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旧报纸(鸢尾花)

2019-1-29 08:20|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安丘大众网 分享到:

摘要: 门店里几周下来又累积了厚厚一摞报纸要处理掉。在将它们打捆时,正看到旁边花市里买盆栽、鲜花类的人多起来,这才惊觉,又近年根。心下不免感叹:这匆匆溜走的,何止这刚刚的三百多个日子呢! 曾几何时,一张旧报纸 ...

  门店里几周下来又累积了厚厚一摞报纸要处理掉。在将它们打捆时,正看到旁边花市里买盆栽、鲜花类的人多起来,这才惊觉,又近年根。心下不免感叹:这匆匆溜走的,何止这刚刚的三百多个日子呢!
  曾几何时,一张旧报纸,也是多么难得的好东西啊。
  小时候,新的报纸由那个绿色自行车驮来的绿色邮递员送到村里来时,只有大队里凤毛麟角的几个识字的人能够一一传阅,等到不知传过多少遍,甚至成为了裹在物品外面的包装时,才会偶尔传到我们手里一张。
  小心翼翼地把报纸展开,一遍遍抚平它上面的皱褶,从娘给缝好的花布书包里,取出仅有的两本课本,旧报纸就在两手的折折叠叠下化作了两张书皮。爹爹再用毛笔给写上大大的名字,顿时便有了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除去包书皮,有时一张旧报纸还可以给娘叠一个长方形的钱包,一个从来没有余钱放进里面的钱包。
  倘若运气好,能够讨得几张旧报纸,再有一个手巧的大男孩儿,还会折叠出一个更高级的“盒子枪”来……
  而一进腊月,旧报纸更成了抢手货。家里人要早早赶到公社的供销店里去买。售货员拿一摞旧报纸放在杆秤的盘子里称重后,用线绳熟练地捆一个十字结递到手上。
  旧报纸拎在手里沉甸甸的,走在路上的脚步却是轻松愉悦的。这也是年年必备的年货之一啊!买了旧报纸,就意味着家家要开始忙年了。
  家中老屋的墙壁上,去年糊上的那层旧报纸已吸足了一年的柴烟土尘,涂了一层暗黄的包浆。还有墙上那些年画:抱着大鱼的胖娃娃的脸已不再光鲜;一小格一小格的连环画里的故事也已烂熟在心间……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的腐朽了的色调,孩子们不肯再把目光投放到那上面了。这一切陈旧的气息,都需要这摞旧报纸来驱离、遮盖和改观。
  母亲熬一小锅稀薄的面糊糊,父亲在大炕上摆一张长桌子,旧报纸一张张展开在上面,平时刷锅刷掉了半截的炊帚满粘上糊糊,均匀地刷到报纸上。刷糊糊的工作可以由我来做。往墙上贴是个技术活,既要端正,还要平整。每张报纸之间既要对接无缝又不能有丝毫重叠。这个必得父亲自己来做,小孩子是插不得手的。
  这是个不小的工程。耗时又耗力。往往要近一天的时间。到了晚上,坐在大炕上,看着母亲最后清理出来的屋子,那么整洁那么亮堂,到处都是崭新的气息。一份按捺不住的欣喜和兴奋充盈在心里。
  那时的一摞旧报纸,引领着的是一个喧闹的旧历年。而那时盼年的日子,觉得那么漫长,漫长到每一天都好难逾越。
  如今再回首,却发现,那些成长中的时光,是那样的菲薄。一年的痕迹,也只不过就是,一层旧报纸的厚度。
  一层一层的旧报纸,糊住一年又一年更旧的光阴,糊住了简陋的岁月墙壁上条条的裂痕。也曾经给我们糊出了一个又一个光亮的、温暖的、崭新的开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