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云兴邦忆五十二年前的辉渠水利建设(云增民 辛宝祥)

2018-11-5 16:05|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云增民 辛宝祥 分享到:

摘要: 云兴邦忆五十二年前的辉渠水利建设云兴邦,生于1939年11月,安丘市郚山镇石河村人,1961年8月安丘师范一级毕业后,历任小学教师、教导主任,人民公社副社长、党委秘书、党委副书记、书记,安丘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县 ...

云兴邦忆五十二年前的辉渠水利建设

 

云兴邦,生于193911月,安丘市郚山镇石河村人,19618月安丘师范一级毕业后,历任小学教师、教导主任,人民公社副社长、党委秘书、党委副书记、书记,安丘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县计委主任,安丘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

云兴邦老人近照

近两年来,笔者单位的扶贫帮扶点及“第一书记”派驻村,一直是辉渠镇的白山头社区,自己联系的帮扶贫困户,就是西白山头村的。每次的入户走访,都要路过位于村中的白山头水库的牌楼式标志门,此时,笔者也总能想起走访过的市级老领导云兴邦。当年,他为辉渠(夏坡)一系列的水利工程建设付出过艰辛的汗水,包括白山头水库的兴建。以下是老人回忆的师范求学、工作之初以及带领辉渠人民兴修水利的一些经历。

师范求学

1958年,是我国“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鼎盛时期,全国都沸腾了,安丘师范也不例外。八月开学后,师生们就投入到大跃进的热潮中。当时安丘师范还没有校院,云兴邦他们是借住在安丘一中校院,同一中学生一起大炼钢铁、“放卫星”搞万斤高产试验田。在一中北边的空地上,建起炼钢的“小高炉”“坩埚厂”,他昼夜忙在工地上。后来又在十二户庄前要“放卫星”建设万斤丰产田,证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论断。他们量出两市亩地,陡邦陡底深挖了一丈二,开始用车推、人抬,后来就用肩膀抗,挖完验收以后,又用医院后面八扎庙湾的湾泥,把它填起来整平,种子下了两麻袋,用筛子筛上的。那时候粮食紧缺,学生定量低,劳动强度大,吃不饱饭。他因为不满意当时的生活,说了些落后话,挨了学校的批评。

1959年开始,师生们搬进了安丘师范新院。当时还有安丘速师、工读师范班。除教室和几间办公室,什么都没有,一切都须自己建。每个班都有菜园、养猪场。最繁重的是建校盖房。扒坟,运料,当木匠、当泥瓦匠,建校所用物料和生活煤炭,全是学生自己运的,可以说“上了三年学干了三年活”,半日制是常态,星期六、星期日,劳动课是当然的劳动日。那时正是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学生定量压缩,每月24斤粮,平均每天8两粮,还要干一个全劳力的活。学校除组织勤工俭学外,组织学生拔野菜,他们拔菜拔到金堆大洼、白芬子洼,吃的是“地瓜干水加野菜”,学生中很多出现水肿。云兴邦老人现在回想起三年师范生活,深感真是教育人、考验人、锻炼人,令人终生难忘。

一级(五八级)部分师生聚会合影

云兴邦,后排右2

国家困难家里更苦难,他从读安丘一中初四级加在安丘师范上学的六年间,从没浪费一分钱,没花钱看一次电影,回家没坐一次汽车,六年全是步行。艰苦生活,练就了他这一辈子勤俭、吃苦、耐劳、坚强和不怕事的性格。这是一笔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

生存环境造就人的世界观。他们这代人,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亲历了建国初期我们夺取政权建设国家的不易,亲历了我国最困难年代的艰辛日月和国民经济恢复正常建设的困难,亲历了在党的领导下纠正错误、克服困难,使革命和建设重新步入正常轨道的过程,他们始终坚信在党的领导下,一定走向光明。虽然受了几年苦,可练就了一代人,应该说是坏事变好事。

