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访市畜牧局建国前老党员闫瑞花(辛宝祥)

2018-9-5 08:11|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辛宝祥 分享到:

摘要: 闫瑞花,1933年农历6月21日生,凌河镇张家庄子(原属红沙沟镇)人,14岁任村妇女干部,1949年1月1日入党,今党组织关系在安丘市畜牧局。

入党介绍人 成为她今生至爱至亲

——访市畜牧局建国前老党员闫瑞花

闫瑞花,1933年农历621日生,凌河镇张家庄子(原属红沙沟镇)人,14岁任村妇女干部194911日入党,今党组织关系在安丘市畜牧局。

 

老人身后是《不忘初心》年历

截止到2018610日,我市市直机关党工委系统未享受优抚补助的建国前老党员,在世人员尚有四位,笔者未曾走访的还有三位,她们多是以前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

 

市委组织部截止到2018年6月10日的统计信息

近日,经市畜牧局政工干部王青香介绍,笔者拜访了其中的闫瑞花老人。老人家对自己的经历,特别是在年头上有些已记不太扎实了,再是有些耳背。老人家非常面善和喜相,话语舒缓平和、吐字清晰,给人的感觉是可敬可亲、和蔼慈祥。

老人家自述,她是穷苦孩子出身,还在不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17岁上又没了娘。她能较早参加革命工作,毫无疑问是受了兄长的影响。大哥闫先政(音)是共产党员,1947年入伍,曾进军解放西藏,转业后在银行系统担任领导,已故。兄弟也是党员,生前是一名医生。老人家跟笔者讲述了她哥哥的一次经历。日伪时期,他被抓伕去离村不远的红河、平原(今属昌乐县)一带的鬼子据点挖壕沟。都挖到一人多深站在沟底看不到上边了,实在累极了停下铁锨想歇一下,马上遭到高处的鬼子、汉奸的痛打,好歹还给他留了条命。村里也有一回“过鬼子”,老人家那时候还小。鬼子、汉奸的扫荡马队横冲直撞、不可一世,四处朝着人吼叫,国军和“八路”哪里去了?!回话的人指着大山里胡乱一说“都上了南”。她记得鬼子的这次扫荡,打死了沿途村庄村民数人,还烧毁了一些房屋。

14岁那年,老人家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被推举担任了村抗日救国会妇女指导员。当时,国民党军队和昌乐“北乡”的还乡团,屡次进犯汶南我解放区,形势恶化时,她们村干部要组织群众转移,爬山顶、钻沟岔子,往往宿在坡里。日常主要是宣传动参,再是组织家庭妇女与够18岁尚未出嫁的“识字班”,为前线将士做军鞋、军袜以及碾军粮,自己还要带头在后方支前,或10天或半月,必须完成指标任务。

194911日,闫瑞花老人17虚岁时光荣加入了党组织,是无候补期接着转正的。入党介绍人是刘永春和姜生泉(注1),他们二人时任中共(老)安丘县(19496月改称丘南县)南郚分区委的组织干事,刘永春于4月份任组织委员。谈到自己的入党介绍人姜生泉时,老人家用安丘西南山里妇人对丈夫的特有称谓,满含深情地说“还有俺家老汉子”。老人家不无自豪地几次说到,一些老干部和年长一点的他们的子女,都知道姜生泉,是老革命,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硬汉子。

 

老革命姜生泉的遗照

老人家讲,姜生泉是老峒峪(今辉渠镇)人,解放后先是担任县纪委秘书,后任石堆、岐山等公社的副书记,在景芝公社还待了12年,照片就是他50来岁时在景芝拍的。进城后在原农业局下属的畜牧局(注2)任主要领导,干了有56年的时间,1988年去世时65岁。

解放后,闫瑞花老人本来有过组织上给安排工作的情况,当时因姜生泉一句“省着顾保姆”不让她参加而作罢,他们先后育有6个子女,老人家也就一辈子是“家庭妇女”了。这一生中,父母爱人子女是至爱至亲,而入党介绍人,则应是自己理想信念道路上的忠实向导与亲密无间的战友。闫瑞花老人,应该就是一辈子听了自己革命引路人的话,并非不向往外面世界的精彩,也并非泯灭了自己的理想信念初衷,“围着锅台转”相夫教子、贤妻良母、照顾了家庭一辈子,无怨无悔地甘愿支持、成就了自己革命战友与人生伴侣的事业。上世纪50年代初,姜生泉是县里下到郚山墨黑蹲点的整党工作队员,当时的辛耀师、辛耀成等是乡村干部。笔者事后通过查阅有关档案资料了解到,1952年8月,丘南县开展整党建党工作。18日,丘南县委抽调21名党员干部组成“农村典型试验乡”整党工作队,分赴一区寒家庙子乡、二区米家河乡、六区岐山乡、七区磨山乡、八区墨黑乡,进行整党工作试验。至11月14日,试点工作全面结束。在5个乡的366名党员中,共清除叛党分子1人,严重蜕化变质分子3人,内奸嫌疑分子4人,有45人因不具备共产党员条件被说服出党。有8人因犯有错误,分别受到了党内警告、留党查看处分。12月20日,丘南县委指定《农村整党工作计划(草案)》,同时抽调78名整党整党骨干分子赴六、七两区,配合区委开展镇、乡、片的工作,全县整党工作随即全面展开。

闫瑞花抱着大女儿去住了2个多月,记得房东是外号叫“高丽”的人家。她的长女今年66岁,那时候才有78个月大。印象中的“安丘西南大户村”墨黑,村里有一些大湾,就是鱼米之乡一样的富庶,南大门非常气派,庄也真大,村里女人的话是,“没有谁,说是能围着墨黑村转到头的”。再是老人家还记得村里有3个老大闺女,一是小乡干部辛耀师的姐姐没“做媳妇子”,兄弟媳妇去世早,为了拉扯两个侄子,她一直没成家。再就是一户“抬不起头来”也因成分出身而厌倦了人世间烦恼、争斗的大户(地主)人家的姑姪俩。

临末,老人家是非常朴实的话语,说:现在的日子可好了,我这86岁的人了,真舍不得这个社会,吃的用的多宽裕呀,钱也有。在农业社(农村)以前哪有种地不要钱的?自古以来就没有。早里俺上私塾,有一课是“盼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现在想也想不到咱老百姓能过上有一大些“补贴、保险”的好日子了。

1文革前刘永春、姜生泉的部分任职情况:

刘永春:19494月,任(老)安丘县南郚分区委委员。19526月至19553月,任南郚分区委(丘南县第四区、安丘县第二十一区)副书记。19564月安丘县城关区撤销,建立城关镇和城埠区,19567月至19582月,任中共城埠区委书记。19582月至9月,任中共南流乡委书记。19589月至19657月,任南流公社党委书记。19565月至19605月,任安丘县委候补委员。19605月至19665月,任安丘县委委员。19665月至19673月,任安丘县委监察委员会副主任。

姜生泉:19582月至9月,任石堆乡委副书记。19605月至196410月石堆公社副书记。19665月至19684月,任岐山公社党委副书记。

2安丘县畜牧局于195912月设立,当时局长缺,19625月并于农林水利局,局长王益忻。19866月农业局改称农牧局,局长谢振民。从上世纪60年代末、整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从农林水利局、农林水利办、农委、农业局或农牧局的局长、副局长名单中,笔者均未查到姜生泉的名字。

主要参考资料:《中国共产党山东省安丘县组织史资料》19251987

《中共安丘历史大事记》1925.22001.12

                                                          (辛宝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