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安丘大众网 网站首页 安丘新闻 查看内容

内家拳名家王桐先生谈传统武术:武术是一种制约人、教育人的文化(一)

2019-4-26 13:22|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安丘大众网 分享到:

摘要: 内家拳名家王桐先生谈传统武术:武术是一种制约人、教育人的文化王广祥2018年6月21日,我国著名内家拳武术家王桐先生及其高徒张晓峰先生,应邀出席安丘市青云山武术馆举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孙膑拳传承仪式;此 ...

内家拳名家王桐先生谈传统武术:

武术是一种制约人、教育人的文化

王广祥


   2018年6月21日,我国著名内家拳武术家王桐先生及其高徒张晓峰先生,应邀出席安丘市青云山武术馆举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孙膑拳传承仪式;此后数日,又在安丘宾馆和两处练功场地,茶余饭后,林间树下,与安丘武术界的王建国、鞠庆先、刘海港、王广祥、姜晓华等人就传统武术相关话题进行了座谈,现将主要内容摘录如下。

一、武术是一种制约人、教育人的文化

王桐:今天上午的拜师仪式很成功,刘海港把我们那套(传统武术承传礼仪)精髓都学到了。现在,咱们来一个老人座谈会。

八卦掌就是走,虽然流汗,但是不喘,时间长了,绝对能(气路)走开。北京有个老陈(上世纪80年代初),患心脏病,心绞痛,脸色根本没法看,好像淤血,那个紫色,眼看就不行了。他媳妇搀扶着,他一手拄着拐来找我,坚持走了半年,他竟然好转了,把药停了,把拐杖甩了。我见过他练,用毛巾总是三条,一拧,汗水就往下淌。流汗是新陈代谢(就是排毒)。他流着汗,也是不停地练。

王建国:时间长了,就不流汗了。我开始走圈也是能出汗。

王桐:还有一个老杨,来的时候,胳膊腿都不利索,练形意拳两年,结果外八字没了,罗圈腿没了。我们有一句玩笑话,练拳不收钱,但是罗圈腿好了,你得给钱,呵呵……只要能坚持,就有效果。

还有一个肺病,过去叫肺痨,练八卦掌练好了。你师爷(李子鸣先生)、祖师爷(梁振蒲先生),还有一些拳师,老了为什么练八卦掌?练八卦掌,就是这么神奇。你说有多少诀窍?没有!就是坚持走。

张晓峰:我们的师伯诸葛家宝说过,有一个作家吐血,也练好了。

王广祥:就是走圈吧?

张晓峰:对,他一天得转圈两个多小时。

王桐:刚才说的那个老陈,一天得转圈四个多小时。

王广祥:像他们这些病人,走圈能做到位吗?

王桐:就是走圈,没有拿武术的标准要求他们。

张晓峰:他们就是健身。

王桐:紫竹院一帮退休的(人)提溜着鸟笼子问我,我们腿疼怎么办?我说,好办!有办法。我说者无意,他们听者有心。我说,每天你们围着湖走几圈?他们说一圈。我说,你们走两圈行吗?那鸟笼子,就这么提溜着,晃悠着,就是很自由、放松地走,腿得松下来,别直着走。第二年,他们说,王老师,我们请你吃饭,我们腿现在能走六圈了。

这个东西,就是一句话,得有毅力,坚持。从这里影射一句话,你(王建国)不要太在意拜师不拜师,你就做我学生,做我朋友,行不行?

王建国:我心里很矛盾啊。

王桐:你就做我学生,做我朋友得了!天下武术是一家,不论什么拳,最后都能融会贯通。你把这道理想通了,就不纠结了。你想往(武术)里追求点东西,我也不是不说,不是不教。

