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醉毛蟹(逄春阶)

2018-12-3 09:3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逄春阶 分享到:

摘要:   老九,你大爷我这辈子最想吃的是醉毛蟹。一根蟹子腿,半个咸鸭蛋,喝二两站住花酒,就成神仙了。这是田雨说的。   我十四岁多一点到景芝镇田雨烧锅上当学徒。最大的梦想也就是像田雨一样,天黑了,掩上柴门, ...


    老九,你大爷我这辈子最想吃的是醉毛蟹。一根蟹子腿,半个咸鸭蛋,喝二两站住花酒,就成神仙了。这是田雨说的。
    我十四岁多一点到景芝镇田雨烧锅上当学徒。最大的梦想也就是像田雨一样,天黑了,掩上柴门,盘腿坐在热炕上,听着雪花敲打着窗棂,豆油灯映着枣红色的炕几,炕几上的小白瓷碟里趴个醉毛蟹,温乎乎的一壶酒。撕下醉毛蟹那毛茸茸、干倔倔的腿,端起酒盅,“吱”——地一下,“吱”——地再一下,把蟹子腿在嘴里那么一咂,用筷子在咸鸭蛋黄那儿一戳,那蛋黄滋滋地冒油啊,送到舌尖上。老九啊,那滋味就是神仙哪!
    现在酒不如站住花好喝,可酒不缺,醉毛蟹和咸鸭蛋是真没了,前些日子我跟你大哥唠叨,你大哥买了阳澄湖大闸蟹,也给买了咸鸭蛋。大闸蟹包装得很扎眼,吃起来,也有味道。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我说的醉毛蟹,是咱浯河里的醉毛蟹,蛋呢,也是咱浯河里的鸭子下的。
    人老了,一想就想到小时候,一想就想得睡不着觉,睁着眼,到天明。秋风起了,浯河里过蟹子,刷拉刷拉响,是深夜里。我总记得小时候,天格外黑,现在的夜里,天都不黑了。还没上黑影呢,路灯就亮了,灯火通明,比白天还刺眼。过去那个天黑,是一点一点的,先是树枝成了黑影,然后是密匝匝的树叶子,然后是树干,然后什么都看不见了,伸手不见五指。现在没黑天了。
    蟹子过浯河,全庄人忙活。家家都捞,捞上来,用小瓮腌了,放在锅台旮旯里,量都不多。做醉毛蟹的,只有田雨家,他家有酒,瓮都大,也多。他家里的一排大瓮,少说也有二十几口。
    景芝镇解放是哪一年?让我算算,一五一十,一五一十。(老九按:我大爷记年月都扳着指头)景芝解放早,是1945年,解放那天是夏至,早晨吃的面汤(即面条——鲁中方言)。那天枪响了一天,哒哒哒地,叭勾叭勾,俺就趴在围墙上看,不敢出庄。浯河里过队伍,八路军从东边来了,一队一队,挽着裤腿,提着鞋,八路军是去端伏留村的鬼子据点,那里全是汉奸厉文礼的队伍。
    景芝解放那年秋天,浯河里的毛蟹最多。那天傍晚,我、田雨和星鹏爷俩儿,还有咱的老邻居黄旗,就把三个空着的大酒瓮抬到浯河边上的沙滩上,那大酒瓮比我都高。大酒瓮里竖着五个柳条编的笊篱。
    田雨看上了黄旗的胆子大,心狠,心野,我亲眼见过他用石头蛋子砸死过一条蛇,他咬着牙,瞪着眼,把胳膊轮圆了,嗨嗨嗨地。
    黄旗从小没娘,到了深秋了,地里的秫秸、棒槌秸、棉花柴都拔了,可黄旗还是光着个脊梁,赤着脚,他比我大八岁,也比我高,一说话,就蹬着大眼。他有脚伤,走路一瘸一瘸的。有一年,他去偷瓜,瓜地在玉米地边上,他领着我们趴在玉米地里,是个晌午,等到看瓜老头进了瓜棚。他一个人猫着腰就进了瓜地,一手撕下一个大瓜叶子,顶在头上,摸到一个就滚给我们,我们把瓜一个一个弄到玉米地里。不知怎的,他一直爬啊爬,爬到了瓜棚边上,我们都纳闷呢,他这是去干什么呢,快到瓜棚哪儿了,一站起来,被狗发现,狗一叫,他使劲就往瓜棚后面跳。不想一下子跳到铡刀上,那铡刀开着,刀刃朝上。他娘啊娘的大喊,满脚就是个血的了。后来我问他,你是去干啥?他说,他看上瓜棚上挂着的土炮了。他想放一炮。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