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儿时最盼年(高星云)

2019-2-11 09:2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高星云 分享到:

摘要: 现如今,人们对于过年普遍的感觉是年味越来越淡了,儿时过年的情趣和热闹全没了,孩子们也不会像我小时候那样“盼年”了。 记得小时候一过冬至,我就迫不及待地问母亲,“还有多少天过年?”母亲微微一笑说:“还早 ...

  现如今,人们对于过年普遍的感觉是年味越来越淡了,儿时过年的情趣和热闹全没了,孩子们也不会像我小时候那样“盼年”了。
  记得小时候一过冬至,我就迫不及待地问母亲,“还有多少天过年?”母亲微微一笑说:“还早着呢。”其实,母亲知道我的心思:想吃好吃的了。我小时候好吃面条,是出名的,左邻右舍都知道,可那年代一年能吃几顿面条是有数的。有一次,我趴在炕上写作业,母亲在炕头上做针线,我“无意”地跟母亲说:“娘,今年过年咱不吃水饺,吃面条行吗?”母亲会意地笑着白了我一眼说:“谁家过年吃面条啊?”不过第二天,母亲就单独给我做了一碗香喷喷的葱油面。
  每年过了“腊八日”,放学时,我就和小伙伴们掰着指头计算离过年还有多少天。每天回家就用粉笔头在墙上写着离过年的天数。因为,我们的好多乞求,父母都答应过年时才给予满足。
  “年”终于在我和小伙伴的“期盼”中一步步临近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这才真正意味着春节进入倒计时。因为这之前家家户户就开始“扫屋”,这是一年中最大规模的“大扫除”。墙壁、屋顶、灶台、橱柜等旮旮旯旯都不漏过;盆盆罐罐要擦得干干净净,院里院外都要打扫得井井有条。
  腊月二十四五,家家都为准备过大年作最后“冲刺”了:村里的老石碾吱吱呀呀地叫个不停,东家推了西家推;每家每户都要用石磨“推煎饼”;会做豆腐的父亲给东家做完给西家做,一直做到腊月二十九晚上。到了腊月二十六七,家家户户蒸“饽饽”、炸“炸货”、煮猪头、蒸鸡爪。这也是小村子一年家里最“香”的日子,不管走到谁家房前屋后,都会闻到那扑鼻的“年货”香味。
  儿时盼过年,是盼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好东西玩。除夕夜父亲会把早给买好的“小炮仗”和“迪迪筋”发给我们。母亲把给我们缝好的新衣服拿出来,让我们明早拜年时穿。她还用红纸给一两毛钱的压岁钱,并往我们的口袋塞几块糖果。吃过年夜饭,母亲才让我们兄妹换上新衣、新鞋,小伙伴们除了比新衣、新鞋的颜色,压岁钱的多少,还比拼炮仗的多少和个头的大小。我们把“炮仗”立在雪堆上,胆大的上前点火,其他人迅速捂着耳朵跑开,“轰”的一声,红纸屑、白雪,遍地开花。笑得我们前仰后合。
  那时虽然没有春节联欢晚会,但除夕夜照样很热闹:父亲忙着准备年夜饭,母亲对房间进行最后的“装点”,哥哥姐姐们则忙着包水饺。我们小孩子提着小红灯笼则在外面“疯”,还不时地跑回家,拿“炮仗”、装瓜子。还没等到“发纸马”,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叔叔、大爷家“拜年”,谁家的糖好吃,给的瓜子多,就去给人家拜三四次年,反正去的孩子多了人家也记不住了。
  那时虽然贫穷,但春节还是能有好吃的,尽管不能管饱吃够。从初一到初五,能吃三顿水饺,过了初五,生活就恢复往常了。不过每天能吃到伺候客人的剩菜。农村里的年货正月十五前是不敢自己吃的,因为要留着伺候客人。到正月十五,“出门”的客人就没有了。“十六日”也是孩子开学的日子,这天早晨,母亲会把留着的“年货底巴”全拿出来,做给我们吃。炸肉、炸鱼剩的不多,就加点白菜、粉皮炖着吃;蒸鸡白菜酸了就再熬熬;几个干裂纹的饽饽分不着,就用刀切开,每人分上一块……吃完了这顿饭,就意味着年过完了,年味也就飘散了。
  随之,我们又精神饱满地投入到下一个新年的期盼中,年复一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