王桐:我的思想特别是从前一段寻找王阳明之路回来,一直想一个问题,做圣人不容易,真得死几回,真是一次一次被人害,一次一次被人嫉妒,也奠定了我的想法:一个事情没有思想,没有主题,光有形式是不行的。武术现在之所以乱,大家练武术,我给你打得鼻青脸肿,这个就算搞刺激了,这是不道德的,作为体育,我认为这样也不好。所以,武术应该有思想支撑。比如,武术的宗旨是什么?它是做什么用的?武术是人类生存与保存生命,立命之本的技能。这种技能是没有阶级性的。但是作为一个人,一定要把这点列入做人的本分,做人有大本分和小本分,大本分是忠孝节义,小本分就是做人的道理。大道理,就是忠孝节义,对民族、对国家要忠,对长辈、对父母要孝,对于兄弟姐妹要讲义,做人的原则是,永远不当卖国贼,永远不做汉奸,这是做人的节义。在这种节义下,练拳就是练如何做人。至于武术,什么算最高境界,那是一种追求。你有多高的思想,就追求多高的技能。比如说,我的力量大,我一拳可以把你打倒,你凭啥把人打倒?你为什么要把人打倒?这不道理就来了吗?你不能无缘无故地打人的。过去练武术,“艺不传歹人”,教拳要选人的,要讲德性。当然,如果你拿着刀枪跟我拼命来的,我必须行使我正当防卫的权利,才能保证我的生命。命是每个人最宝贵的东西,没有比命更值钱的。如果这人是朋友,你把他制服了不就完了吗?武术是一种技艺。如果这人是朋友,就因为吵两句嘴,你就把人干掉,合适吗?如何做到恰如其分呢?换句话,用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要练到能制约人、教育人,你不老实,我制服你。对于人和人之间是这样,对于外国侵略,我们要消灭它!这是民族大义。现在,有的人只讲打打杀杀,不讲大义和小义的问题,即使能打能杀,功夫再好,大不了是一个“人渣滓”,一勇之夫,满嘴跑豆腐渣子,粗话连篇,口德太差,这样的人就是社会渣子,正派人不去招惹他们,他是疯狗,你咬他一口,你也是狗了。和这样的人较劲,真是太跌份。人家招你惹你了,你凭什么骂人?在网上,那么多人看着你,你还骂这骂那的,真是太渣了,一点武德也没有。这些事情,使我反复思考,武术界为什么成这样?我的意思是,大的原则是忠孝节义,武术是干什么的?要练到什么程度?什么是武术的最高境界?什么是最高尚的人?什么是社会渣子?王阳明说过,良知,致良知,武术(锻炼)就是一个修道的过程。

王广祥:王老师,刚才您谈得这些很好,都是超脱于武术的哲学,对于武术爱好者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武术修为,如何达到这些境界呢?

王桐:读书为什么?王阳明小时候上学,老师说读书是为了做官,他认为读书是为了做圣贤,老师把他这句话告诉他父亲王华,(王华说)你书还没读好呢,你还做圣贤?父亲打了他一巴掌。做圣贤,不是钱的问题,是教化人的一种思想和方法。还是这个厉害,通过教化来制约人,培养人的道德、品质和作风等。我对武术的认识,就是从王阳明思想引申出来的。学武术就是为了打人啊?凭啥打人呢?

王建国:90%以上的人,学武是为了打人。学练一段时间后,发现不能打人,他就不学了。有的人能坚持下来,不是为了打人,改变了思想,他就能学下去。

王桐:武术就缺乏这方面的教育。中国历史现在是七千多年,不是过去(说的)五千年历史了,到现在才出了四个圣人,孔孟朱王。近代,毛主席是圣人。

王建国:这些圣人都是后人给封的。

王广祥:孔子在世的时候,四处流浪,不被重用。

张晓峰:毛泽东也是圣人,建立了新中国。

王桐:皇上未必是圣人,圣人不一定是皇上。

张晓峰:能教化人的才是圣人。圣人要有独立的思想体系。

王建国:毛主席的话,当时理解不了,但大家事后理解了。

张晓峰:他以身作则,做到了清正廉洁。而且让他的儿女们也做到了,确实了不起。

王桐:人的进步也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过来的。他一开始也不一定是这样。我刚才为什么说毛主席也是圣人。王阳明做到的事情,他都做到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毛主席的影响更大,他是东方的神!让敌人佩服,现在敌人也不说他不好。

