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山水环绕的老峒峪古城 ——走访辉渠镇老峒峪村(二)(杜增才 姜焕旭)

2018-11-6 08:57|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杜增才 姜焕旭 分享到:

摘要: (接上期)美丽动人的传说引人入胜 村西连绵起伏的大山之旁又有棋盘山,半山腰屹立的石壁上镌刻着“伏魔天神”四个大字,石壁下的宽阔平台是一块完整的巨大石块,平整的石块中间刻着古棋盘,相传仙人在此对弈,常常 ...
  (接上期)美丽动人的传说引人入胜
  村西连绵起伏的大山之旁又有棋盘山,半山腰屹立的石壁上镌刻着“伏魔天神”四个大字,石壁下的宽阔平台是一块完整的巨大石块,平整的石块中间刻着古棋盘,相传仙人在此对弈,常常忘记所归。石壁后面有仙人居住的石洞,石洞里有各种珍奇异宝。更为神奇的是,在此山石壁中点火,能够从东北方向十几里之外的山中往外冒烟。村西的掀口山下,有名闻四乡八里的金牛泉和金牛池,泉水自西侧石涵迸出,从内池流往外池,泉清如玉,清凉四溢,是通往村后的神泉河上游及村东北神泉湖的主要源头。相传掀口山中有一头金牛,经常从山洞里来此喝水,后在这青石台上留下了深深的金牛脚印,藏在深山人不识。在金牛池边原有香火隆盛的法兴寺,其主神为一金牛,始建于南北朝时期,抗战时毁于战火,其毁坏之后,旧址之上仍然香火不断。如今,由村民自发筹资原样重新恢复建成,木鱼之声,百年兴衰沉浮,让无尽的喧嚣和倦怠尽情回复于自然。
  老峒峪,这美丽的桃花源里还有令人着迷的宝藏传说。古籍记载在村里的某处神秘之地埋着一方官印和一颗官珠。相传在一户房子的锅台地底下埋着一个金碌碡(以前打场用的一种石头做的器具,圆柱体,又大又沉),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听见金碌碡打场院的声响。还有神话传说,在古代有一个金人和银人,到深夜时他们就出来四处活动,一听见人来马上就隐身原处,若是悄悄地透过门缝隐约可以看见金人和银人在嬉笑玩耍。只是后来旧房返修,连地基都重新扒拉了,也未寻到。
  从老峒峪村地下所埋藏文物大多基本完好的情况看,老峒峪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发生大的地震灾难,这里古时就拥有规模较大的抗击洪水袭击的设施。在青石桥北侧,至今还有古代留存下来的高大、棱长、用于阻挡河水冲击村子的土堆,即使战乱也少受其害,老人们说这是因为村里有金人、银人两位巨神一直在村中镇守。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因河水暴涨,咆哮的玉带河眼看要冲走整座古城,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金光和一道银光交织闪过上空,直插村前玉带河如猛兽般猖獗的洪流,受二神两道神光的抚摸,洪流像被驯服了的猛兽,顿时奇迹般消去,爬上屋顶无处可逃的村民们见此情景无不跪倒膜拜,感谢神灵护佑。从而也留下了这日渐泯灭的大禹治水般的美丽传说。
  淳朴民风抒写传世的荣耀
  千百年来,老峒峪村民风淳朴,生机勃发。村中心大街商铺林立,淳朴的老人和孩子在街边休憩、玩耍,忙碌的村民和行人东来西往,俨然桃花源里的人们。沿着村里的中心大街一直南行,村前是流淌了几千年的玉带河,清澈、柔情的河水环村而过,玉带河上有东西两座桥,西桥是年代久远的青石桥,出故城西门口西南方向约一百米,每个傍晚在青石桥的桥上桥下都会聚满了洗衣的妇女儿童,从田野回家在此清洗汗渍、泥土的村民。也有归圈的耕牛饮水,“哞哞”的叫声和农家袅袅炊烟印证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传统,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准备享用小酒、晚餐。玉带河上用石磨盘搭成的小桥紧紧地贴着河水的水面,犹如少女白净脸庞上的粉黛,跨过河流,穿过树林,通往河对面山间的人家。村前的山上,是各家的桃园,层如梯田,一直延伸至山顶。夜晚空阔的山间,既是一场无比昂扬向上的交响乐,还是大声无音的精妙境界。尽情体味月华流泻与虫鸣、清爽,泉水叮咚、溪水潺潺和流水哗哗,还有畅意的山溪裸浴,以及清晨草尖上闪耀着七彩光辉的露珠、远山的朝霞和飘逸的雾霭。
