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一场花事(白龙刚)

2019-5-13 09:13|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白龙刚 分享到:

摘要:   不知不觉结婚十五年了。不知不觉孩子们上初中了。不知不觉日子过得淡如水了!孩子们去学校,家里就只剩下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了!没有什么可以畅谈的。努力寻找一个话题,也总在不投机中夭折。这样的沉默没有让屋 ...

    不知不觉结婚十五年了。不知不觉孩子们上初中了。不知不觉日子过得淡如水了!孩子们去学校,家里就只剩下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了!没有什么可以畅谈的。努力寻找一个话题,也总在不投机中夭折。这样的沉默没有让屋子空旷,相反,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五一假期已过,孩子们各己归校。天公赏了一场透雨,初晴的世界允满了清新活力。空气中氤氲着浓浓的槐花香。这似乎要打破室内的沉寂。
    终于,她蛮有兴致地说:下午咱去摘槐花吧。她审视着,等我回答。我也有点意外,问去哪摘。她说:去了就知道了,不去就算了。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甚至有点惊喜。
    午后,她说开车去吧。我说刚下过雨路上泥泞,弄脏了车,还是骑电动车去吧。破天荒——她没有争执。
    电动车载着我俩去村南行,我便知道她的神秘去处了,因为遥望西南处正有一片起伏的槐花海。
    我指着问是去那里吗?她说是。我说我以为这些年槐树沟的槐树被伐净了。她说:你总是你以为,看看现在水泥路都修到哪了(抱怨没开车)!果然,一条坝将横亘大沟,水泥路联通了东西两侧的公路。坝的南面就是那片沸腾的槐花海。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沟里有很多槐树。那时密密匝匝,有点阴森可怕。传闻纵深处有成了精的狐狸和獾,没人敢进。后来的二十几年不曾到此,只知道前几年春有人把这里的槐树卖了,所以我一直以为这里没有槐树了。眼前的景象还好,在那些嶙峋的脊岭上还散落着许多槐树,且正努力地展现着自己的洁白。相比记忆中的繁茂,眼下还些槐树疏密得恰到好处,干净的金色阳光落在新绿和洁白中,给槐树林增添了无限明媚。
    从硬化路上摸索着崎岖下到沟底,再从沟底向岭上攀爬,宛如爬山。
    她显然感动了这种丘壑变幻,惊喜地说这些槐花把树枝都压弯了。她向上伸开臂膀,舒展腰肢,夸张地呼吸着这里甜润的清香!她嗔怪,这么多年你咋不带我来这里,有这好一个地方!她斗开手提袋开始恣意地摘。我问,你老家没有槐树吧?我在那里时真没见过槐树。她不确定,说可能没有。我又问,你咋知道这里有槐花?她一边忙于摘一边答复,你不告诉我我就不会问?语气里充满自信。她说,有很多人来过这里的。
    花有点老了。地上的断枝残叶证明了她的说法。我望了一下一座孤立的土丘,觉得那上面荒僻神秘,应该罕有人至。我说到那上面去,也许会有嫩些的。于是我们攀着树干开僻了一条上行蹊径,她边走边摘。
    到顶上俯瞰,这丘居然有山的风韵。它独特的地形极好地隔离了人或羊群的袭扰。隔年很高的枯草匍匐下了,草地上又长出了新草,嫩绿点缀着枯黄,把泥土盖住,像铺了地毯样的。她坐在草地上,又躺在草地上,拿出手机,来了个自拍。她说很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
    采摘继续。我寻到花朵最浓密的一根树枝,探手把它拽住,轻轻地把它拉弯。我招呼她来这里摘,她说你把它折断不就行了。我说咱得做到无伤害采摘,何必把它折断!她也来了兴致,说,好好,听你的,你就那么拽着我摘,咱俩一个吹箫一个按孔。我俩都笑了。
    她又问在这平原上怎会有这大沟,沟里又怎会有这“山”?我说远古时的地壳变动或是洪水冲刷造成的吧!她继续问,我继续答。这个下午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收获也很丰厚——满满两袋槐花。约定明年早点来,不要等到花期过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