目。他的基地是位于琅琊台山下的一处弃用的部队营房,看规模原是个连级单位的。在这五天时间里,作为总教官的他,不只是坐在办公室里指挥,而是时时出现在训练场,或亲自当一线教官给孩子们作示范,或指导其他教官的训练,或者当后勤兵开着大面包车给队员送水、送训练器材等物资。其实他也算是基地的“一把手”了,可是事事亲躬,怕也不只是为了省点人工费用,而是想多与小队员接触,更好地掌握小队员们的所思所想,及时改进训练课目,提高军事夏令营的总体质量和水平。

黑狼教官
  黑狼教官,不知其姓名。一开始在向我们的小队员们作自我介绍时,他只是让小队员们记住他是“黑狼”就行。训练严格,确实有些“黑”。在一起的几天里,我断断续续了解到他是个复员等待安排的军人,是河南人,在青岛当兵,打算回河南,不过,他比较羡慕我们山东最近出台的复退军人安置政策。在等到正式工作通知之前,他受聘于这拓展训练基地,那几天他主要负责由我们的小记者所组成的“二连”的训练,是孩子们的主教官。可能是一直在海边服役,并且今年受聘当教官搞训练海风吹日光晒的缘故吧,他上半身的肤色的确是黑。以至于在第二天他在给队员们上课时,另外一位教官还利用空隙让孩子们猜一猜这位帅气的“黑狼”教官结婚了没有?我们的小记者韩十三立即举手“报告”并认认真真地回答说:“肯定没有。因为他长得那么黑,肯定找不到媳妇。”让这位对队员们“黑”了两天的黑狼终于笑了一回。关于“媳妇”事件,在夏令营快结束的时候有了答案,正巧“黑狼”的妻子来看他,我们的小记者抓住机会起哄,又让这“黑狼”笑了一次。

女教官
  女教官,也不知其姓名,也不知是否当过兵。算是我们队员的教官之一。之所以说“算是”,是因为她总共给孩子们上了三节课,不是全日制的教官。她一直戴着墨镜,露出的部分脸部也因长期作训被风吹日晒得不怎么白,给孩子们上课训练时从没见她笑过,一下课就不见人了,但到了应该她上课的时间会准时出现在训练场上。她给我们的小队员上课时很“酷”,以7月10日下午的那次训练课目为例:场地位于海边“卧龙山庄”内的一个训练场,时间是下午三点。训练场地周围是密密的竹林,空气闷热。小队员们,不只我们的,还有济南等地来这一基地搞夏令营训练的孩子们,共有100多人,都在同一场地里各自练习军事课目。这位女教官负责给我们的小记者训练站队、队形转换等课目。只见她很有范地向前一站,一声令下,唧喳不已的孩子们立即鸦雀无声,乖乖地听从她的号令,比面对“黑狼”教官还听话。我们三个带队老师,本来还坐在场地边上的沙滩椅子上边出着热汗边看孩子们训练,也被她的“阵势”所压,自动地把只是稍微占了一小角的训练场地让出来,几乎退进竹林里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走动,怕打扰了由她主导生成的那种别有“酷气”的训练氛围或者说“气场”。当然,也为了显示出我们安丘带队人员的素质:教官、孩子都能晒、能练,我们也能自始至终地陪着,哪怕汗水滴成水流也不能离开。

后勤教官
  另外还有两位女教官,不抓训练,主要任务是照看小队员们:行军时提醒孩子们不要掉队,有掉队的她们就当收容员;孩子们训练时负责看管作训器材、孩子们的衣物、水杯等,还负责拍照,是“后勤教官”。看到这两位教官做事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一开始还以为是该基地的正式员工,夏令营快结束时才知她们两个是暑期打工的大三学生。
  还有一位男教官,只是在真人CS对抗课目上给小记者们上过一节射击示范课。
训  练
  本次军事夏令营的任务就是军训,包括基础性的军事训练内容,如站队、行进、内务整理、军体拳、抗压训练、士兵素养、励志感恩等项目。
  在多项以增强体能为目的训练中,炎热的天气,严格的动作要求,让一部分从来没在烈日下训练的孩子们有点吃不消,但是他们克服了自身困难后,坚持完成了各项活动。