小学任教

三年的艰苦学校生活,改变了云兴邦自己的志向,“今生就是当老师的命,既然干就干出个样来”。1961817日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郚山店子完小。在那时,中师毕业就是教师队伍里的高学历,学校分配他教六年级数学和六二班班主任。王世宗老师教语文,是六一班班主任,很有教学经验,是他的榜样,云兴邦虚心求教、能干好学,很快就适应了教师生活。那时候,县里十分重视升学率,年年把各公社完小的升学情况张榜通报,并作为教育质量考核的主要标准。公社中心校长、文教组长经常过问,云兴邦他们也把所有力气用上,争取了一个好的教学成绩。1962年他教的班考取了14名,1963年考取了17名,1964年毕业34个学生,考取了30名,一炮打响,他成了县里的教学能手。秋天,县委宣传部和县教育局联合举办理论培训班,他同一中崔聘芝,六中李路功,八中史德兹,十一中陶光俊等四位中学校长等12名同志集体学习一个月,由宣传部姜天玺同志任教员,主要学习毛泽东《实践论》《矛盾论》“两论”和《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老三篇”。年底他又和辛桂兰同志,参加了全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表彰大会。

1965年,云兴邦调去马郎沟完小当教导主任,当时的校长刘芳奇调去诸城搞社教,云兴邦是学校的实际负责人,他同老师团结一致,学校工作累而顺心,哪一样也没落后。到了年底,县委组织部调他从政,结束了五年的教师生涯。

从政之初

19662月份,县委组织部集体谈话,云兴邦他们25名破格提拔的同志,被分配到各公社任副书记、副社长,他到夏坡公社当副社长。正月初十,他带着简单行李去党委报到。下午,党委副书记赵延宋同志送他到工作点——团山子村。晚上,他在全体干部会上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散会后就睡在大队四间大会议室一角的床上。尽管是农村长大,可他从未和农村干部打过交道,更别说农村工作,感到是“一窍不通”,虽然领导教了不少,但接触实际感到太没底。晚上,云兴邦躺在床上,总是睡不着,想到“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法,正是需要实践一下了”,稍作休息后起来,趁着夜深人静、月光皎洁开始走,把村里前后两条、南北四条街道,六个生产队的场院和牲口棚,村前坡、北坡全部走了个遍,把这个村的主要标志、位置记在心里,感到心里充实了很多。回来时天已快亮,他心安了也睡着了,第二天同干部社员说话有底气了。

第三天工作片开会,他汇报了驻村的感受,工作组决定叫他回片驻地夏坡村住,这样更便于熟悉工作,但团山子仍是他的联系点。在夏坡村住了半年,他跟赵延宋书记等老干部学会了怎么给社员开会,如何处理民事纠纷、来信来访,学习会了种、管、收等基本的农业技术。总之,学会了做农村工作的基本套路。

1966年的5月份,他被公社机关党支部发展为中共预备党员,预备期一年。

八月份,昌潍行署召开四级干部大会,大队支部书记、公社党委成员都去潍坊开会,他帮助党委副书记刘日清同志(注)在家主持工作,主要是分管防汛工作。

有一天,雨下的特别大,一天没停雨。县抗旱防汛指挥部下达紧急通知,夜里有特大暴雨,要求所有防汛队伍一律上坝。刘日清书记在家下通知,侧重辉渠水库,云兴邦负责刚修好的夏坡水库和正在修的团山子水库。那时候的交通工具就是两条腿,辉渠到夏坡十多里地,深秋的黑夜,下着大雨,他拄着棍子(也防身用)拿着手灯(手电筒)上了路。大雨天黑夜打手灯根本不管用,他只能是摸着黑走到夏坡南山,下道去团山子水库时迷了路,走进一片高粱地里,转了很长时间就是走不出来,后来走进了一个大坟地里,在一个坟供台上歇了歇。看不见星斗,只能凭感觉摸着继续走,好容易看到了团山子水库工地上夜战的灯光,等他转出去走到工地上,天已经放亮。还好,两个水库的防汛队伍组织得很好,水库安全无恙。

