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棉布裙)

2018-9-27 09:55|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分享到:

摘要: (接上期)第二天放牛的时候,我又去了果园旁边,那小犇果然还在。仍旧是光着身子赤着脚,也不怕阡上的蒺藜扎了脚板。看他小小的身躯站在弯着两角的大牛旁,我总不免有些担心:牛不会犯了性子用角抵着他吧?不会牛失 ...


  (接上期)第二天放牛的时候,我又去了果园旁边,那小犇果然还在。仍旧是光着身子赤着脚,也不怕阡上的蒺藜扎了脚板。看他小小的身躯站在弯着两角的大牛旁,我总不免有些担心:牛不会犯了性子用角抵着他吧?不会牛失前蹄踩着他吧?但小犇却是神态自若,一副“初生牛犊不怕牛”的姿态。
  他说:“俺爸爸当干部。俺家里种着果园。”
  他的这句话让我感觉既稚嫩,又沧桑。我瞅着他汗迹斑斑的脸,不知道该说啥。爸爸是干部让他自豪,而家里种着的果园,则让他此时的目光一次次控制不住地穿过了眼前那密密的障子。
  障子里种着苹果。果实已经挂满枝头。连我这不怎么喜好吃水果的人都有些微微的垂涎,何况他还是个容易馋嘴的小孩。爸爸是干部,家里种着果园。但当干部的爸爸却没有把儿子养在家中,家里种着的果子,小犇大概还没有吃上一个。
  他似乎忍了许久,但终于忍不住了。又或者,他等了多日终于等来了我这个帮手。他说:“你给我看着人,我爬进去摘两个苹果吃。”
  我笑。觉得小孩子摘两个苹果吃不算啥大逆不道。但是又怕万一果园的主人发觉,会对小孩不利。我于是没点头也没摇头,但是小犇已经趴下身子,从障子底下的缝隙间钻了进去。他太小了,钻进去毫不费力。他很快就摘了两个苹果,但他并没有握在手中再爬出来,而是先从障子底下,将苹果送了出来。苹果骨碌碌滚出来,没在了草丛中。茂盛的野草,为它做了最好的掩护。
  小犇空着两手,又从障子底下爬了出来。也巧,他刚爬出来,就有行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他往我们这边看了两眼,眼神里并无特别深意。但我却不自在起来,总觉得被人看穿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大概也不同以往。等行人过去,小犇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你别让人家看出来,你就装得什么事也没有,他们看不出来的……”
  小犇的话让我很有些羞惭,觉得差点因为自己的“业务不精”而误了他“蓄谋已久”的大事。这个只有四五岁刚刚“偷”完苹果却毫不慌张一脸自若的小孩,默默地等着行人渐渐走远,然后才从草窝里扒拉出那两个苹果,一只递给我,说:“吃吧。没人了。”
  我没有吃。都留给了他。他用心地啃着苹果的时候,我继续东张西望帮他放风。我说,要是再有人来,你就再扔到草窝里。他说,嗯,我知道。
  现在想来,已经是20多年过去。但当时小犇从障子底爬过去又爬过来、把苹果藏在草窝里又从草窝里扒拉出来啃食的情形,仍旧历历在目。
  晚上回家讲给母亲,母亲为小犇的伶俐笑了好一阵,笑到最后,却仍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后来的日子,我几乎天天和小犇碰到一起。毕竟小小的村庄,能放牛的也就那么几处。有一次我们走到了西岭,岭上有一个一个的石头坑,坑不深,里面有水。我说:“小犇,看你身上那么脏,进去洗洗吧。”
  他却很坚定:“不。俺哥哥和俺姐姐不让我下水。我不下。”
  看来,哥哥姐姐对他是有关怀的。这个小小的人儿,也懂得这是来自亲人的叮咛与关爱。
  我说:“小犇,是谁把你送到兵兵家来的?”
  “是俺姨把我抱来的。我装在一个盒子里,哇哇地哭……”小犇一边描述一边笑,完全不像在讲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
