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又是一年雪纷飞(徐风艳)

2019-1-29 08:23|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安丘大众网 分享到:

摘要: 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照在母亲瘦弱的身体上,母亲坐在床沿边,悉悉索索地将一方干干净净的手帕缠绕在手指上,又松开,又缠绕,反反复复,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自言自语地说,要过年了,快要过年了。我们能理解母亲此 ...

  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照在母亲瘦弱的身体上,母亲坐在床沿边,悉悉索索地将一方干干净净的手帕缠绕在手指上,又松开,又缠绕,反反复复,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自言自语地说,要过年了,快要过年了。我们能理解母亲此刻的心情,知道她心里埋藏了整整十年的心事!
  对于十年前在年关去世的父亲,母亲心里一直没有放下,每年将近年关,母亲总要反复唠叨,要过年了,要过年了。九十岁高龄的母亲,像一支燃在风中的蜡烛,不知何时就会被一阵风吹灭!
  父亲是在二零零八年的腊月二十五突然离去的,再过五天就是新年了,父亲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寒冷的冬季,当那一年新年的鞭炮声响彻清冷的夜空时,我还执着地认为父亲并没有离我们远去,似乎看到他正坐在圆桌旁,看着热闹的电视节目,喝着他喜欢的老酒,吃着他喜欢的饭菜,可这一切都已成为想象中的景象了,远在老家陪着公公婆婆过年的我,想起这一切,禁不住泪水长流!
  零八年十月份,大姐要去美国,临走前,将我们兄妹七人召集在一起,反复嘱咐我们要好好照顾父母。她和父母住一个小区,平日里我们都忙于工作,大姐离得近,照顾得最多。那时母亲的病已查出好几年了,眼睛看不清,不能做家务,平日里的家务活都是父亲在忙,可是零八年春天,父亲在医院又查出了严重的冠心病,医生当时说,病很严重,已到了不能动手术的程度。怕父亲知道病情,压力太大,我们兄妹几人商量,决定瞒着他实情,当时大姐要去美国,她最担心的还是父亲的病情。
  大姐走后,离父母最近的大哥白天上班,晚上就去陪伴父母,我们几个姊妹则周未轮流去陪伴照顾父母。我们知道,父亲的病是怕冷的,我们反复叮嘱他,天冷了尽量不要外出。临近年关,需要置办年货,父亲见我们上班忙,不好打扰我们。一向勤快惯了的他,闲不住,七十五岁的老父亲,骑着他那辆电动车,一趟一趟地跑超市,赶早集。我们劝他多次,不用忙着办年货,到时我们会给准备好的。他笑呵呵地说,快过年了,你们有你们的事要忙,我闲着没事,去市场就权当逛逛吧!
  那年的腊月二十五零晨,父亲的心绞痛突然发作。他手捂胸口,脸色苍白,窝在床上不能动弹。大哥赶快拨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同时背起父亲冲下楼去,站在瑟瑟的寒风中焦急的等待救护车。我们能想像大哥当时的心情,当父亲的身躯蜷缩在大哥的背上,一点一点往下沉时,背着父亲的大哥,站在大街暗淡的灯光下,悲痛欲绝……
  父亲被急救车接往医院,抢救了几个小时,被医生宣告不治。临近年关,我们一家人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痛之中,最悲伤的是突然失去父亲陪伴的母亲,她本就瘦弱的身体显得伛偻了许多,我们揽着母亲发抖的肩膀,握着她冰凉的双手,陪着她一起度过最难熬的时刻。
  送父亲上山那天,冷了多日的天突然变得异常暖和,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踩着枯萎松软的小草,我突然意识到,父亲真得离我们远去了,再也看不到他慈祥的面容了,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了,远处村庄隐约传来稀稀疏疏的鞭炮声,想到再有五天就要过年了,我再一次潸然泪下!
  那年父亲突然离去,送走了他,我们打开楼下的储藏间,看到满满的都是父亲置办的年货,长长的带鱼,带着冰喳的蚕蛹,准备熬制肉冻的猪皮,还有一扎一扎新鲜的蔬菜……我七十五岁的老父亲啊,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女操心,甚至将过年后走亲戚用的礼品都准备好了,我们兄妹几个蹲在储藏间整理着这些年货时,禁不住泪流满面!
  如今,又要过年了,这些日子,母亲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窗外自言自语,要过年了,要过年了。她在想念父亲,她还想念去美国留学三年未回来的孙子,她的心里一直盼着团圆,也一直有一份遗憾的团圆情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