  内务整理是较有意思的训练环节。我们大部分小战士在家里都没收拾过家务叠过被子,因此教官在检查内务的时候,被子叠得“千奇百怪”。特别是二楼的男生宿舍,他们最开始并不觉得叠好被子整理好内务有多重要,而是打着“学习”的借口,各个房间里“上蹿下跳”,最终在教官奖励了50个“健康大礼包”(实际个数大大缩水)后才认真行动起来。当然,也有把内务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比如马常越、赵文宋、张依依,这个三个小姑娘特别勤快,每次进她们房间检查,脸盆、毛巾、牙刷等放得整整齐齐。一次次内务检查的结果都是女生们获得了教官表扬,而男生要虚心向女生学习。
  抗压训练中,值得一说的是“空中断桥”项目。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让孩子们克服恐高。第一个上的是李柏霖,虽说战战兢兢,但是最终还是坚强地完成了规定动作。让人记忆最深的是张依依,她大约抱在空中的柱子上有十几分钟,最终在教官、老师、同学们的呐喊助威下,才跳下来,后来她含着泪告诉我们,她做到了。38个孩子中有37个完成了空中断桥项目。
  真人CS对抗是孩子们最愿意主动参加、时间再长也不喊累、乐此不疲的一个项目。所用的场地是2005年中俄军事演习的基地,一门门大炮仍在边上摆放着。一看到枪,男生们眼睛就直了;一枪握在手,男生们个个顿时豪气冲天。还没等教官把对抗规则讲完,相互之间就开枪射击了。教官一训,忙回答说是“试射试射”。女生们握着枪,也是英姿飒爽,对抗中虽然没有一直组织起有效的进攻队型,可是防守严密,一见到男生露头就迅速开枪,让想偷袭她们的男生“受伤”不少。孩子们玩够了,我们三个工作人员也与教官们开展了一次友谊对抗赛,让观战的孩子们开了眼界。
  励志感恩项目是在第四天晚上进行,就是要求小队员们各自给家长写一封家书。在这一环节,我们的小战士洒泪最多。四天四夜里,与家长断了联系,对父母的想念,对养育之恩的感知等情绪,全部用文字写在这张被泪水打湿的信纸上,也在此时他们明白了父母对于他们爱是无穷无尽的。回来之后,有家长告诉我们,平常孩子很少跟她沟通,但是没想到,他能在这次活动中用信的方式表达出内心对于他们的感恩和爱,很感动。
  其他的训练活动项目,比如撕名牌、赶海等,就不一一细说了。
吃  饭
  在军事夏令营里,吃饭可不像是平时在家里吃饭那么随意,这些孩子通过第一顿饭就知道了在夏令营里吃饭的规矩。当然,我们带队人员也同样领教了这吃饭的程序与规矩:
  在走上饭桌之前,全体人员先到室外站队、整队,听教官训话,齐颂“军井未掘,将不言渴;军灶未开,将不言饿;雨不穿蓑,雪不穿裘;将士冷暖,永记我心”,然后一一走到水龙头前洗净手,有序进屋,走到自己的饭桌前站好,等教官说“整理凳子”,每人快速将凳子放到自己屁股后面,还是站好不动,等教官说“坐下”,才迅速坐下。然后也不能拿筷子,而是用眼光看看同伴们都坐好了,等教官再说一声“开饭”,才都微抬右手,轻轻一伸,相互说一声“请”——才拿起筷子吃饭。
  吃饭时,夹饭夹菜盛汤动作都要求轻轻的,更不能说话。教官的要求是:“你可以说话,但不能让我听到!”
  吃完饭,把筷子放好,再看看身边的同伴位置,判断一下起身是否方便,然后轻轻离桌。
  有些队员一开始做得不是很到位:在吃饭过程中,有的一看到教官不在就大声说话;有的遇到可口的菜先夹出大部分放到自己的碗碟里,使别的孩子没法再夹;有的在盛汤菜时拿勺子的幅度过大,或者就几乎不会使用勺子,洒在饭桌上很多汤水。对于这些,我们三个每次都针对不同的现象,一一纠正。我们三人、三个教官,都与孩子们吃一样的饭菜。并且我们三人分开,一人看一桌。从第二天早上开始,为了节约孩子们的时间,每次饭前,在孩子们站队集合时,就提前将稀饭或汤给每个孩子盛到了各自的碗里。到了后期,孩子们吃饭时的秩序和动作都有了显著变化,基本达到了教官的要求。  

军  棍 ?