鞠庆先:毛主席确实伟大,小米加步枪,最后取得胜利。

王建国:圣贤的思想,哪个统治者也可以拿来用,是为了统治阶级服务的。

王广祥:他们当时不一定受宠,过去几百年后被捧成了圣贤。

王桐:孔子也是死后才成圣贤的。

鞠庆先:现在的说法是,佛家治心,道家治身,儒家治国。

王桐:还有两句,“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那你想想,这几句话是咋回事?国家再好,制定的政策再好,但是文人能搅合,他可能从另一个角度上给你出难题,非得把事情搅黄,所谓乱法嘛,不是颠覆。“侠以武犯禁”,我有实力,不管你文不文,揍你拉倒,所以政权也不喜欢这样的武人。什么是实力?就是毛主席说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那是绝对真理。实质上,练武术的人,(历史上)过去经常被人利用的,打天下的时候受重用,打下天下来就不行了,(因为)你帮我打天下,明儿你也能帮别人把我弄倒。

张晓峰:武人一般意气用事,有这个特点。(如果)意气用事,没有对错,那就惨了。

王桐:所以,历朝的皇帝,最后都要把兵权夺过来。

王桐:海港现在做得不错,如果我的徒弟都能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我自己不是(传承人)也没关系。

王桐:美国讲的民主、博爱、自由、平等这些,其实无论哪个国家,自由都是有限度的,一定是掌握政权的人给你画个圈,你在这个圈里是自由、民主的,出了圈就不是了。世上只要有军队、有司法、有民族、有国家,就没有你的绝对民主和自由。

鞠庆先:部队作战,总攻前要对表,谁的官大,谁的表准,即使慢了也要按照官大的表。

王桐:“官大表准”。你把这个想通了,你再想一个问题:一个国家,不管谁当权,都想往好里整,至于能不能搞好,那看思想、能力和机遇。工、农、商、学、兵,最后一定统一在政治这个圈里。只要社会是平静(安定)的,老百姓就会有饭吃,不管是吃馒头,还是红烧肉,还是一碗粥,只要能活着,中国老百姓就不会造反。

张晓峰:就像您说的,武术也是不到急处,没啥用,到玩命的时候,武术还真管用!

鞠庆先:2013年您就说过,练一辈子武术,关键时候用一次就没白练,一辈子没用上,那是你的福分。

王桐:这是你们孙师爷(孙凤林先生)教育我的话。

张晓峰:练武的人,遇到事,底气足。

王建国:假如你的孩子遇到侵害、你的父母被侮辱,自然就用上了,人人都必须保卫自己家人的安全。

王桐:这是(激发出来的)本能。

张晓峰:您说这武术不是也练的是本能吗?

王桐:武术是练到你回到本能的胆量上。

王广祥:练回到本能也不好练啊,人生下来,一些本能渐渐丧失了。

王桐:这孩子有的天生胆大,有的(天生)胆小,有的整天受欺负,早晚有一天不受欺负了。

张晓峰:有的人一上阵,开始吓得直哆嗦呢,后来就不哆嗦了,胆量被激发出来了。

王桐:练武术,没打过架,就发挥不出来。

张晓峰:那是肯定的,杀人犯和一般人,眼光就不一样,冷森森的。

王桐:当过兵,拼过刺刀的人,下来打架,绝对狠。

王广祥:一招致命。

鞠庆先:部队战前训练,和我们平时训练,绝对不是一个劲头。我当兵的时候,半夜起来练习瞄准射击,死皮赖脸地苦练。帽徽领章一摘,给家里写好遗书,那三个月训练,不用催着,大家都是嗷嗷地练啊。为什么啊?上了战场就是你死我活啊。

王桐:武术不是单纯的体育活动,不是游戏,游戏是比输赢,武术是什么?是比死活。

鞠庆先:对啊,真正的传统武术就是你死我活,就是搏杀,而且不择手段。

王桐:小日本一拼刺刀,咔嚓咔嚓,都把子弹退了。中国人不退子弹。一拼刺刀,响枪了,小日本急了:“炮子给,炮子给!”

王桐:蒋介石的军队和日本人最怕八路军、游击队,他们善夜战,黑了摸你一下,拖着你转一天,等黑天了,你累了,睡觉了,冷不丁地摸你一下子。

王建国: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张晓峰:毛主席的十六字方针就是好啊,“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咱的这个也一样啊。那些练的硬顶硬的功夫,遇到那些轻轻地,拿一刀尖,刺的一声,进去了,完了!不知道躲了。他练的是硬劲,来了就硬碰硬,习惯了,结果这一刀,用的是巧劲,他就躲不开了。他们没有找到那种顺劲。

