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逆境中矢志不渝终成史学大家——浅析赵俪生先生的求学治学历程及教育启示

2018-8-28 09:05|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赵立斌 赵加志 杨世清 分享到:

摘要: 家境败落 磨炼稚心 民国六年(1917年)农历四月廿五日,古镇景芝东庄子村的一座草房里诞生了一个男婴,已生育四个女儿的主人赵录斌高兴之余给儿子起名甡,字俪生,以字行。赵俪生先生的《篱槿堂自述》(文中括号内容均 ...
家境败落 磨炼稚心
  民国六年(1917年)农历四月廿五日,古镇景芝东庄子村的一座草房里诞生了一个男婴,已生育四个女儿的主人赵录斌高兴之余给儿子起名甡,字俪生,以字行。赵俪生先生的《篱槿堂自述》(文中括号内容均引自自述)记载了自己的身世,家族经商:“这个家族是做豆油和白干酒生意的大商人地主。据说,他们在胶州麻湾包有300只南船,将大篓小篓的豆油和白干酒运往海州,甚至扬州。这自然要致富”。曾祖父赵鹤立:“从恩安县知县调镇南州知州,再调回昭通府知府,然后告老回家”。祖父赵尔瑨:“他考山东乡试,中式举人,进京当了一名内阁中书,长年在午门楼上缮写上谕、诏诰等文件”。父亲赵录斌:“他中了秀才,补了廪生……很早就沾染了鸦片烟嗜好,生活日渐疏懒,当中学堂教习要按钟点上下班,他办不到,所以连中学堂教习的职业也维持不下去,就日渐穷途潦倒了”。家庭住房:“昭通公的老宅,一挂砖瓦,前后有月台,左右有厢房。可是父亲非要卖掉不可,新盖了这么一处土房,麻雀将房顶抽成洞,涝雨天外面大下、里面小下,记得小时经常拿洗脸铜盆接雨水”。青岛谋生:“我们娘几个滚着爬着好容易找到在铁路局作事的堂兄的家,在人家只有一间租房的家里,人家三口睡床上,我们五口在床下打地铺”。
  《景芝赵氏家谱》和《清代朱卷集成》也佐证了先生的记述,东庄子村赵氏家族经过数十代的酿酒生意结合多种经营,至1861年,先生的高曾祖父赵百朋家族,成为拥数万亩粮田富甲一方的大地主商人,在景芝镇东庄子村建造了当地规模最大的清代高房四合院式村落,村里还建有徐世昌总统提名的学校和全省村级藏书规模最大的图书馆“模鬯阁”。1867年,捻军一支首领任柱和剿捻的直隶总督刘铭传的军队就先后进驻村里,指挥所都设在了先生的高祖厅房里。这个家族传到他的八个堂父辈们的时候,就有五人出国留学,没有相当的经济支撑是做不到的。
  单看先生的家境就是另一种情形了,他的父亲虽是禀生学儒,却染上了鸦片,吸食成瘾,卖了高房卖光地,导致一贫如洗,一家人生活日渐困苦,只能靠母亲养蚕缫丝艰难维持生计。穷在闹市无人问,先生记述了在本村的学习生活经历中,遇到了入村小上学分到了女子班,三年后没能继续留校去了镇上缴费便宜的公立学校,自己带饭去学校受到族叔同学欺凌,母亲只身带着四个孩子投奔青岛堂哥家临走没一个近邻族人来送行。给这个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故乡没有温暖情感的记忆,这种儿童时期的特殊家境和经历,对于先生的性格骨风养成是有较大影响的,正如高昭一先生所说性格源于“生就他的社会时代氛围”。
小学五年 天赋异禀
  清政府于1905年颁布新学制,废除科举制,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式学校教育,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教育,其学制模式基本与现代相同。赵先生经历了这四个学段的学习过程,《篱瑾堂自述》记述了所在学校班级的概况,教师授课的情景,学生听课的氛围,课堂师生的互动,同学之间的关系,学习目标的确立,应考考试的心得,瘸腿弱课的追补,学校内外的聚会、学会团体的组建,刊物文章的组稿,英语书籍的翻译,学术论文的撰写等内容。本真自白,生动形象,说论结合,是一部窥探民国时期学校教育的“活样本”,无论从哪个层面来分析都具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和研究价值。
  先生6岁入村小学习3年,年龄最小,考试第一,小有名气。跳级去了镇高小学习2年,成绩优异。究其原因不外是内外两个方面。内因是天姿聪颖,父母遗传。其祖父、外祖父均为当地的举人名仕,父亲幼年本村学馆学习拔尖,受到馆师欣赏并把女儿送嫁与他。目前学界普遍认为智力由三种能力组成:短期记忆力、推理能力和语言能力。法国心理学家比奈(Alfred Binet,1857年—1911年)和他的学生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智力量表,根据这套智力量表将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为100,测验结果一般在85到115之间。现在生物学认为智力是受基因控制的可以遗传的,据此分析先生的幼年智力水平属于高值智商。究其外因是受到了家庭文化的熏陶,先生的祖父遗下了一大堆日记,记载与端午桥(方)、王廉生(懿荣)、吴清卿(大澄)等收购青铜器、金石、字画的过程,除记价款外,还偶尔拓下铭文,有鸟形、人形以及两只兽眼,在赵俪生幼小头脑中留下对文物的浓厚兴趣。父亲酷爱填词,他也观摩抄写。起决定性影响作用的是其母亲,先生孩提时代深夜起来隔窗目睹了冰地的天井里,小脚母亲牵着借来的驴被驴带倒的模糊背影,母亲一声不吭爬起来牵驴套上水磨磨糊滩煎饼,昼夜操劳养活着四个孩子。亲历了自己受到俏皮同学们的欺凌后母亲前去族辈家说理过程,苦熬到自己高小毕业后的寒冬腊月,母亲毅然锁门带着四个孩子赴青岛投亲讨生活,决定让姐姐们工厂打工供自己上学,力排父亲意见继续供读高中考大学,这位大字不识几个的家庭妇女的所做所为,桩桩件件的举措堪比“孟母三迁”。
  先生对五年小学学习过程的印象记忆是“按时上学,按时上下班,不迟到不早退,在卷子上多得圈圈少得叉叉而已。其余时间就是玩,玩,玩,一玩到底,是一个令人回忆不起什么关键性变化的阶段”。这是对6—11岁的儿童身心发育期的真实生动写照,具有普遍性。
  赵俪生,教授。山东安丘人景芝人。1939年至1947年先后在乾州中学、西安高中、陕西扶轮中学等校任教。后任河南大学副教授。建国后,历任东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兰州大学教授,甘肃省史学会第一届副会长。早年从事苏联文学翻译和革命文学创作,以冯夷等笔名发表过不少译作、剧本和小说。后专于中国土地制度史和中国农民战争史。晚年专攻先秦文化,探讨中国文化的源头。先后出版著作16部,发表论文200余篇。2007年11月27日,在兰州逝世,享年91岁。 (未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