  我说:“不可能,你那么小,能想着?”
  他说:“想着。我就是装在一个盒子里抱来的……”
  我没有继续反驳。也许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有一些特殊的记忆。这些记忆,无关年龄。
  我后来还求证过兵兵的大姐,她说,小犇的确是用一个盒子装来的。我于是更加诧异,深觉这宇宙、自然还有生命的无限神奇。
  小犇其实是挺能说的孩子。多日的相处让他觉得我完全可以信任,于是什么都讲给我听。
  他说:“昨天中午吃饭,我打碎了一只碗。”语气里很有些洋洋得意。
  我说:“不小心打碎的?家里人没有说你?”
  他说:“不是不小心,我故意打碎的!”
  “啊?为啥?”
  “昨天吃面条,我还没有吃饱呢,兵兵就让我把碗里的给狗吃。我就把碗给摔地上了……”
  我一边笑,一边脑补着当时的情形。觉得这个小孩,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晚上,我又把白天的事讲给母亲听,我说:“兵兵的妈妈真是,自己的孩子比小犇大,也没见他出来放一次牛……”
  母亲又叹一口气:“兵兵的妈也不容易,自己就那么多孩子,光闹腾也够受的。她愿意接纳小犇,就很好了。要想都顾得那么周全,难啊……”
  于是又想到小犇的父母,他们不会不知道小犇在外面会受委屈,可是那个根本称不上官位的官位,居然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它越过了骨肉亲情,超过了父子情义。
  一个夏天,我和小犇就这样牵着老牛,跨河滩,走阡陌,果园里的苹果收获的时候,我的放牛生涯也即将告一段落。我要踏进高中,开始新的校园生活了。
  即将结束放牛生涯的那个下午,我和小犇牵着牛,走在村北的阡上。忽然,小犇的眼睛一亮,他说:“看,那是俺家的苹果!俺家的苹果!”话音未落,他把牛缰绳一甩,撒开脚丫子就往前跑。循着他“嗖嗖”远去的身影,我看见大路上缓缓骑过来一辆自行车,自行车的后座上,绑着一个蛇皮袋,袋子里鼓鼓囊囊,大概正是一袋苹果。那骑自行车的人,正是兵兵的大姐,她的名字,叫娟娟。娟娟是家里老大,当时大概十三四岁,她那天去泊庄的小犇家带苹果,小犇应该也是知晓的。怪不得他那天放牛坚决不远处去,就只是流连在大路两旁。如今,目标出现了,他撇开牛就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给我个苹果吃!给我个苹果吃!”但是娟娟却在小犇拼命地追赶里,照样不紧不慢骑着自行车,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看着小犇那急溜溜的样相,她甚至还露出了揶揄的笑容。直到今天,我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家境并不富裕的娟娟,还算懂事乖巧的娟娟,为什么就没有停下来给小犇取一只苹果?而且,那本来就是小犇家的苹果!为什么弱者不同情弱者,却偏要在比自己更弱的弱者面前,表现出或重或轻的洋洋自得……
  “停下!停下!给我个苹果吃!给我个苹果吃!”小犇依旧追得锲而不舍。
  我喊道:“小犇,别追了!等晚上回家,你就能吃到了!”
  他说:“不行,等晚上我放完牛回家,就都吃光了!”听他的语气,这样的事情肯定发生过,且不止一次。是啊,他现在的家里,有五个孩子。娟娟,格格,薇薇,兵兵。还有他,小犇。兵兵比小犇还大一些呢,却不用放牛,只在家里安静地等着,等着吃小犇家的苹果。
  “停下!停下!给我个苹果吃!给我个苹果吃!”小犇追得锲而不舍,坚定不移。那个热辣辣的夏天,也随着小犇狂奔的背影,嗖嗖而去。
  他没有追上那辆自行车,他没有吃到想吃的苹果。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