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粽子(刘 燕)

2019-6-6 09:07|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刘 燕 分享到:

摘要: 小时候的粽子是和过麦掺和在一起的。 那年,家里的麦子熟了,需要捎信给大舅,让大舅家的哥哥第二天来帮着收麦,一趟又一趟到大街上看,快到中午了,也没发现能给捎信的人。 “我去吧,我骑着自行车去。”刚刚学 ...

      小时候的粽子是和过麦掺和在一起的。
      那年,家里的麦子熟了,需要捎信给大舅,让大舅家的哥哥第二天来帮着收麦,一趟又一趟到大街上看,快到中午了,也没发现能给捎信的人。
      “我去吧,我骑着自行车去。”刚刚学会骑自行车的我,看到妈妈一脸的焦虑,自告奋勇去跑腿。“你行吗?上沟爬崖的……”“行,到了大舅家我就说,大舅,我妈让我来送信,让我大哥哥开着拖拉机去割麦子。”妈妈犹豫再三,没有更好的办法,到街上买了斤油条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忐忑不安地看着在“大梁”上扭来扭去的我慢慢地转了弯儿。
      第一次独立执行任务,心里略微不安,但很快被驰骋的兴奋掩盖了。上崖头拼尽全力,手像管钳似的牢牢地握住车把,两腿像压跷跷板一样,此起彼伏,每一上、每一下都是艰难的,呼吸非常剧烈,肋骨似乎有些疼,爬上至高点,瞬间轻松起来,额头上的头发吹起来了,风凉飕飕地穿过衣服,自行车越来越快,车把抖得厉害,手握得更紧了……几个回合的起起伏伏之后,平安到达大舅家,耳聋多年的姥爷看到“从天而降”的我,眼睛似乎也不好了,翻来覆去端详了很长时间,才确认了我是独自骑自行车来的事实。
      见到大舅,说明来意,大舅问:“什么时候去?”我傻眼了,只想着让大哥哥开着拖拉机去我家,怎么就没问问哪天呢?地点、人物清楚了,关键的“时间”怎么就忽视了呢?过了一小会儿,大舅对姥爷说:“我估摸着是明天,要是不是明天,不用让小外甥来送信儿。”
      信儿送到了,我却不打算返回,从小在大舅家长大,来了就不想走。妗子怕我私自住下,我妈挂念,又到处托人捎信儿给我妈,说我住一宿,明天跟着大哥哥割麦子的拖拉机一起回去。那天找谁捎回的信儿,我不记得了,只记着妗子和表嫂泡了满满的一大盆黄黄的黍子米、一小盆白白的糯米,泡好的红枣和花生盛在瓢里。
      包粽子,我第一次见,长长的芦苇叶,椭圆形的“菠萝叶”,一条一条的玉米皮,在手中绕来绕去,几下就成了鼓胖胖的粽子。包完所有的米,天已经黑了,拿柴火、添锅、生火,风箱“咕咚呱嗒”地响个不停,过了很大一会儿,屋里屋外飘荡起粽子的香味。
     第二天一大早,妗子把头天晚上煮好的粽子分的一小堆一小堆的,一份儿由表嫂提着去城里看年前结婚的表姐,一份儿由表哥带着去我家,一份儿分给左邻右舍,让老人、孩子们尝尝,形状不如意的一小份儿留下来,自家人吃。
      吃了早饭,大哥哥发动起拖拉机,大舅把可能用到的镰刀、绳子等放到了车斗里,大哥哥把我的自行车五花大绑固定结实后,准备出发,我究竟是坐在“拖拉机头”上还是坐在车斗里,全家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坐在“拖拉机头”上,颠得轻些,但担心我扶不住掉下去,坐在车斗里保险,但颠得厉害,反复权衡最终决定让我坐在车斗里,大舅不放心,也跟着去,顺便帮着收麦。
      拖拉机腾腾腾腾地跑在乡间的小路上,我不由自主地剧烈运动,往日平坦的小路,怎么就颠簸得这么厉害?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坐拖拉机了。
      终于到家了,从拖拉机上下来,浑身像散了架,耳朵轰隆隆的,嘴也不听使唤,走在地上,轻飘飘的。
      妈妈看到大舅来了,感动得眼圈泛红,又看到提着的一大包粽子,急得有些发火,“怎么拿这么多来?先去看世玉(我表姐)!”大舅说:“您嫂子都分好了的,待会儿拿几个给他表奶奶尝尝。”大舅只要到我家出门,都想着我奶奶。
      一年又一年,自我感觉还是孩子,环视周围,却发现已活成了油腻的中年人。端午节在麦收的季节如约而至,清醇的粽子香没有变,浓浓的亲情也没有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