兴修水利

云兴邦回忆,1966年的下半年,他主要干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辉渠腾哥尧水库大坝加高、护坡和修中闸门。大坝加高和用石头护坡,任务分到各大队,他们公社的同志负责调度、收方、验收。修中闸门是项突击任务,公社抽调了六十名基干民兵,民兵连长带队组成突击队。当时正值大汛期,水库满水,须在坝前围出百多平方的地方,抽干水,凿坝安管子,在坝后的河中修近200米的“倒虹吸”,把水调到河东灌溉辉渠北几个村的土地。时间紧,任务艰巨,在充分论证准备后开始抽水。10台抽水机同时工作24小时不停。“倒吸虹”是安装80公分的水泥预制管。待水抽干开始凿洞,大坝是个小山体,山洞大约20米长,工程必须一气呵成。工地上有伙房,每天四顿饭,每班六小时。他和工作组的三个同志负责技术指导、材料供给、工程安全。工程从开工到结束,整整干了五个昼夜。这五天五夜,他没有躺下睡一个安稳觉。第五天上午十点左右,他才回到公社机关,躺在客室的床上昏睡过去,吓坏了青年干事房德荣和伙房里的老崔头。他们认为云社长“出事了”喊来许多人。他的确太累了,工程结束后,生了五天病。

第二件事是堵朱家河塘坝的决口。辉渠水库工程结束不长时间,在仙人洞沟的朱家河塘坝,一场大雨冲开了20多米长的大口子。塘坝里的水基本跑干了。为了攒水浇地,党委决定封堵坝口,公社安排云兴邦和公安员刘日安带领百名民工、50辆小车,限期完成任务。当时的困难是没有机械,工地上有一米多深的淤泥,坝口子上还流着近两个流量的水,小车推不进去。他们采取同辉渠中闸门一样的做法,昼夜不停,挑灯夜战,先投石头、沙袋,然后突击上土。那时天热,都是男人,他们光着膀子,上工就是泥猴子,又是一个四天三夜才基本完成,塘坝没有影响到当年蓄水,还是攒满了水。

第三件事是白山头水库铺底。辉渠河流经辉渠全境,发源于城顶山和鲁山,水源丰富。下游修了尚庄水库,中游修了辉渠水库,为了充分截住水源,党委决定在顺流山和白山之间修白山头水库,规模中型,蓄水300万方,报经县政府批准后,于1966年底动工,计划三年完成。当时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公社派他去建指挥部,调集人马上阵开工。指挥部设政工、技术、施工、后勤四个组。因造反派经常派人去工地组织造反,工作不好安排,所以到年底,只把大坝清底拉完,大坝上土刚刚开始,就被迫收工。白山头水库最终于19757月建成,又因2010年的鲁安药业投资承包顺流山部分山头建设白山头风景区(含水库)尽管是()型水库,却因此而成为安丘市水利景观,山东省水利风景区。

辉渠白山头水库风景区(引自网络)

这一年除了这三项工作外,他还带600人出伕去牟山水库,运石护坡。住在许营的封台岭,从龙山运石到牟山水库大坝,干了一个月才结束。

云兴邦老人深情地讲:他一个庄户孩子出身的小学教师,被组织破格选拔成副社长,总感到有使不完的劲儿。那时又正值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读毛主席的书,听买毛主席的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学雷锋做好事活动深入人心,组织分配的工作,他总是拼命地去完成。特别是像“带工”这样的活,他自己一直和民工同吃一锅饭,同干一样活,不管推车运石,抡锤打钎,样样不在话下,民工三班倒,他是连轴转,由于连续突击,身体透支,到1966年底去潍坊结核病院查出结核性胸膜炎。医生说他是劳损性造成,要他住院治疗,因文化大革命医院乱了套,他只好回家养病。

注:

刘日清,已故,建国后历任中共丘南县牛沐分区委、区委书记,夏坡公社党委副书记,召忽乡党委书记,大跃进时期安丘冶炼厂厂长,后任安丘第二任建筑局局长,安丘城关公社党委副书记等职,担任建筑局局长期间,主持建设了安丘人民大会堂。

主要参考资料:

《金色记忆——安丘师范》

中国共产党山东省安丘县组织史资料1925——1987

                                               (云增民 辛宝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