王广祥:八卦掌就是游击战。

王桐:八卦掌,为什么叫游击战?这是第三代传人郭古民、李子鸣先生(学《毛选》后)提出来的。

张晓峰:是毛主席最先提出的游击战。还真是那样:你横,我躲着你;你(正面)不是强吗,我偏斜着打你,让你用一只手跟我打,少一半,你不就输了吗。

王桐:什么是真经?我的老师吴图南传给我的一句话,尿尿(sui)打机灵。这是真经。啪膨一下子,就这一机灵是真经。

张晓峰:我也琢磨呢,心为元帅,眼为先锋,手如刀兵,脚为战马,浑身汗毛孔一炸,胜似千军万马。抖机灵的劲练出来的话,那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王桐:比如你把人抱住,这人一尿尿(sui),尿尿后,扑楞一机灵,棒啷就开了。

张晓峰:机灵劲,瞬间爆发。不是聪明机灵的机灵,是打冷颤。

王桐:狗、猫、马到河里洗澡,身子(毛)一抖,那水就刷地散开来,就是那种机灵。就像现在人触电,这里有一根电线,你不小心触到了,腾地一下子,就是那感觉。

鞠庆先:形意拳惊、炸、蹦、弹,也有这个劲。

王桐:这就是惊炸。给你一个爆竹,你还不知道呢,一点火,啪地一下子,这胳膊就炸掉了。

王建国:没有劲的人,一惊炸,也有劲了。

王桐:形意拳说法,沾身如火燎,一碰是一炭火,腾地一下回来了。如探囊取物,是双关语,探囊,就是偷偷地去你兜里掏东西,结果兜里是火炭,腾地一下子,手就出来了。这些东西,说起来大家都会,但是能练到身上,确实不容易,这叫什么?这就叫功夫。

二、武术的最高境界是和

王广祥:请您多谈谈武术修为这些方法性的东西,多谈谈武学体会,武术怎么与这些思想结合起来?有什么方法步骤?

王桐: 忠孝节义,武术的宗旨是什么?什么叫制约人?制约人的分寸?这就有好坏之分了。你是要命呢?还是侵略我们祖国和民族呢?如果你是要命,那我不给!如果你是朋友,咱俩打架了,那我可以叫你:我想打你就打你,想杀你就杀你。这里面,主要是练武过程中,要知道哪些是要命的,哪些是不要命的,最后分析这些东西。我的初步想法,是从我这个圈子开始做起,通过思想的说教,因为人的层次不一样,理解也不同。(让人明白)你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也不想成为圣人,也成不了圣人,但你能不能在这一件事上做好(想明白)。天天有人想和你打?你有病啊!你不是思想有病,就是嘴上有病,拳头上有病!你总有一天失手吧?或者别人失手吧?当有一天,你家里的夫人、闺女、母亲,受到外来欺侮的时候,作为男子汉,你能保卫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吗?足矣!你要是拿刀拿枪,闯到我家来,我非杀了你不可。你就得有这种气势!那时候,你不要想犯法或者没犯法。法律是第二位的,警察也是第二位的。当你遇到事,警察不会在你旁边的,法院也没跟着你。为了保护个人的生命,犯了罪,法院怎么判都行。

张晓峰:我认为要节制,要分清是搏杀还是研习。同门兄弟在研武时候,没有杀气,没有敌对,只有和顺,这种对抗,不是心理的对抗,是一种武技的对抗。节制,就是冲破底线的时候,才有搏杀,没有达到底线,就只是研武。研武中不伤人,才能教育人。

王桐: 这就是今上午我说的“练时无人似有人,用时有人似无人”。

张晓峰:您练的是搏杀技,但与人切磋,却不能用。为什么呢?那样的话,就是敌对,就是仇人。

王桐: 那你是掌握不了度。

张晓峰:就是要节制嘛!对抗的时候,要拿住尺寸,拿不准的话,就要出事。到底线的时候,你却搏杀不出去,不到底线的时候,你却伤了人,这就是你掌握不了度。

王建国:我的观点不一样。当年,青岛一个练拳击的到安丘一拳师家访友,提出切磋切磋,沏茶、递烟,交谈一会儿,安丘的说去外面交流交流,青岛的站起来往外走,还没到屋门呢,就被安丘的从后面打倒在地,打晕了,送医院治疗。那么,能说安丘这人尺寸没把握好吗?这个尺寸,不是国家给你定的,也不是某个游戏里面的尺寸,是你自己心里的尺寸。你到我家来访友,我决不能让你打倒,否则外界怎么评价我?

