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跟随“当代徐霞客”走进大盛 (李连科 王华山)

2019-5-30 09:1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李连科 王华山 分享到:

摘要:   4月底,“当代徐霞客徒步齐鲁文化行之壮美汶河行”一行九人,在“当代徐霞客”李存修教授的带领下,走进大盛镇。   上午九点半,我们到达大盛镇党委。大盛镇,位于我市西南部,与临朐、昌乐二县接壤,汶河即从 ...

    4月底,“当代徐霞客徒步齐鲁文化行之壮美汶河行”一行九人,在“当代徐霞客”李存修教授的带领下,走进大盛镇。
    上午九点半,我们到达大盛镇党委。大盛镇,位于我市西南部,与临朐、昌乐二县接壤,汶河即从该镇北部始流入安丘境内。大盛镇农林果畜诸业发展条件优越,特别是桑蚕产业发展成绩突出,有近万亩的桑田园方,是桑蚕生产专业镇。大盛镇历史文化悠久丰富,境内有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于“龙山文化”时期的“田家楼遗址”;古安丘八大景诗中述及的八景,大盛有其一曰“牛沐钟声隐隐来”。
    第一站是牛沐寺。牛沐寺,又称瑞应寺,牛沐书院。始建于北宋元丰三年,自宋至明,多次修缮扩建,至明朝嘉靖年间已形成了三进院落的宏大规模。惜废于抗战时期,至“文革”而彻底毁弃。虽后期经大盛镇政府着力打造钟楼一座,但已不复旧制。所幸宋井尚存,虽经填埋,今已修复,得原貌重现。该井距今千余年,井筒直径近三米,井壁用青砖砌成,井深二十三米,水深三至四米,其泉水清凉甘冽,夏日直饮,沁人心脾。我们站在牛沐寺顶,耳畔清风鼓荡,极目四望,夏日葱茏,山川如画。汶水似带,穿境而过。大盛河,鲤龙河,一岭(牛沐岭)中分,尽收眼底,二水汇汶,东流至海,也仿佛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想了很多很多,我们想到了在这片士地上凭借牛沐钟声古韵的冼礼熏陶,历史上曾涌现出一些栋梁之才,也想到了现在正在为乡村振兴,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而忘我奋斗着的大盛镇的父老乡亲们。
    第二站,考察“龙山文化”遗存田家楼遗址。该遗址位于大盛镇田家楼村东北,1982年发现,先后从遗址断崖处发现多处灰坑和墓葬,采集到大量陶器标本及动物化石。陶器以夹砂灰陶、泥质红陶、泥质黑陶为主,夹砂褐陶次之。纹饰有绳纹、弦纹。器形有:鼎、鬲、罐、鬶、盆、豆、碗、杯、壶等。标志着各个不同社会历史时期的文化。最具有时代特点的要数龙山文化陶器。该处遗址说明,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就在这一带繁衍生息并创造了不同社会历史时期的灿烂文化。同行的文物专家,用在遗址旁捡拾到的陶器残片,给我们讲解什么是豆,什么是鬲,什么是鬶,让我们眼界大开,受益良多。
    从田家楼往西再折向南再西行,是泉头村、小庄子村、郭家庄村、秦家庄村、龙王庙村、丁家沟等村的桑田园方。大盛镇共有桑田近万亩,基本就集中在这几个地方。初夏桑田,其叶沃若。万亩平畴,蔚然大观,宛如碧海,微风拂过,波涛卷涌。遍地的蚕农,采桑其间,汗流浃背,辛苦劬劳。看见他们,我们立刻就想到了采蜜的蜜蜂和吐丝的蚕宝,就是他们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和无数的心血,酿造了生活的甜蜜,编织了生活的幸福,让曾经是穷山僻壤的这里,变成了希望的田野,并不断创造着美好的未来。
    参观完桑田方,我们又来到汶河入安丘境的地方,地处三县交界的高崖水库。它现在的名字叫仙月湖,一个冒着仙气的名字。是当时的工程建设者们以“劈开马鞍移龟山,腰斩汶河灌良田”的英雄气概,苦战近一年而完成的功在当代、惠及后世的水利工程。我们站在大坝之上,迎着拂过湖面的清风,西南眺望,数峰倒映,蔚然深秀者,沂山也。汶河就发源于此山,经临朐、昌乐而流入安丘。我们的目光又沿着汶河故道,向东看去,现在还是枯水期,一水如线,逶迤奔东,惠泽万民的母亲河此时此刻像极了一位日渐衰老的母亲,慈祥地注视着两岸的苍生。我们看到,不远处的安丘河道段,正有施工的队伍在整理和美化河道,修葺老桥,我们相信,我们的母亲河,不久之后就会以更加崭新靓丽的姿容呈现在世人眼前。
    之后,我们又相继考察了汶河支流孟津河、大盛河、鲤龙河。观看了大盛的千年银杏,稀世奇观“梧抱银”(古老的银杏树内,又长出了一棵梧桐树)。实地察看了“三县交界碑”“双顶坟”及龙王庙村的清初古碾。参观了大盛镇的历史文化展馆等。参观即将结束,同行的王洪洲即兴赋诗一首《大盛镇八景观》:“牛沐钟声古韵深,龙溪孕育栋梁臣。宋时深井千年久,长岭奇观一载新。银杏参天观世相,宝山动地立风尘。金湖映月迎宾客,揽胜桑园一笛音。”
    一天的行程,紧张而充实。大家虽收获满满,但仍感意犹未尽。大盛镇的历史文化,人文地理,丰富物产,特色美食,就像一座有待进一步深入挖掘的存量无限丰富的巨大宝库,期待着大家去开采并提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