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再说夏家沟的革命英雄故事(一)(王锡文)

2019-5-13 09:17|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王锡文 分享到:

摘要: 2016年10月9日至10月18日,本报分五期刊发了《莒沂安山区革命大本营夏家沟》一文。稿件刊发后,记者又陆续收到了多位夏家沟村民和该村在外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多是当年夏家沟参加革命人员的后代。他们在对本报对夏 ...
    小序:2016年10月9日至10月18日,本报分五期刊发了《莒沂安山区革命大本营夏家沟》一文。稿件刊发后,记者又陆续收到了多位夏家沟村民和该村在外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多是当年夏家沟参加革命人员的后代。他们在对本报对夏家沟那段艰难而又光荣的革命历史进行报道表示感谢的同时,又提供了不少线索信息。记者对这些信息资料进行了反复查证,并以已得到确证的部分信息内容为基础,归纳综合,写出本文,算是对《莒沂安山区革命大本营夏家沟》一文的一个补充。

还有一位“播火人”叫高桂芹

    夏家沟党组织的“播火人”,除了《莒沂安山区革命大本营夏家沟》一文中提到的共产党员白锡政同志(原莒县孟疃人,今诸城市孟疃村)外,还有一位女党员,叫高桂芹。她出身于莒县县城一位大户人家。1938年10月,白锡政受中共山东滨海区委及莒县县委派遣,第一个来到夏家沟开展工作。接着,高桂芹也来了,她与白锡政一起在夏家沟发展党组织和革命力量,逐步使夏家沟发展成为我党在莒沂安交界山区的基本立足点和莒沂安根据地的创建基础和核心中枢。
    1938年的夏家沟及周边莒沂安山区交界处的莒北山区村庄,日、伪、顽、匪等反动势力横行,另外一些地域性会道门在各村民众中也有一定的影响,我党的影响则基本还处于空白。那时的夏家沟是莒北丘南交界山区的一个大村,有近2000口人,各方势力对夏家沟村民都比较关注。在这种情况下,白锡政、高桂芹等人在夏家沟为建立党组织和发展革命力量所做的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经过两三个月的准备,终于在1938年农历腊月初八成立了夏家沟党总支。
    1938年农历腊月初八(1939年1月27日)这一天,是传统的“腊八节”,也是当时莒北一个会道门的会众们大集会日子。那时的日、伪、顽等势力,对会道门的民间活动一般不干涉,所以白锡政、高桂芹就利用这个时间和机会,在多个重点户中同时组织开会,成立了中共莒县五区夏家沟总支部。从党总支成立到1939年春节期间,村内党员的发展和基本群众的争取工作仍是保密的,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夏家沟的党员和群众积极分子总数达到了500人之多。特别是当时南崖头上的住户,人口约占全村的二分之一,而中青年中,据说只有少数几个中年人没有入党。
    高桂芹来到夏家沟后,所起的重要作用,就是激发了夏家沟妇女的觉悟,吸引了不少妇女积极入党,或者支持自己的丈夫、兄弟入党,如夏守香、夏静一、程潜、夏凤元、高清明等人。正因为有了妇女和家庭的支持,该村党员和群众积极分子的发展工作才比较迅速。就是高桂芹离开夏家沟后,也有不少女性村民受其影响陆续入党。所以在1938底至1945年期间,该村中,夫妻同是党员的、父子同是党员的、父女同是党员的、兄弟姐妹同是党员的情况都不少。其中夏德九和儿子夏乃臣、儿媳程潜、女儿夏静一,都是1938年农历年底入党的。夏臣忠和老伴刘氏也是在那时同时入党。夏德九和夏乃臣先后牺牲,夏静一曾任安丘县委妇联主任、1949年南下后曾在杭州任厅级干部,现仍健在。