张晓峰:你说的这个和我说的并不矛盾。你到我家来挑衅,是不是过分了?咱们是切磋吗?不是!咱们是较量,是要分胜负的。这已经达到了我说的底线。那我能输吗?我拼命也得跟你干啊!

王广祥:这是偷袭的手段啊。

王建国:就是不能叫他赢着走。当年,我搞散打的时候,好多人来我这里访友,我的原则就是绝对不能叫你赢着走。

张晓峰:这就是我们说的搏杀。

王桐: 你俩别争了。所谓切磋,是没有度的,是掌握不了尺寸的。青岛这人来就是错的。你在我家里,我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王建国:我对别人说过,武馆成立后,有人来访友,你不想打,就报警,想打的话,就想办法,不能叫他赢着走。当年,我搞散打的时候,好多人来我这里访友,我的原则就是绝不能叫你赢着走。

张晓峰:这就是我们说的搏杀。

王桐: 你俩别争了。所谓切磋,是没有度的,是掌握不了尺寸的。青岛这人来就是错的。你在我家里,我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王建国:我对别人说过,武馆成立后,有人来访友,你不想打,就报警,想打的话,就想办法,不能叫他赢着走。

张晓峰:我特佩服一个师弟的话:来切磋的,打不过,喝茶!交个朋友。打得过,你大爷的!咔嚓就下去了。那叫聪明!度掌握得好。现在历史记载,包括文学作品和历史传说,都说董海川一生与人交手,从来没有伤过人,但是人家服了,而且经过董海川指点的,都成名了,在武术上有造诣。这就是拳谱上说的见景生情,人家和了,能制住他,又让他服,不是打服。人家和了,不是伤你,这才是高境界。董海川是怎样让人服的?武技相比之下,让人服了。许多人较劲过后,都给他磕头拜师。(老一辈武术家传说)被打掉两颗门牙的尹福,也照样磕头拜师。

王桐:(尹福先生)那是一条汉子!

张晓峰:不要动不动就搏杀,服人最好。那人练拳击,应该找拳击的,不是成心来找茬吗?

王桐: 董海川那时还不叫八卦掌,(老一辈人传说)杨露禅和他交手,一见董海川,杨露禅就说,董公,咱们都是河北人,都在外面混饭吃,点到而已。最后,两人过了几招,不输不赢,算是平手。郭云深和董海川比武,师兄刘奇兰在一边说,师弟别打了!你看看自己衣服上的窟窿。郭云深一看就提出不打了。所以,随后出现李存义、张兆东、孙禄堂等这些既练形意拳也练八卦拳的武术家,他们都是程廷华先生传授的八卦掌,都是八卦掌名家。

张晓峰:这(指董公与人比武)是制服,不是压服,也不是打服。这就是武德,(讲)节制、尺寸。

王桐: 然后就成为朋友。假如你把人家打死了,打残了,那就结下梁子,成了仇人。

(老一辈传说)尹福来找董海川比武,他见了董海川,但不认识。他说跟秦凤仪练的拳,董海川首先把秦凤仪赞扬一番,然后说出尹福家是哪里的,哪儿有井。尹福很奇怪:“你是谁?你怎么都知道?” 董海川说:“你不是要找董海川吗?你先练练我看看。” 尹福练了几招后,董海川说:“你功夫练得确实不错,可惜你连牙都护不住。” 尹福一听很不服气。董海川说:“不信你试试。”尹福刚一伸手,当啷一下,董海川两手指头把尹福两颗门牙戳下来了。尹福把牙咽进肚子里,趴地上就磕头拜师。

张晓峰: 这就是研武技,人家崇尚你的武功武德。

王广祥:董海川这么厉害,都不轻易杀人伤人。

张晓峰:传说杀人了吗?传说他杀的都是土匪。对那些武者,一个都没杀,好像也一个都没伤,但是人家都折服了。

王桐: 为什么当年一比武,杨露禅马上说话呢?(老一辈传说)有一次,杨露禅在教拳,一推手,把陪练的推出去了,外面有网子兜着。董海川在网子外,用手一接,又把那人扔回去了,扔到杨露禅怀里了。

