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难忘那时麦收忙(张法启)

2019-6-11 11:27|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张法启 分享到:

摘要: 走在老家的田间,望着被风吹动的金色麦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过麦时的情景,在我脑海里渐渐浮现了出来。 眼看着麦子一天黄起一天,芒种就到了。我的老家,属丘陵地带,麦子的成熟相比洼地里的麦子熟得稍微早些。 ...

    走在老家的田间,望着被风吹动的金色麦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过麦时的情景,在我脑海里渐渐浮现了出来。
    眼看着麦子一天黄起一天,芒种就到了。我的老家,属丘陵地带,麦子的成熟相比洼地里的麦子熟得稍微早些。“芒种三日见麦茬”,每当这时候,父亲就和村里的乡亲一样,开始忙碌着,拾掇家什、磨好镰刀,把闲置的小推车再叮叮当当紧巴一遍,轧场院、拉碌碡,一遍又一遍,碌碡褁子也吱嘎吱嘎欢快地叫着,轧好场院,趁着麦子还欠点火候,这个时候,不管家里宽裕的,还是日子紧巴的,都要蒸上几锅饽饽、烙下几摞饼、摊上几摞煎饼,趁空闲赶个集买点过麦吃的现成货来增饭量、壮体力,像咸鱼、虾皮之类的,算是过麦的农忙准备了。“三麦不如一秋长、三秋不如一麦忙”,说的就是过麦时节紧张而又繁忙的过程,用老家人的话说,过个麦,腚沟里都撵出火来,小麦的收获是个急活,来不得半点马虎,季节不等人,从割麦子到晒干入囤就那么几天,割早了半生不熟,影响产量,靠时间长了,怕麦子熟掉了头,用镰刀一碰,麦穗头子就折断掉到地下,麦芒翘着很是扎手,再弯下腰捡拾麦穗头子,既费工夫又扎的手生疼。那个时候的农村学校有麦假,都会放个十天八天的,以帮助家里麦收,一些学生自然而然就成了收麦时节的小帮手。
    割麦子是个苦差事,不像现在的机械化,轻松自在。经常割的、有经验的老把式还将就,就是那些半大孩子,对他们来说,过麦就是遭罪了,腰弓的像虾,手揽麦子往前怀拉,还要手快眼明,一慢了,麦子就散了把,又直挺挺地回到了原位,顶多割个三把两把就直直腰,腰那个疼啊,再割几下,再直直腰。割麦子大人一般都是一人一畦的,会干的孩子有时一个人也会一个麦畦子,不会的生手,割得慢的,就会两人一个畦子,一般是一前一后,拉开距离便于镰刀来回收放,也有利于安全,避免被镰刀伤着或割着。麦子割完捆成麦个子用小推车、地排车、人挑等方式拉到场院,大娘婶子嫂子们就开始用镰刀轧麦穗头了,一块有槽沟的长形木板和铁齿木把梳子,一把磨得寒光四射的镰刀,就是她们的“武器”了,夹在槽沟的镰刀似利剑,只见麦穗头“铛铛”碰镰之时,哧的一声,穗落秸断,不等日头晌午,每个人面前的麦穗头就堆成了一座座金黄色的小山。
    那时候的人,包括孩子,都知道粮食的金贵,为做到颗粒归仓,捡拾落在地里的麦子就成了孩子们的营生,有挎筐的、提袋子的、手拿小绳的,各自奔向自家的麦地。麦收季节,天气闷热、干燥无风,拾麦穗的孩子们不一会儿就热得汗流浃背,纷纷找个树荫凉躲躲,没有了刚开始下地时的英姿雄风。谁家的孩子谁不疼,特别是那时候的农村条件还是不行,父母看着孩子从麦地里出来热得那个样,心疼的不得了,掏出装在裤兜里皱皱巴巴的几毛钱,给孩子买根三分五分钱的冰棍就是很好的奖赏了。
    过麦打场也是麦收的关键,打场白天热,晚上凉快就好受多了,那时候脱粒机少,得排号轮着,延着什么时间就什么时间,打场得好几户搿伙,分工明确,连续性强,缺一耽工、耗时,大家就铆足了劲儿干,有往脱粒机续麦穗头子的、有端簸箕的、有扫麦糠的,忙而不乱,紧张地忙活,天将放亮时,我们这几个户的麦子就脱粒完了,大家总算松了口气,再看看那场院上吧,麦秸垛旁,麦糠堆边,树底下东倒西歪地躺着打麦场的人们,真是累坏了。打完场就要晒麦子了,晒麦子前,还要把麦子里的杂质扬净,扬麦子是个技术活,懂门道的人都会看风向的,顺着风,既省劲,麦粒又扬得干净,不懂的人站的位置不对,风向一变,自己就会扬自己一身麦糠,满头带脸的,一身刺挠。晒麦粒子时就有些享福了,麦子堆在场院中间,摊开弄匀、厚薄一样,火辣辣的日头直射,热得看场院的孩子们都躲在自己用鲜麦秸盖起的小屋里凉快,晒麦子得晒好几天功夫,碰上天好,人就少受些折腾,晒麦子就怕变天,一块乌云上来,一阵雨,人们就一阵手忙脚乱,刚把薄膜盖好,太阳就钻出云层,天又晴了。
    新麦子入了囤,孩子们又去了学校,短暂忙碌、紧张又愉快的麦假就这样结束了。再看看现在的麦收季节,从割麦到脱粒到装袋,已全部是机械化了,而且都是在麦地里完成的,昔日劳作的父老乡亲也告别了挥汗如雨、酷暑难耐的劳动场景。麦子从种入土地,到金黄飘香,它既见证了历史,也见证了我们伟大祖国变化的日新月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