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济南游记——雪压千佛山(李存修)

2019-2-12 09:10|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李存修 分享到:

摘要: 登千佛山的计划是几天前就想好的。可是前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把一个济南都泡湿了。到了昨天,天气突然变脸,又不声不响地飘起雪花来了。起先,像筛子向下筛小雪球,这些小雪球在空中耍起了戏法,逐渐变薄变大,一片片 ...

  登千佛山的计划是几天前就想好的。可是前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把一个济南都泡湿了。到了昨天,天气突然变脸,又不声不响地飘起雪花来了。起先,像筛子向下筛小雪球,这些小雪球在空中耍起了戏法,逐渐变薄变大,一片片变成了白色的梅花,整个宇宙都舞起了雪花。下啊飘啊,飘啊下啊,就这样大雪飘落了一整天。雪落泉城静无声。一座济南市在夜里的雪窝里睡着了。我却睡不着,反复想着天亮后能不能登山。最后下了决心,天明了以后,无论雪停还是不停,只要不封山,我就一定要登。而且要做一个济南1962年第一场大雪后第一个登千佛山的人!
  匆匆吃了点早饭,加了件衣服,我就一人上路了。开始向东走了一段,过了山东工学院,就上了去千佛山的大道。地面上全蒙着一层厚雪,路当中的雪已被汽车碾成雪饼子,到处湿漉漉的。向前走,地势一步高过一步,路的尽头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山坡。整条道,如同比着尺子做出的一条白色的带子,从山腰里一直伸到我的面前。
  沿着大道一直向前走,胶鞋底尽是在汽车碾过的雪地上打滑,没有手套。两只手也不能相互插在袖子里,更不能得意洋洋地插在棉袄两边的口袋里。虽然两手受些寒冷,但是自由,若是脚下打滑身子打趔趄时,可以用两手做一些救应和协助。走着走着,汽车的踪迹已拐到另一条马路上去了,再向前走,才算是真正的山路。刚刚由平地转为上坡,立刻就觉得有些吃力了,不仅嘴里开始大口向外呼气,而且背上也热乎乎的,湿乎乎的,很不舒服。幸好不远的前面有座凉亭,里面一定无雪,到里面去喘口气也好。
  亭里亭外和亭上亭下并没有什么区别,圆圆的石桌上和周围的石凳上都落上了厚厚一层雪,而且桌子底下也有薄薄的一层,再加上亭子顶上的那层,不是上中下三层雪吗?这样的奇迹不知别人是否见过,对我来说可是第一次。正在聚精会神地欣赏美景,忽然从山下传来一种怪异的声音:呕——啊——哦——嗷——
  声音浑圆而宏亮,如同千佛山发出的粗狂深厚的晨叫。细看,原来是位敦壮的汉子,两手别在身后,横拿着一根小杆,十分矫健地顺着我踏出的脚印从山下上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考虑山行人有着什么样的来头,他就已经到达亭子跟前了。只见他脚穿一双黑色布鞋,上面是贴身的棉衣棉裤,可光光的头上连顶冒子都没有戴,丰满而健康的脸上,透露着一层薄薄的浅黄,这明显是一种中年人的肤色。而两道长长的眉毛却又是仙人般的纯白。我正在诧异,来者却先开了口:“早上好!”我也跟着来了一句:“你好!”我在惊愕之后这样问了一句:“可以问问您的年纪吗?”他说:“你说说看。”我不太会看人,顺便说了句:“看起来有50岁了吧!”“哪里哪里!”他用力摆了摆头。“那就45!”我又改口少说了5岁,还未出茅庐,我不会看别人的年龄。
  “差矣!”他伸出右手向我比了个“八”字。随后他又自豪地向着我点了点头。我大吃一惊,他竟然足足有我4倍的年龄!难道在我面前站在雪地里的人是位80岁老翁吗?
  他见我面带疑虑,便解答似地告诉我:“人在于锻炼,从少年到现在,我每天都在登山,而且每天都是第一个。夜里大雪,我觉得今早无人会来登山,真叫“大意失荆州”,竟然落在了你这个小青年的后边了。登吧,青年人,别看大雪封山,这才是锻炼人的好机会!”
  第一次离开学校到省城旅游,爬的第一座山就是千佛山,不仅大雪满山,而且又碰上了这样一位奇怪的老汉,他已经爬了很多山,可这是我爬的人生第一座山啊!我还是个中学生,自己一生前面不知还有多少山呢!
