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难忘的拾柴往事

2018-10-13 08: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0| 评论: 0|原作者: 安丘大众网

摘要: ◎王德华 我是“50”后,老家在安丘西南方向的白芬子。我的童年是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下长大的;少年是在三年自然灾害、十年动荡中成长的。我们这代人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

◎王德华


    我是“50”后,老家在安丘西南方向的白芬子。我的童年是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下长大的;少年是在三年自然灾害、十年动荡中成长的。我们这代人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体验了什么是挨饿、疯狂和无知。十年动乱又把我们这一代人卷进了狂热的洪流,甚至改变了我们一生的命运。但我们又是幸运的,遇到了国家的改革开放好政策,使我们获得了新生。
  如今我已年近古稀,每当回想童年与少年时代的情景,总是百感交集。那时候,人们为了填饱肚子,一年有360天在田间劳作。那个时期的孩子们也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奔波,六七岁就开始为大人分担解决吃饭问题。成群结队的孩子们挎着篮字挖野菜,背着筐子拾柴火,那时候每个家庭一半是吃孩子(挖野菜)、烧孩子(拾柴火)。我就是千万个这样孩子中的一员。少年上学时期,我脑子笨,因在学习上倍加刻苦努力,成为了学校师生中小有名气的学生,所以面对家庭的困难,不愿意只在家挖野菜拾柴火,只得用星期天或放学后的时间做孩子们该干的事。今天我不回忆吃的问题了,因为吃的问题农村与城市一样困难,而烧的问题在农村确实是别具一格,在那个年代,烧同吃一样困难,特别到了冬天,漫山遍野都光溜溜的,这都是孩子们春天刨、秋天搂造成的,本来生长力很强的野草也面临枯竭。
  那时候,我作为稍大一点的孩子,商量着结伴去外地拾柴火。听大人说坊子出煤,那里的人们不拾柴火,野草很多。1965年秋,学校放了秋假,我同一个要好的同学便决定去坊子试一下。我们每人推着一辆独轮小车,带着烙好的煎饼(在当时来说是最好的伙食),用一个军用水壶捎着水,还有一床被子,便顺着公路踏上了去坊子拾柴火的路程。那时我们都是14岁的年纪,从未出过远门,不知道出门在外的艰辛。清晨一早走的,到坊子时也就是中午,一看两边的河边地埂间的确都长满了很深的草,我们打心底里高兴,吃了点煎饼喝了点水就开始锄草,一直干到太阳落山。为了节省费用和时间,我们在山坡上吃了点干粮,各自就在自己的小车上铺上被子开始过夜。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继续劳作。中午过后锄的草也半干了,我们搂草装车。等装车捆好后,才发现我们拾的草太多了,车两边像一个小草垛,人在中间不露头,只能用中间的一条缝望路。我们推车往回走,走到柳沟村时天已经黑了,那时沿路的村都有马车店。马车店只管提供开水和住宿,没有吃的,住大房间,是那种不分男女的通炕,一晚上一角钱。我们决定在马车店住一晚上第二天再走。等我们准备睡觉休息时,来了一位不到40岁的妇女,领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也住了进来。闲谈中她说老家是昌乐农村的,去潍坊给孩子看眼疾,孩子的父亲没有了,领着孩子走不快,已经走了两天了,还有两天的路才能到家,带的干粮已经吃完,明天就得沿路要饭吃往家走了。因为那个年代要买吃的没有粮票是买不到的,那晚他们晚饭还没有吃,孩子一直在喊饿。这唤起了我们本能的同情心,给了她娘俩4个煎饼。女人激动地说遇到了两个热心小兄弟,真是大恩人。这时我估摸了一下干粮,还够2天吃的,我与同学商量,明天我们就到家了,咱留下明天早上和中午的其余都给她吧?我同学也答应了。这样我们把剩下的干粮都给了她娘俩。女人感动地不停向我们鞠躬致谢。
  我们计划傍晚就能到家,但没那么简单,因车子重、体力差,走走停停,我们到城南曹家楼时就已经天黑了。走了一天的我们精疲力尽,肚子也饿。曹家楼路边有个马车店,我们多想在这里住一晚,但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吃的已经没有了,住下的话更麻烦,只有坚持到家,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两人低着头,躬着背用尽浑身力气继续往家走,路上没有行人,等到家时已是后半夜。
  今天,再次回想起那年拾柴火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每次当我和家人朋友说起那段往事,总会有人问我,现在有人在坊子请你们吃大餐,走着去你们去吗?我只是笑而不语。时代不同了,改革开放40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解决了人们的吃饭问题,而且各行各业都实现了机械化,家庭做饭也告别了烟熏火燎的烧柴模式,全部用上了电器化煤气化。习总书记说过“绿水青山就是我们的金山银山”,我们这代人不但不用割草拾柴了,还要种草栽树绿化环境。现在的农村天蓝了,水清了,山绿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都是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福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