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访市水利局离休干部王殿彬(辛宝祥)

2018-9-14 08:34|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辛宝祥 分享到:

摘要: 王殿彬,1933年阴历2月生,坊子区坊城街道霸王泉村(原属安丘)人,下中农出身,1948年7月参加革命,1984年入党,历任国营坊子煤矿职工,房仕乡干部,安丘县工商科、县政府秘书处、县水利局移民办干部、主任等职,19 ...

服从组织安排是天职

——访市水利局离休干部王殿彬

王殿彬,1933年阴历2月生,坊子区坊城街道霸王泉村(原属安丘)人,下中农出身,1948年7月参加革命,1984年入党,历任国营坊子煤矿职工,房仕乡干部,安丘县工商科、县政府秘书处县水利局移民办干部、主任等职,1989年10月被授予山东省劳动模范,1993年4月离休,是行政19级工资待遇。

近日,笔者慕名拜访了安丘市水利局离休干部王殿彬老人。老人家身体健康,精神矍铄,思维清晰,记忆扎实,话语爽朗,给人的感觉也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登门拜访之前,笔者事先联系了刘兰亭局长、李波主任和李玉瑞科长,已了解到了老人家庭、经历等的一些情况,进门后正巧早就认识的志坚局长(老人长子,曾任安丘市委宣传部、广电局领导)也在,因此整个访谈,进行的相当顺利。

王殿彬老人自述,霸王泉村,原属安丘县第六区即许营区,后划归坊子荆山洼,现在成了坊城街道的。那时候的坊子比潍坊(潍县)要好,坊子车站是一级站,潍坊(潍县)的是二级。胶济铁路分两段,一个属青岛机务段,一个属济南机务段,坊子是界,以东是青岛段,以西归济南段,火车加水加煤都在这里,还有机车调头的转盘等,那时候有煤矿,有铁路,解放军第八九医院在坊子成立时也很早。随着形势的发展,坊子经济、政治方面的区位优势是让位给潍坊中心城市了,“不行”也是以后的事,或者说就是发展的需要。他弟兄俩,家庭出身是下中农,初中没毕业,但那时候就算是“秀才”了。自己初中毕业后,响应新生的人民政权号召,满怀一腔热血,积极参加了进城支援全国解放的工业大生产活动,先是在国营坊子煤矿当工人。一开始是下矿井、用背篓背煤炭的那种工作,虽然背的时间不长,但至今身上的“标志”都还有,是脊梁上磨起泡、长疖子后留下的疤痕。

后来搞土改,区里的一个指导员同志来霸王泉驻村开展工作,晚上来他家找着做动员,可能是区里研究,也可能是村里干部反映的,了解到王殿彬有文化,家庭出身也好。谈话内容大意是,要在区下面新设立个房仕乡,缺干部,很需要他这样有文化的进步青年出来干。王殿彬当即答应,说“组织上怎么安排,就怎么听吧”。母亲一时有些想不开、有顾虑,主要是全国刚解放,比较乱,土匪敌特等时有活动,旧的反动势力也没全解决,比较危险,但老人家还是很快服从了王殿彬的选择,表示“乐意去,就去吧”。就这样,自1950年6月份起,他在房仕小乡工作,先后参加了“土改、镇反、抗美援朝”三大运动。

建国初期的政治运动不算少,但王殿彬老人家没出问题,没有受到冲击,“比较顺”。他说,自己积极能干、肯听党组织的话是一方面,主要也是有上级的支持。区里有个副指导员,叫王健(音)就靠在这里,因为房仕乡是“镇反”工作的一个重点,县公安局于会祥(音)股长也住在乡里帮助工作,家是安丘城里东南街的,原先是城里地下党,很有经验、水平与魄力。王殿彬自己心里很清楚,他是刚解放(安丘解放早于全国)才出来的,不懂得的太多。由工人一下子当了干部,也算是转行,阅历、知识也不行,没有经受过战争年代对敌斗争那样的考验、教育、锻炼,只有在工作中边干边学,特别是虚心向那两位同志学习才行。