  回来后,有家长反映,听孩子说,当时在夏令营里准备了两根军棍,如果哪个队员不听话,就用军棍打。我一听有点懵:我怎么不知道这事?让工作人员再详细问了一下这位家长,家长说孩子说的,那军棍就在当时住的宾馆门前放着,每次站队都能看到,是两根竹竿,一长一短。我一听就笑了,原来这孩子说的是那两根小竹竿啊。这可不是什么军棍,而是为部分孩子出过力的“好”竹竿。
  首先分析一下,如果夏令营真备有军棍,那我们到达第一天在训练的时候,就得亮出来,并且应该是早已制作好的,标准也应该是统一的。可是这孩子所说的“军棍”,是一长一短两截竹竿。出现的时间是在孩子们到达的第二天下午,并且也不是从基地训练库里拿出来的,而是从琅琊台山上带下来的。
  7月11日下午,我们的38名队员,还有同期来这个基地里训练的从济南等数个地方来的夏令营队员,共200多个孩子,进行统一的作训课目——登琅琊台山。大家先在山下照合影,然后从山西南坡登山,到达半山腰时,又到设在此山的一处军营里简要参观内务,但不能照像。然后再登上琅琊台山山顶,最后从山北坡下山回宾馆。
  全体合过影后,我们队先出发登山,在路边正好有山上工作人员新砍伐下来的一些竹子,黑狼教官就拾了其中的一根,约有50厘米长,翠绿色,很好看。他在队首,我在队尾,看到他拿起那根竹子,挥了几下,然后一直拿在手里向前走了。我走到堆竹子的地方,也找出一根粗细比较均匀的,约有180厘米长。我知道一会儿登山时会用得上。
  果然,当登山走累了时候,不只是我把这根竹子当成了拐棍,走在队尾的几个孩子,也轮流靠拄着这根竹竿爬山。黑狼所拿的那根,也被小队员要去,轮流当成了助力登山的拐棍。下山时,因为有三个孩子一直落在后面,我就在最后面收容。我把竹竿呈前后方向平拎着,让那三个孩子用手扶着,上面还挂着这几个孩子的水壶、水杯、帽子。所以说,那一短一长两根竹竿在我们队伍里也算是立了功的。
  下山后,我没舍得扔,而是带回了所住的地方,放在了宾馆的门前,正好黑狼教官所拿的那根短的也没扔,也带回来了,两根竹竿就放在了一起。直到三天后我们离开,这两根竹竿就一直没人动过,怎么就成了军棍?
  至于为什么那个孩子把这竹竿当成“军棍”,分析原因是可能有些喜欢琢磨事儿的孩子私下里议论过:这就是给我们准备的军棍吧,谁不听话就打。让这个孩子听到了,以为真的是军棍。也可能是当时黑狼教官捡起那段竹竿时,有好问事的孩子问他拿竹竿做什么,他可能说过这是军棍谁不听话就用这个打之类的话。

罚  蹲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为了让孩子们得到锻炼,队员们必须遵守相关训练、吃饭、作息、内务等规则,虽然没有军棍之类的“伺候”,但是必要的纪律还是有的,犯错就要接受点惩罚。教官们用的是一种最简便易行的办法——“罚蹲”,也叫“健康大礼包”,是与孩子体能相适应的处罚办法。
  一说起“罚蹲”,总觉得是形式“可爱”过内容。罚蹲的基本动作是双手抱在脑后,身子一蹲一起,一蹲一起的同时嘴里还要说着四个字“长——点——记——性”,必须拖着长音,像唱歌。如果蹲起的动作快了,急促地说“长点记性、长点记性”,那传达给教官的信息,与“我就不服、我就不服”的节奏差不多,并且被罚者也较累。只有悠着劲来,不紧不慢地一蹲、一起,嘴里说着“长——点——记——性、长——点——记——性”,拖着长音,在教官听来,才是“可——记——住——了、可——记——住——了”的节奏。
  一排队员集体来几个罚蹲,一蹲一起,嘴里一齐嘟囔着“长——点——记——性、长——点——记——性”,那认真劲,有点让人忍俊不禁,但更多的是爱莫能助的感觉。
  罚蹲的原因,真的是因为“不长记性”所致。比如:教官在上一节课目结束时曾经再三强调,下一节课要爬山,必须换长裤,可是站队集合时,你还是穿着短裤,那不得让你“长点记性”?要求每次野外训练都得带基地上发的水杯,那水杯,一不怕跌碰,二方便提带,三是保温可达8个小时,可是你集合时不是忘记了带就是拿成了自己从安丘带来的玻璃水杯,那还不得让你“长点记性”?教官讲话时要求不要说话,就像课堂上老师讲课时你不能随便说话一样,可是教官大讲,你小讲,那还不得让你“长点记性”?明明是休息时间,却又相互打闹为小事吵架而又不能自主解决,非得让教官知道了,那还不得先各送你们几个“健康大礼包”?
