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悠悠槐花香(崔桂梅)

2019-5-10 08:40|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崔桂梅 分享到:

摘要: 我家门前,有一棵老槐树,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升官记》里的那棵歪脖子老槐树。树形虽不怎么漂亮,枝条却异常旺盛,每到春来,嫩嫩的叶子充满活力,粗老的树干裂开深深的纹痕,刻满了岁月沧桑,绿油油的叶子面向太 ...

  我家门前,有一棵老槐树,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升官记》里的那棵歪脖子老槐树。树形虽不怎么漂亮,枝条却异常旺盛,每到春来,嫩嫩的叶子充满活力,粗老的树干裂开深深的纹痕,刻满了岁月沧桑,绿油油的叶子面向太阳,伸展着希望。
  听父亲说,这老槐树是他刚刚上学那年栽上的,刚栽上时并不弯,没长成材全因父亲的缘故。
  五十年代初,父亲的童年虽没有多姿多彩,但七岁八岁狗也嫌的年纪是必须度过的。每次放学后父亲总和几个同龄的孩子绕在门前那棵小槐树边,揽过树干踮起脚打秋千,天天总在一个角度绕,槐树小,枝条柔软,自然而然地便向南倾斜了身子。长到撅柄粗时就死了性,怎么直都直不过来,就这么倾斜着一天天长下去。
  后来,父亲成家有了姐姐和我,槐树就成了教育我们口中的话题。父亲常说:“人要脸,树要皮,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踏踏实实,问心无愧,人穷但志不穷。”我偶尔犯点小错,父亲也会拿槐树作比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错了不要紧,重要的是你认识错误后,能及时改正就好。小时候不好好学做人,长大就改不过来了,将来也会没出息,就像咱家门前这槐树,什么材料都用不上。”
  槐树长得很慢,从我记事起,老槐树就和暖壶那么粗。初中那年,我家房子南屋北屋全都翻盖,门前的路又垫了三十多公分的土。老槐树被埋了一截身子,显得更矮更弯了。
  本来父亲是打算杀掉老槐树,可算算又做不成什么材料,连盖屋最基本的梁上料都用不上,再说这老槐树陪了父亲这么多年,出门进门都看见它,早已习惯了它的存在,也是我家门前的一抹风景。
  农村的春天是不缺桃红李白的,山岭上、田地里成片成片的桃花灿烂如霞,洁白的樱桃花梨花美得让人目不暇接,如诗如画。槐花是不与群芳争艳的,它默默无闻,以一棵树的姿态,把根深深扎入泥土,又把醉人的清香撒向大地。
  每年四至五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槐花的花朵特别小,在未开时扁扁的,浅黄色的花蕊点缀在里面,远远望去,门前的老槐树绿中透着白,白中透着绿,就像一团绿色的云雾在我家门前缭绕。
  槐花似乎天生就属于乡村,一点都不娇贵。一树洁白,不染一丝尘埃,纯朴的就像从山坡上赶着羊群回家的村姑。
  盛开的槐花,色如素锦,一串串染着淡淡的青绿,就像排好队的小燕子,交头接耳,你挨我挤,缀满枝丫,把枝头压得微微下垂。
  在乡村,是没有什么花香可以和槐花相比的。即使是成片的桃花和杏花,也只能是走近才闻到香味,而槐花则不同,远远就传来一股沁入心脾的清香。
  清晨,推开大门,一树如雪洁白便映入眼睑。醉人的槐花挂着亮晶晶的晨露,如刚刚出浴的美人一般淡雅,迎着缓缓升起的旭日,在微风中摇曳,舒展自己美丽的芳姿。一到中午,老槐树透过阳光,光斑点点,槐花在绿油油的枝头怒放,更加耀眼灿烂。
  一到傍晚,白天的喧闹归于宁静,我家的牛羊在槽子旁怡然吃草,鸡鸭回圈,燕子归巢。门前的老槐树更加幽远多情,花香氤氲缭绕,微风轻轻吹过,宛如山涧潺潺流淌的泉水,院子都弥漫着槐花的香气。就连爱喝茶的父亲,端起茶杯的那刻,也不由自主地望向门外,我知道,父亲品的不仅仅是茶,饮下的还有槐花的清香。
  槐花的花期一般十天到半月左右,这时候外地养蜂的人会回来到我村,在空闲宽敞的院落里安营扎寨。母亲总不忘去买上二斤,头疼纳闷时,为我们调上一杯,感觉特别特别的甜,我想蜜蜂一定来我家槐树上最多,我家槐花的蜜也最甜。
  槐花清香甘甜,不仅能入药,而且还能做好多花样的美食。
  槐花可以做汤、凉拌、油煎、包饺子、蒸包子,做槐花糕,槐花蒸饭。
  小时候母亲经常煎槐花饼给我们吃,这种做饭简单又好操作,先把槐花放清水里洗净,沥干后加入鸡蛋面粉,搅拌均匀,锅底倒油,一会功夫,黄灿灿,香喷喷的槐花饼子就出锅了,咬一口,松软香甜,搅动着味蕾,含在嘴里不舍地下咽。
  从槐花刚鼓起花苞到谢花,中间得做十多次,每次摘槐花也成了我的专活。在好几米长的竹竿绑上镰刀,仰着头,轻轻举向老槐树的枝丫,有时太阳耀得眯着眼睛,只要手中的镰刀稍微用力,一大嘟噜一大嘟噜的槐花就落到脚前。近观的槐花更美,翠绿的叶子,洁白的花朵,亮晶晶,脆脆生生的,透出甜甜的香气。
  做槐花蒸饭,得用未全开的花苞,做好的蒸饭脆香味浓。把槐花洗净控干,倒入少许油,放面粉,也可玉米面,姜末葱花,用手搓均匀,摊在锅内铺好的笼布上,开锅即出。再捣点蒜泥,添加味极鲜、醋、香油,味道滑润鲜美,是一道上佳美食。
  多年以后,自己做了母亲。每到五月,就会把这些做给孩子们吃。不管是煎还是蒸,都会想起以前我摘槐花的情景。槐花不仅仅是一种家乡的味道,里面还有母亲围着灶台转的影子。
  又到一年槐花开,又见一树洁白。梦里,飘来久违的清香,甜透了整个村庄。不知我家门前的老槐树,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