王殿彬老人跟齐老师(去年9月13日去世)于1950年春结婚,他那时还在煤矿工作。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婚姻法》,是在1950年5月1日,他们也没个结婚登记证,是经人介绍、基本上就是父母给“包办的”,俩人那时也都还是“小孩”。齐老师虽然没有直接教过笔者,但和永华、永丽(他们的女儿)是城里联中的同学,因此知道齐老师。王殿彬老人是1951年7月份调回安丘的,一来是到工商科,后来在县政府秘书处,成立移民办公室时,他是最早调去的,那时候叫县政府移民办公室,后来移民办并到水利局,离休前就一直在水利局移民办工作。

对于老人家服从组织安排,到移民办工作并直至离休的这段经历,他曾在《不忘初心 永跟党走》一文中写到:当时自己在安丘县政府秘书处工作,如果在这里干下去,应该是前途无量,发展空间是很大的。但这时组织却要安排自己到一个新设立的条件非常差的移民办工作。组织征求我的意见,虽说打心眼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想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服从组织安排是天职,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这样,我走上了一条这辈子压根都没想走的“移民之路”。
    移民工作在当时被称作党的工作“两大难”:移民、计划生育。而移民工作是难上之难,它一直不为外人了解,称得上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在困难面前,我没有退却,因为咱是党员嘛!
    打这开始,我一心扑在移民工作上。首先深入库区村调查研究,全县117个库区村村村留下了我的脚印和自行车辙,有些村去过十几次甚至几十次,有的老大难村要住上几十天才能解决问题。由于自己经常在库区村奔波和工作,全县12万库区移民中大部分认识我,见了面都亲切地和我打招呼问好。为了移民异地迁移,我在艰难的做好工作后,还要撇家舍业远奔吉林、黑龙江等地,亲自将库区移民送到目的地并与当地党委政府顺利交接安置落户,光东北不知去了多少次。为了让库区群众过上好日子,我除了帮助群众打井兴修水利改善生产条件外,还经常跑外为其考察致富项目。
    辛勤的付出总会有丰厚的回报。安丘的移民工作年年名列省和潍坊市的前茅,年年被省和潍坊市评为先进单位,我也多次受到上级的表彰奖励,1964年10月,全国第一次移民工作会暨库区开发工作经验交流大会在安丘召开,全国三十多个县市区的水利工作者与会。会上我代表安丘作了典型发言。

王殿彬老人讲,1998年局里成立老干部支部,组织上需要他“出山”,他没有二话,把书记让给了年轻人,自己担任了组织委员,这一干就是小20年,直到去年才因年事已高退出。得知笔者老家是郚山墨黑村时,老人家说他1960年在那里住过一次,秋种以前进村,基本上是种完小麦后回来的,前后两个来月,是住在大队部,他那时在水利局办公室工作。当时是辛虎任墨黑村党支部书记,村里不光是有一些湾,地也好。那时候社员还是吃食堂,生活不行,但他们工作组没饿着。从村支书辛虎,到食堂做饭的“师傅”,对他们都很照顾。老人家常到老红军朱玉坤家去“坐坐、拉呱”,听到的和切身感受到的,用现在的词来形容,就是“全是满满的正能量”。老红军朱玉坤参加长征,战争年代曾在开国上将杨得志和长期在开国中将孙继先身边工作,1946年因病从新四军山东军区(鲁中三分区)退伍来墨黑村落户。那时候讲阶级路线、阶级斗争,在下边别没地方去,墨黑村大成分复杂,别人家的情况孬好也摸不着,觉着他是老红军,可靠。印象中的老红军夫妇,待人接物都很好。

老红军朱玉坤的退伍军人证明书

那时候的工作可是实干真抓,从不会顾及情面,勇于和敢于坚持原则。他们当年在墨黑的任务,是对郚山公社党委书记张居洪“揭盖子”,找他包村蹲点时,群众反映他的“违法乱纪”的事实,县委书记处书记范公兴亲自领着。张居洪书记是没有文化的工农干部,他有一次本来是要在会上作检讨的,但作报告作习惯了,讲着讲着就“作开报告了”,气的范书记厉声呵斥道:“叫你来说明问题的?还是自我表扬的?!给我滚下去!”

主要参考资料:

《中国共产党山东省安丘县组织史资料》1925—1987

《安丘县志》

                                                        (辛宝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