    高桂芹协助白锡政把夏家沟党组织和革命力量成立组织起来后,大约于1939年农历五六月离开了夏家沟,其以后的革命经历,夏家沟人就不知道了。
甘为群众当牛马拉犁的赵司令
    夏家沟群众所说的“赵司令”,是指当时任鲁中区沂山军分区(后又称鲁中四军分区、鲁中三军分区)的司令员赵杰(1913—1996年)。
    1944年春天,夏家沟群众进行春耕备播。在那几年,该村的粮食生产,不只是为了满足本村群众,还要供应着驻在村里的分区委和军分区机关人员,还要支前。可在1944年正月初十,驻沂水等地的鬼子汉奸,趁我分区机关和部队不在夏家沟的空隙,报复性地偷袭了夏家沟,夏家沟的耕牛损失了不少。同时,村里的青壮年大都参军支前外出,致使1944年的春耕出现了劳力严重不足的情况。对此,驻在该村的鲁中四军分区(沂山军分区)司令员赵杰,时年31岁,这位1928年参军并参加长征的老红军,后来的志愿军坦克兵司令员、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1955年少将,就带领司令部全体人员帮夏家沟群众进行春耕生产,并且自己毅然套上犁,甘为群众当牛马拉犁耕田!夏家沟独立连的人员组成与重要作用
    夏家沟独立连,并不是全由夏家沟人组成的队伍,而是由白锡政在1939年春组织了石崮后、孟疃、井丘、葛布口、杨家夏庄、夏家沟等20多个莒北村子的进步青壮年所成立的一支地方性群众自卫武装,因在夏家沟成立、常驻夏家沟、长期保卫夏家沟而得名,最强盛时有80多支枪,连夏家沟民兵在内常设100多人。白锡政于1940年8月牺牲后,独立连规模时大时小,由夏乃臣负责。
    独立连的存在,是夏家沟作为抗战前期莒北、沂北和丘南交界山区我党地方组织和我党领导的抗日力量公开存在的最大保障和重要依靠。有了独立连,在1939年至1943年上半年抗战艰难的时期内,夏家沟的党组织和抗日力量才没有被日、伪、顽破坏掉,莒北丘南的抗战局面才不只是表现为只有国民党五十一军在坚持,而是也有我党领导的夏家沟地方党组织和抗日力量在旗帜鲜明地坚持抗战,并侧应了五十一军在莒北丘南山区的抗战。当然,在那个时期内,夏家沟更是我党鲁中南秘密交通线上的重要中转站和补给点,还是鲁中八路军主力部队一次次尝试开辟莒沂安根据的前哨和进退基地。
    例如,1941年夏秋之交,中共滨北地委为了恢复莒北敌后党组织,决定组织中共莒北敌后工作委员会,派刘特夫、白长州(孟疃人)、白登彩(孟疃人)、臧孝先、王伯泉等从莒南回到莒北敌后孟疃开展工作。因孟疃及周边村子经常有小股汉奸和伪军在活动,特别是邻近的井丘村就驻有莒县伪军一个大队,敌我力量差别太大,工作一时难以开展。夏乃臣得知后,就与已在夏家沟的白雪青(孟疃人)一起,带领独立连前往孟疃,将白长州等人接应到夏家沟。当时,驻井丘的伪军听说夏家沟独立连出动了,竟然没有出来阻拦。刘特夫等人到了夏家沟后,才正式成立了中共莒县五区(莒北)工作委员会,白长州任书记,委员有夏乃臣、白雪青、王景五(又写王京五,葛布口人)等人。
    又如,1942年夏,八路军鲁中一分区派部分部队到石埠子一带短暂开展工作。这部分八路军来时和走时,都到过夏家沟,在夏家沟了解莒北丘南抗战形势,接受补给。夏家沟独立连还派出人员为该部八路军作向导。
    从1941年底起,独立连战士被陆续输送到上级八路军正规部队和莒县、沂北、莒北等县独立营(团)中,人员日趋减少,到1943年10月底,独立连就不存在了。
    关于1939年春白锡政在夏家沟拉起一支独立连的事迹,现在正式可查的地方党史资料有《诸城现代革命史(初稿)》。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