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雪落无声 (韩连宗)

2019-1-7 09:2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韩连宗 分享到:

摘要:   三十多年前,我在离家三十里路远的县城读高中。大概是所有青年人特有的态度吧,冬天总是不喜欢穿娘亲手做的棉袄棉裤,认为穿在身上会显得臃肿不好看,即使零下七八度,也只穿一件毛衣一条秋裤硬抗。   一天傍 ...


    三十多年前,我在离家三十里路远的县城读高中。大概是所有青年人特有的态度吧,冬天总是不喜欢穿娘亲手做的棉袄棉裤,认为穿在身上会显得臃肿不好看,即使零下七八度,也只穿一件毛衣一条秋裤硬抗。
    一天傍晚下课后,天空中开始飘起细碎的雪花,寒冷的北风把脸挠得生疼。我感觉鼻子塞塞的,额头发胀,忽然想娘了。到校门口的公用电话拨通了村委的电话。我家紧邻村委居住,要是凑巧,值班的大爷不用一分钟就会喊娘来听电话。
    电话里听见娘熟悉而又急促的脚步声——
    “娘。”
    “哎,吃晚饭了没有?”
    “还没。”
    “鼻子不透气?你是不是感冒了?赶紧到校医那里配点感冒药!”
    “没大碍,不用。”
    “是不是还没穿给你捎去的棉袄?你这不省心的孩子……”
    “好了,娘,我吃饭去了,还有晚课。”
    我生怕娘再怪嗔唠叨,就匆匆挂了电话。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时,班主任过来告诉我,校门口有人等你,大概是你父亲,去看看吧。我疑惑地走出教室。外面的雪已经下得很大了,一片片鹅毛般凌乱地飞舞着,见人就狠狠地往脸上甩打,有几片又趁机钻进领口里,像凉凉钝钝的刀子。我咳嗽了两声,身子佝偻着跑向校门口。
    校门外停着一辆自行车,车旁站着一个人,身穿一件绿色的仿军大衣,头戴一顶耷耳棉帽,双手抄在衣袖里,踱着步子向这边张望。见我来到,门卫敞开边门对他说:你进来吧。我的鼻子陡然一酸,没有直视他的脸,把目光移到落满雪花的自行上,“爸……”
    爸走到我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带有体温的塑料袋递给我:“这是咱村里医生给你开的感冒药,里面有说明,记得按时吃。”我点点头。“好了,赶紧回教室吧,我回去了。你应该穿你娘给你做的棉袄。”爸说话从来没有如此温柔过。我感觉到他在看我身上的毛衣,我又点点头。
    爸走向自行车,用手拂去车座上的雪花,推着自行车向前走去。此时风忽然停了,雪花慢慢得、垂直地落下来,形成一堵厚厚的白色墙幕。爸跨上车,身影踉跄着钉进墙幕里。车后留下的那条深深地印迹,渐渐的被雪花抹去。我浅浅的眼眶里再也兜不住那些融化了的雪花,坠落在胸前的毛衣上,瞬间结成两朵晶莹的冰花。
    娘,我明天一定要穿您亲手做的棉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