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逆境中矢志不渝终成史学大家——浅析赵俪生先生的求学治学历程及教育启示

2018-9-10 09:5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赵立斌 赵加志 杨世清 分享到:

摘要: (接上期)1949年在济南工作之暇,赵俪生又去向故交原山东图书馆馆长王献唐先生殷勤请教。在多次言谈中领会了清朝乾、嘉之学的成果,而且单纯领会不成,还要自己一一复查,把某版本、某笺注、某字句、某器铭款识,亲 ...
(接上期)1949年在济南工作之暇,赵俪生又去向故交原山东图书馆馆长王献唐先生殷勤请教。在多次言谈中领会了清朝乾、嘉之学的成果,而且单纯领会不成,还要自己一一复查,把某版本、某笺注、某字句、某器铭款识,亲自核实。这一阶段,赵俪生对郭老《两周金文辞大系》一书用功甚勤,以《积古斋》《奇觚室》《攈古录》《愙斋》诸器铭款志的诠释为辅佐,一器一器核读下去,受益匪浅。同时也泛览了章太炎、刘申叔二家之作,受到启发极大。这年10月在《新建设》上发表《论中国新史学的建设问题》,在史学界首次提出“马列主义原理与中国具体史料的结合,是中国新史学建设的必由之路”。先生自云“在开封感到自己的‘宋学’(理学)水平有所提高;在正定感到自己的马列理论水平有所提高;在济南感到自己的‘汉学’(文献、考据)水平有所提高”。
  从1953年起,先生与夫人高昭一联袂从事中国农民战争史的研究,次年就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研究农民战争史的专著。以后又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是农民战争史研究的开拓者。从探索亚细亚生产方式在中国历史上的表现入手,赵俪生对中国土地制度史进行了全面独到的研究,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的论文,出版了《中国土地制度史》研究专著,自成一家。晚年专攻先秦文化,探讨中国文化的源头,在个案研究(如顾炎武研究)和理论认识方面都堪称典范,在史学界颇有影响。2002年出版《赵俪生文集》(六卷本),2006年荣获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历史学一等奖。
  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大题目越做越小,小题目越做越大。”他主张思辨与考据结合,以思辨带动考据;主张学者应有较为宽广的知识面,成为综合性、贯通性的学者。理论思维见长,论著选题先进,富于现实性,见解精辟独到,论述文采飞扬。这些研究方法、思路和观点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
逆境笃学 骨风永存
  人们自问世那天起,脚下就有了一条曲折、漫长的路。在这条人生路上,先生从小就在家庭贫困的逆境中度过,从初中懂事开始到大学帮助家里减轻学费负担,就学会了逆境生存的方法技巧,锻炼了克服困难的意志品格,造就了自强不息、刚直不阿的风骨。解放前后,因为看不惯有些人的工作作风,脾气压不住“路见不平一声吼”山东大汉的秉性,使得遭遇两次变更单位的逆境。1959年因为之前著述立说的学术观点与主流观点有些差异,遭遇了长达20年的漫长逆境。
  面对逆境,怎么面对,如何生存?从家人和同事的回忆中,可窥见他逆境笃学的点滴情景。
  1960年被下放山丹县师大农场劳动,因冬天浇麦冻水,被冰块划伤腿,治愈后安排他放马,在这个饥饿的年景里,无论放马途中还是夜卧地铺,枕边和手中总是拎一本《国语》或《左传》,以此“疗饥”。岂不知这读书的两得,一是疗饥,二是补充精神食粮。农场同事用“太史公,牛马走”来形容他。下工后,他依然是小油灯下自读自乐,做了大量读书笔记。引起了工农兵学员的好奇和敬重,越来越多的学员拥向他的铺位,向他求学请教,每有问者,必滔滔授之。
  这位耿直饱学贤良的学者,遭遇批斗的时候也得到了同学们的理解和暗中帮助。1966年“文革”伊始,红卫兵小将们就以“兰大革命师生”名义把他家的书橱、书架、画箱等全封上了封条作护身符,使得书画完好保存。“文革”期间,在批判斗争间歇,有人会悄悄地端来一杯水,有时甚至是一杯糖茶;同样五花大绑的绳子,他的却是虚绕着;几次最酷烈的武斗,在开打前总有人大声吼着,“叫赵俪生这个老家伙滚蛋”,将他驱逐出现场以避皮肉之苦。
  1970年5月,53岁的他遭遇学校军工宣队的退职,并强行把户口迁往贵州女儿处。他笃学的脾性又来了,决意追补法语。不觉两年时光,法语阅读力进步较大,先读《北京周报》法文版,再拿《北京周报》英文版对照,基本没有误差!
  1972年9月,在家人的敦促和学生的指引下,赵俪生进京上访,接待站的人员甚为惊诧:一个有如此革命经历和如此学问的人,怎么会流落至此呢?因他的案例实属特殊,很快上报国务院,面呈周恩来总理。在周总理一揽子批文中,就有他必须复职的信函。于是,当年甘肃的最高领导冼恒汉在这个批件上加注了:“原单位、原职务、原工资……”等字样,他才得以重返兰大。期间屡遭运动整,成了有名的“老运动员”,也没把他那已成定局的脾性给改造过来。1978年他恢复名誉。
  逆境二十年,赵俪生的四十岁到六十岁,是人生的黄金期,是一个学人最有价值、最出成果的时间段,却因遭遇了历史上少有的几次“群众运动”而荒废了。对于一个史学家来说,却是加深了对人生的领悟、学术上的反思、锤炼了意志、积淀了学识,为六十岁以后老年阶段产生学术飞跃奠定了基础,使得学术思想进一步深沉、稳健,以及长达九十一年的高寿。人生最完美的结局,永远属于坚强者。固然逆境难脱,然意志克之,胸怀宽阔,闲庭信步,经历风雨,方见彩虹,永远是人生的真谛。他谈到自己这段经历时不无感慨地说:“我一辈子的特点就是勤奋,是一个勤奋而又勤奋的人。”
  “可杀方知是霸才,心高云汉舌风雷,可怜盛世存儒雅,好近班书酒一杯。”山东大学殷焕先教授赠给的这首诗,评价了这位史学家的一生。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