  改革开放后,老峒峪村人们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大力发展旅游业,已建成连村连片的万亩红冠蜜桃生产基地,产品销往全国各地,远销俄罗斯等国。村里每年都举办桃花节和庙会活动,吸引国内外大量游客来此观光游览。桃花盛开时节,漫山遍野,灼灼其华,人面桃花相映红,游人如织,醉卧花间。文人、骚客、书法家、画家也来此作诗、摄影,挥毫泼墨、丹青留意。这儿更有樱桃等多种采摘园供游客采摘,从冬天的草莓,到早春的樱桃,再到四月半、五月仙、油桃、红冠蜜桃,秋天的水蜜桃、柿子,初冬的冬枣,四时不断,已经成为了旅游的好去处,也形成了当地水果批发的大市场,全国各地来此贩运水果的货车把各个市场都挤得水泄不通。村子里还改善设施,专门开辟出闲置的房屋修葺一新,供游客体验农家乐。白天游览、采摘,晚上尝试着做绿色的农家美肴,逮着蚂蚱炸蚂蚱、抓着豆虫炸豆虫,石头缝里的野蒜一抹盐,各种野菜,蒸鸡白菜,韭菜炒鸡蛋,木柴炖小笨鸡,香的流油,村民津津有味地讲着那个“就着一根蚂蚱腿喝一壶酒”的笑话。每逢中秋节,瓜果飘香,更是杀鸡宰羊。一曲抑扬顿挫的安丘梆子,把人们带到了大山的角落,简易的戏台,让人们忘记了梦幻与现实,纷繁世界,谁人不是匆匆过客。一壶景芝老白干,醉了多少英雄好汉。活力,不断得到释放,生机,永远不会熄灭。村民们久违了的传统节日表演项目也都异彩纷呈重新登场。
  正月里舞狮队龙腾虎跃、锣鼓喧天。最动人心魄、让人流恋的是流传至今的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摇花。烟花沿着村中心的南北大街从北头一直燃放到村南头。村南玉带河上的东大桥下是开阔的沙滩地,村里掌握传统技法的长老和青壮年组织摇花,长老负责烧生铁片和柳木,烧好的铁汁和柳木等被装进铁笼子,青壮年喊着号子,穿着粗制的羊皮衣,轮流上阵推着高高的木轮旋转,铁笼子被木轮上拴着的绳子带动满天旋转,散出的银花四处碰撞,在漆黑的夜里不停地绽放,落到树上、桥上、沙滩上,到处火树银花,照亮半个村庄。桥上、桥下到处都是观赏摇花的人群,无论是推动木轮的青壮年还是观赏的人群,莫不欢欣鼓舞,声响震天,那种壮美,穿透黑夜和时光,经年之后,仍然在人们心中不停地旋转、闪耀。
  村东,地势开阔,肥田沃野,桃花源里可耕田。村前河流环村而过从此盘旋东去,其顾盼、难舍之情,溢于言表。此地非是桃花源,却胜似桃花源,竟引得艺术家和大学教授纷纷来此构筑山间小居居住,乐而忘归。此钟灵毓秀、秀美的山水自古就人才辈出,古有翰林举人,古籍记载这里埋藏的官印和官珠就是明证,今有山东省文科状元都杉杉就出在该村,也是村里的第一个北大生,每谈及此人人自豪。亦有《三易源流考》这样的鸿篇著作出自此村,作者系姜焕旭,他德才兼备,儒雅风范令人称道,其巨作上考五帝三代,下溯秦汉,翔实辨析,复原湮灭,查阅的资料用车以载,耗费人生最宝贵的青春七载。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孙熙国教授为之作序。西北大学费秉勋教授为之赠言:“作为七0后知青能在滚滚商潮中以此毅力胆识和刻苦精神做学问而成此煌煌巨构,我至为钦佩,中华文化不灭,有赖你辈!”
  “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因馨香重,求者遍山隅。”百年的轮回和潮汐的变化之中,老峒峪村清晰的脉络,源远流长的人文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焕发出夺目光彩。打开尘封的历史,这座山环水绕的汉代诸侯城,留在人们心中的依然是它那熠熠生辉的鲜活容颜。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