  继续向上攀登,八十老汉的话激励着我前行。亭子以下,是平坦的山路;而一过亭子,就开始上盘道了。说也奇怪,雪并没有从盘道上垂直向下,而又从棱上向外探出一大截来。直楞楞地指向你,意欲阻止你的前进。我哪还管这一套,只顾用力向上迈脚。不止鞋袜全在雪里,而山上积雪已达到膝盖。我干脆动也不动。盘道上面,有一溜狗或者狼的足迹,我虽经验不足,但胆子却不小。这济南南郊的千佛山,不会有老虎豹子猩猩怪(少时老人总是拿这些东西吓唬我们小孩子),即便有零星落单的狗啊狼啊的,我也不怎么怕事。于是就拔腿一直顺着山道向上走。
  山下城市里早晨汽笛的叫声渐渐从我的耳旁消失。仅能听到的,是偶尔有一团团雪从身边的山崖上塌下来,又滚到路旁的松树上,发出一联串噼里啪啦的声音。偶尔或有一只小鸟在附近的树丛中发出清脆的叫声,没想到初次冒雪登山就有小山雀出来为我伴唱。
  在山下时,看到整座千佛山就像在晨雾中一座圆顶的帐篷,而越往上爬,感到山体越来越大,景物越来越奇妙,而感到自己越来越微小,小到不如雪中的一棵小树桠。路旁的高大树木,把山道罩起来了,落雪把它们冻结在一起。使人感到进入了一个白纱盖顶,雪毡铺地的银色王国。
  山上的雪比山下的雪大得多,不仅头顶上是雪,脚下石凳上的雪更厚,再也分不清哪里是石凳,全为大雪漫为一片了。怎么办呢?别无法子,只好把脚伸进雪里去探路,等踏稳了第一脚后,再向前迈第二脚,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迈。我第一次外出登山就是这样在雪窝里动弹不了?
  艰难地向前挪动,咬着牙不后退。突然,一抬眼看见前面一座阁子,是,那阁子的前面隐约现出了“千佛山”三个字。目标的出现,一下子又给了我一身勇气,我不顾一切又爬了一段雪路,就进了阁子。阁子里面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庭院,北面是一堵矮墙,只半人高,前面是并排着的几座庙宇建筑,中间有个圆圆的山洞,洞是从山的横切面开进去的,门口写有“文昌阁”三个字。洞窟面北,有六七米深,里面无雪,心里也无胆怯,我就走了进去。回头向北一望,啊!美极了!这是我自有记忆以来所见到的最美的景致,完全出乎自己的所料,难道今后还能见到这样的气势磅礴的美景吗!
  洞口,有左右两株古柏像警卫似的披着雪衣分立洞门左右,整个济南市区如同进入了这六七米深的山洞,这时云雾已退去,太阳也已升起,市内楼房、建筑和高高的烟囱全披上了雪衣,天边远处的黄河,如一条看不到头的黄色飘带,金光闪闪地横在我视野的前方……这时心中激动而喜悦,忙取出本子留下一首小诗:
  二株古柏左右立,一片雪城入眼来。
  文昌阁内装天地,黄河一线流心怀。
  这是我离开自己的家乡留下的第一首小诗。
  游了文昌阁,接着又向上攀。可根本就没有前行的路。复又折入另一条道,却无意中进入了一间烟火缭绕的庙堂,一副我从未见过的对联引起了一位中学生极大的兴趣:
  晨钟暮鼓惊醒世间名利客,
  钟声佛号唤回苦海梦游人。
  虽然字都认识,但内容却是似懂非懂,不解其中深奥之含义。带着半脑子迷糊,向庙内看了看,一柱柱香还在冒着缕缕青烟,在那些塑像的头上绕来绕去。青烟下有一张张横眉怒目、张牙舞爪的面孔,具具都怪吓人的,让我心里直发怵,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于是急忙穿过,找到了一条向上的小道,想着再向上攀。可无路无道,两旁树木全被大雪压在路上,别说是人,就是一只小狗小猫也无法通过,我只能手足并用,沿着原来的痕迹返回。
  临行前,又回头看了看千佛山顶,相距也只有二十多米,恨自己没有翅膀飞上去!看起来是件遗憾的事,但我却是整个济南市好几十万人在1962年第一场雪第一个登千佛山的人!第一次外出长途旅行就赚了个第一,自认为这已经很不容易,也很不简单,想到这里,也就感到并不遗憾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开家乡到省会济南旅行,也是第一次登山旅行,留下点遗憾也不是坏事。
  千佛山,我虽没能攀到你的顶峰,但是我却永远记住了你!
                  1962年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