(老一辈传说) 有一个夜晚,杨露禅在屋里,董海川把窗户纸捅破了,搁嘴里嚼成一团,一口吐出去,把屋里的灯打灭了。杨露禅一看灯咋灭了?看到一团纸,赶紧出来看,一看墙头上有一个人,再过去人没了。连续三天,夜夜都是这样。杨露禅很郁闷,就问一个太监:“我也没得罪人啊。最近很不痛快。” 太监说:“别不痛快了,咱们该喝个酒了。把董公请来,咱们喝个酒。”一见面,董海川就笑着问:“哎呀,杨无敌先生,最近您可太平啊?” 杨露禅一愣,没说别的。

王广祥:这些故事是不是传说呢?这样的比武,既显示了自己的实力,又保存了别人的面子,分寸把握得特别好。

张晓峰:吴老先生(吴图南先生)说的,把人发出去容易,但是发出去,还要把人拽回来,不伤人,那才是真本事呢。这就是收发有度,有尺寸。控制住人,但是没杀心。

王桐: (传说)当年董海川在京城默默无闻,但是所有来比武的人都服了。

王广祥:没伤人,没死人,大家都服了,这才是天下无敌。

王桐: 当时人们都说,北京来了这么一个人,也不知练的什么拳,好像推磨,后来人们称呼“磨门”,是个贬义词,后来又变成“转掌”、“推磨掌”,渐渐演变为“八卦拳”、“八卦掌”,最后(大家公认)定名为“八卦掌”。

真正到一定层次,不是一刀一枪的事。明代的王阳明、戚继光,都善于用兵,但又各有所长。

张晓峰:他们善于出奇兵。“兵者,诡道也。”练武术也是出阴招的。八卦掌很少从正面出的,都是偷着出手,全是玩阴的,动作速度和脚步转换,让你防不胜防。

王桐: 总是出其不意。

张晓峰:练武就是出其不意,出奇制胜。搏杀就是一招制敌,谁还讲那些架势套路。你防不住,是你没练好。你连后背都防不住,还比什么武。输了就是输了。

三、练武首先要学做人

王桐:武术应该追求到什么程度?要到什么境界?武术不完全都是打,但是练了半天武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那你确实成不了大家。可是你跟谁打?怎么打?到什么程度?这就有个度。这个度是非常难掌握的。我们俩人就吵了两句嘴,你就把人消灭了,合适吗?我们俩人吵嘴,也打了,我也教训他了,他认我做朋友,我们就不会结梁子,就会团结更多的朋友。

刘海港:武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姜晓华: 要达到这个境界,前面需要做很多工作。