  这个罚蹲,虽然有时教官下令是几十个,可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当然,十个以内的必须报告“做完”。

家  长
  夏令营期间,我们这三个带队的,每天一有空,就不定时地将活动照片上传到微信群里,以解家长相思之苦。整个夏令营期间,共计发出数百张小记者的照片,一张张照片被家长刷爆了朋友圈。家长在思念孩子的同时,也不断地为孩子打气,为他们的独立、坚强叫好。回来之后家长们更是一遍遍说道“谢谢老师,你们辛苦了!”
  小战士马常越的妈妈通过微信说:“谢谢你们对孩子的照顾,也谢谢你们能为孩子提供这样一个锻炼她自立、自强的平台,孩子很开心,回家后说个不停,这会是她成长过程中一个难忘的经历。”“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在这五天的时间里,老师们冒着酷暑,顶着烈日,早起晚眠,竭尽全力地照料着孩子,作为家长,我们发自内心地感激,谢谢你们,孩子感觉意犹未尽,希望还能参加这样的活动!”郭麒麟的爸爸是这样说的。有的家长在活动结束后也说:“老师您好,尽管开始因住宿问题有些意见,但是后期对你们组织的活动还是非常满意的,通过活动,孩子身心得到了锻炼。我相信你们对孩子是充满爱心的,相信你们这些老师和教官的付出,会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留下美好的回忆。”
  看着家长发来的一条条感谢和肯定的话语,我们心里也比较感动,觉得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决心以后一定把小记者活动办得更好。

遗  憾
  本次军事夏令营,基地的训练安排算是比较到位,我们的队员们表现也都基本令人满意,算是达到了组织本次夏令营的目的,可是我个人总觉得还有几点遗憾:
  一是孩子们到了海边没能看到几艘大船。我们所住的王家台后村,东面的一个海湾叫“龙湾”,有两座大山一北一南夹着这个湾。南面的山是琅琊台山,而北面稍远处一直伸向海里的车轮山相邻的海域,经常有各种用途的大船经过。听村民说,站在我们队员训练的海边,向东北方向看,如果光线好,就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大船们的轮廓。而我们在海边的那五天里,基本上没有看到几艘大船。如果那几天能遇到,那我们的小队员可以以大海、大船为背景,拍出许多更值得纪念的照片。
  二是没有给小记者们上一堂“琅琊历史文化”课。因为去之前,不知道会登琅琊台,就没做讲课准备。等从琅琊台上下来以后,才发觉应该结合我们的队员大多数是小记者这个特性,给他们上一堂关于“琅琊”的历史文化课,因为小记者就必须要“时时博闻多知、时时动笔勤练”。再有机会,我一定会告诉孩子们:我们登过、且把我们累得够呛的那座琅琊台山,是一处历史文化名山。在秦朝初年,秦始皇曾经登临过,并且是三度登临,并在山上观海,传说还看到了龙。我们曾经在岸边训练的那片海域,就叫“龙湾”,传说是龙现身之处。秦始皇在琅琊台山上还接受了一个叫徐福的人所献的“海书”,并在这山上筑台派遣徐福出海为他寻找长生不老之药。那琅琊台和龙湾海滩,是中国最古老的五大港口之一。因秦始皇登临琅琊台,当时丞相李斯为了记录此事而作《琅琊台刻石》,该刻石原件现存国家博物馆,是秦代传世中最可信的石刻之一,是中国书法史上的重器实物。我还会把自己的观点告诉小记者们,虽然徐福出海目的是为了给秦始皇找长生不老之药,带有强烈的个人功利性,但这一行为,也算是我们中国人探索海洋、利用海洋的较早的官方纪录。虽然史书记载徐福出海没有回来,可他应该是中国人探索海洋的先驱之一。以此激励小记者们树立海洋意识,培养探索海洋的兴趣。