刘海港:就是修炼。

王桐:说穿了,就一个字:“道。”你到了什么层次,就到了什么点上了。你没到那个层次,没到那个点上,白搭!老师好不好?师爷(练的)好不好?都好!你(练的)好不好?不好说!那就是你的问题。老师有没有问题且不说,你练了多长时间?你说我练了三十年了。一年你练了多少时间?所以我常说,不要用年来说话,要像飞行员那样说话,你练了多少小时。你在追求的过程中,一定是有前进,也有落后,在落后的基础上又前进,一定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就像这菜好吃吗?好吃!你不吃有什么办法?你得吃,吃了以后,你才知道,这是酸的、脆的、绿的口味。然后,你才能知道,同是做这一道菜,为什么人家做成这样,你做的就不一样?为什么呢?这是人家精通。精到什么程度,绝对是一个度的问题。所以,我说你们拜师了,才刚刚登堂入室,以后和老师的关系,是一个漫长的岁月。比如,晓峰,1983年到现在,多少年了?他仍旧跟着我练。这是什么问题呢?我带的这么多徒弟,各有所长,各有所短,那你就用他的长处。你看不到他的长处,他就得不到鼓励,他就不可能在某一方面得到成就。这点我是跟你们李子鸣师爷学的。李子鸣的徒弟,现在有8个(国家)武术八段,看看国内哪个老师有这么多?这说明什么?说明李子鸣人品好,能把徒弟为住,同时徒弟在进步,也在帮助老师,徒弟(功夫)高说明老师(功夫)高,徒弟(功夫)都不行,你老师再说自己行,那只是一方面行。徒弟三六九等,朋友也三六九等,不要因为一件事,你就把一个人否了。经过长时间,老师在品徒弟,徒弟也在品老师,才能逐渐去按同一个观点发展。形意八卦太极,三大内家拳,你看那些老前辈,董海川八大弟子,是谁给封的?就是社会上公认的,并不是谁把谁封起来的。老师和徒弟在练武的过程中,思想、品德、功夫等,慢慢相互影响。如果你老师不能以身作则,徒弟就看不起你。之所以有人发展不起来,就是不能以身作则,特别是做人的问题。做人是一等一的重要问题。功夫再好,我不理你行吗?大家有共同点,才能团结在一块,才能互相包容。咱俩一谈就崩,还能包容?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哪个人没有缺点?不客气地说,从我们普通老百姓,到真正的圣人,都有缺点,但是人主体是好的。我认为,一个老师的成功,就是在这些方面,该交朋友的就交朋友。比如,我言行做到了,我的师兄弟的徒弟,(想改换门庭的)我一个不收,你可以来我这里学,但是改换门庭不可以;第二个,别人不管练什么拳,大徒弟不收,收人家大徒弟,等于欺师灭祖,给人绝根,这是不行的。如果是对方的老师不在了,师叔师伯都不认了,那是另一回事。如果老师在,徒弟随便找师叔师伯是不对的。老师一辈子(功夫)各有千秋,你想学什么,跟老师说,老师也不会不同意的。否则,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最后,师徒之间靠缘分,靠感情,你是不是认真学了?如果你没认真学,不要说你老师不好。老话说,“艺不传歹人。”学武术,不是恃强凌弱。有个人跟着我15年了,到现在还问(我)圈是怎么走,他就没练。这人不但没有工作,连媳妇都娶不上,父母(他)都养活不了,他还能传承你这个(武术)啊?北京话,那就是一个秧子啊!秧子不能要,费半天力,教他干吗啊?到处惹事生非,养活不了自己,甭说妻儿老小了,这人没有责任心。我收徒弟,没有当时就收的。来了一句话,“老师,我练,花多少钱?”先练,咱们再说钱。为什么呢?我收你钱了,明儿你不练了,这钱是给你不?不给你,我于心不忍;我给你,不是我不教,是你不练。经过几个月,你也真练,老师也真教,咱们再说你交什么费用。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大家相互考察。技术问题,并不是今天教你,明天你就会了,你会的只是形式,内在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说清楚的。我的意思是,大家要认真思考一下,学武为什么?什么是武术?练武的人怎么做人?如果学不好做人,你别练武术,即使真能练好了,将来你也惹喽子。所以,练武术的人,心胸要宽广,否则会出现很多问题。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事情就成了。武术(传承)的路,是很长的。

刘海港:武术是一种文化。老人家这样谆谆教诲我们,我们要牢记这些,照着去做。

王建国:我从小喜欢武术,我这人很挑剔,我在安丘找了很多老师,都没拜师,最后我找到张像贤老师,经过比较鉴别,他武术好,人品好,我拜他为师。2007年成立安丘武协,我第一次见到王桐老师,一下子被镇住了,武术还有这么高深的境界。以后,王老师每次来(教拳),我都有新的收获。这次,海港收徒,我说一定要谨慎,他说单个挑选了,有的想拜师也不收。师徒之间,是一种责任,不能马马虎虎,不能乱七八糟的都收。有的徒弟把老师名声败坏了。拜师是一辈子的事情。老师一定要保持晚节。

王桐:武术练到最后要潇洒自然。有一次比赛,一位姓吕的练拳咬牙瞪眼身子放不开,我喊道:“老吕,你给我放开走!”结果一放开,全场一片掌声。

刘海港:不论是练什么拳,最后都是练意。

王建国:王老师说的好,练刀剑,不是你练,是刀剑陪着你练,是刀剑在练你,不是你练刀剑。

四、练拳要一节一节地抠(悟),逐步达到内外高度统一

王桐:要练中悟,悟中练。要想进步,不练不行,但你练,傻练也不行。在练功中,逐渐积累。第一,没体力不行。第二,傻练不行。傻练,最后也许能落个好身体,弄不好还把身体练坏了。练好了身体,当然是收获,那要练坏了身体,还不如不练呢。

王广祥:傻练的话,下功夫越多,伤身体越厉害。

鞠庆先:八卦掌、形意拳这些内家拳,如果不得要领,每天早上重复一些错误动作,越练越坏。这次,师父给我们纠正了许多错误动作。

王广祥:王老师你们这次指点得多,我们普遍基本功不行,基础没打好。

王桐:基础不到。大家在悟的过程中(悟的内容)不会是一致的,可能从不同角度去认识。

王广祥:原来我们主要是注重外形,外形也弄得不规范。

王桐:看人家练得挺好,我也学,没学多久受不了呢。

张晓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练功中,琢磨里面的东西,琢磨内涵,才有味道。

王桐:外形是需要钻研的,内在的东西一定是以外形为载体的。武术也是我们民族传统国粹的一部分。我们所有的传统文化,在教学中,都讲究口授心传,还要身传。心传和身传,达到身心合一。合一,就一定要磨合,反复的磨合,磨合的结果就是和顺,用现代话说,就是高度的协调,你协调不了,那你就不和顺。

张晓峰:协调包括的是内外、身心。

王广祥:协调不仅仅指动作。和顺?是内三合、外三合的合吧?顺,顺遂吧?

王桐:和顺,就是协调吗!在人身上充分的协调,协调以后就和顺了。就像人们之间,大家都磨合了,就和顺了。机械也要和顺,有一点不和顺,就挤住了,咔嚓就完蛋了。

王桐:(练拳)讲里三合、外三合。外三合,讲身体哪儿与哪儿合,讲内在,就是人与气的关系,气与力的关系,又和人的思想意念的关系,这样是里外合一的,是表现有术的。这些地方达到就和了。但是作为人来讲,不仅是(拳谚所说)六处合的问题,人的骨架、肌肉,哪儿都要和顺,哪儿不和顺,今儿膀子疼,明儿腿疼,那就出问题了。

王广祥:为什么有时候做着别扭呢?身体过不来,只能硬扭过来。

王桐:就是你磨合得还不够。身体过不来,就不和顺,就站不稳。之所以能站稳,就是不倒翁的道理,必须要和顺。

王广祥:看来是步子跟不上,掰(摆)扣步练得不够。

王桐:各拳有各拳的特点,但是最终殊途同归。作为武术来讲,不只是力量问题,基础问题就是中正,上中下、左右,都要经过一个中,中是人的中心点,也许具体练习方法、各种口诀不一样,因为是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基础上练,有不同的体会,自然就有不同的说法,但最终目的是一样的。然后,到另一个境界,就有了思想境界,达到一个外在的空间世界。这些说好说,每个人追求目标达到的程度不一样,你不可能要求是一样的。

王广祥:一般人能达到和顺境界就很高了。

王桐:你往我这边来,我要和顺,我就要站的是位置。我到你那边去,你站的不是位置,我抢到了位置,你就不和顺了,你气、力都是站立不稳的。人要做到永远不倒,那得各方面都要达到高度的统一。

王广祥: 往和顺走的路很漫长,一般人很难达到。这是修道的高境界。

王桐:修道肯定就有不同的道行。和顺就是刚刚站稳,最后有个得机得势的问题。能不能永远占着得机得势,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天地人和,比如,你升官不升官,不都在这里面吗?他得机得势,就能上去;你不得机、得势,就上不去。所以,有的人就有一番事业,有的人就成就不了(一番)事业。

王广祥:和顺很难,在练拳中,一是师傅指导很关键,再就是刻苦训练。

王桐:过去有一句话叫“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 走万里路是一个实践的过程。

王广祥: 我觉得练武比学文难啊!我练了十多年,减肥健身效果是有了,但是感觉没练出东西来,基本功也没练好。但是,十年内,我过了司法考试,身份也变了,从公务员成了律师。所以,我觉得练武难。练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练武不能一天练七八个小时,脑子是可以的。

鞠庆先:你是半路出家,从文学武。踢腿、压腿这些基本功都不行。我们练的这些东西,很多有少林底子。你从小没学,肩胯没拉开,许多动作做不了。你没有基础,硬扭腰,不仅不养生,还伤身体。

王广祥:看来我只能是养生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丘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安丘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安丘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安丘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图片切换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安丘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安丘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丘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丘大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安丘云峰雕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