  三是没有让队员们对本次夏令营活动作现身总结。活动前有要求,结束时有总结,或口头表达,或写成稿子。这是我们小记者团活动几年来一直都坚持的内容和程序。这次在去时,我在车上组织了“口头作文”,孩子们的表现都可以。同时也安排说,回来时,在车上让孩子再来一次“口头作文”,把自己参加军事夏令营的心得体会、个人收获、今后如何保持和发扬夏令营精神等说出来。并打算再一一照像、录像,连同在夏令营活动中给每个孩子所拍的照片、视频,一起作为他们成长的资料送给他们。可是因为5天的训练,孩子们都比较累,一上车就都睡了,并且我们三个带队人员也比较累,每人也都眯糊了一阵。从胶南到安丘,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等孩子们都醒来后,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希望小记者们能在家里好好写写自己参加本次夏令营的心得体会。
感  谢
  本次夏令营能够顺利完成,要感谢的对象不少:
  先感谢一下我们所住的王家台后村“碧波龙湾”渔家乐宾馆的老板王志波夫妇,他们不但在四五天的时间内为小队员餐餐提供了卫生、可口的饭菜,还时时包容了孩子们常犯的小错误。比如我们一个队员不慎将一把暖瓶打碎了,他们首先关心的是孩子,然后拒绝了我们的赔偿,虽然入住时就说好损坏物品要照价赔偿,可他们说,就当是自己的孩子损坏的。对于饭食,他们每餐都注意观察,看看什么菜孩子们普遍喜欢吃,什么菜孩子们多数不动,然后再找我商量下一餐给孩子们做什么。比如我提出利用早上的油条中午时免费多添个凉菜、利用早上没吃完的鸡蛋中午和晚上多加个韭菜酱包蛋等,他们都做了,并且还多添了海味佐料;13日这天,我们中有人过生日,我提议中午免费给我们44个人都多加碗面条,他们下的面条量达到每人两碗,孩子们也吃得不错。我每晚9点半在检查完孩子们休息情况以后,又开始加班,一是对当天的训练情况作简要总结;二是做三年多来一直坚持的每晚都进行的“功课”:两个来小时的文稿写作等。我住的房间里没有桌子,只好用一楼餐厅的大餐桌,因为用笔记本电脑,所以还要另扯线,每晚王志波和家属都准时把电线、电风扇给我弄好,王志波要给我开空调,我觉得一人有点浪费。他让我12点半休息时东西都不用收拾了,他们早上五点起床后收拾就行了。
  当然,要感谢的还有各位家长们,是他们信任我们才把孩子交给我们,并且在微信群里时时关注着我们,为我们加油。还要感谢基地的教官们,无论是“黑狼”还是另外几位女教官,他们的训练没有应付了事,而是努力让我们的孩子学到真本领。同时,还要感谢驾驶员师傅们。
  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小队员们。大多从没离开过家长照顾的他们,一下成了接受军事训练的学员,在训练中吃了苦,可能有的也流过泪,但他们都坚持了下来,没有中间打退堂鼓的,大多都善始善终地完成了规定的各个训练课目。并且能做到相互帮助,虽然都是认识不久,可是团队精神、战友情谊迅速凝成。一次在检查内务时,朱俊哲、董至轩、赵春晖、张浩烁4人的宿舍里有一个还不能按要求叠好被子,我提前进屋发现了这一情况,提议让别屋的队员来帮忙,朱俊哲、赵春晖都坚定地说:“不用,一会儿我们三个会帮他叠。”正因为我们队员的优秀表现,所以最后总结时,那位“黑狼”教官也禁不住长时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说我们这支队伍是他今年带过的最好的团队,所以在颁发结业证书时,他没有让助手教官发给孩子们,而是亲自一一发放。在授勋环节,他主动向每一个孩子庄重敬礼,而不是机械还礼。
  这次军事夏令营,既是小记者们的夏令营,也是我们三个带队的大记者的“夏令营”。相信本次夏令营中的所学对孩子们以后的学习生活会有所帮助。我也在夏令营中学到了一些对工作、生活都有用的东西,日后会好好运用的。
  关于本次夏令营的故事,就说这些。祝38位小队员,祝所有的《今日安丘》小记者,在新的学年里快乐成长、学习进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