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麦 香(白龙刚)

2019-6-11 11:32|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白龙刚 分享到:

摘要: 之前极不喜欢布谷鸟。它的叫声被我们当地俚语谐音为“光棍好苦”,本来就悲悲戚戚的叫声再加上这哀哀怨怨的苦诉,孩子听了是绝不会喜欢的;后来读了书,看到杜鹃啼血的故事,便不是不喜欢了,升级为愤恨——这愚笨的 ...

    之前极不喜欢布谷鸟。它的叫声被我们当地俚语谐音为“光棍好苦”,本来就悲悲戚戚的叫声再加上这哀哀怨怨的苦诉,孩子听了是绝不会喜欢的;后来读了书,看到杜鹃啼血的故事,便不是不喜欢了,升级为愤恨——这愚笨的鸟,不分白天黑夜,一味地叫,——吐血——死了——活该!

    其实这都不是怨恨这鸟的主要原因,更主要的是杜鹃啼叫时是麦子成熟的节气。麦收是一年里重中之重的大事,是农事中最重要的战役。于是忙起来。能干活的人都动员起来,学校里要安排一个短的收麦假;与忙麦同步的是天气,那太阳从地平线出来就充满了激情,爬上三竿高时开始烘烤,老长的一个午间那是火辣辣地炙烤呀,这样的热别说是干活,就是在屋里待着都难过。
    麦收如同一个程序繁琐的节日,须一步一步缺一不可地进行。
    先从打麦场开始,往年的麦场把土浅浅地翻了,泼了水,待到干湿适度,人在上面拉着有纹路的碌碡吱呀吱呀(碌碡与箍子的磨擦声)地转圈,待压实了,换成一个更重但表面平滑的石磙再吱呀地转,显然比碌碡沉。直把一块土场地压成类似水泥抹成的场院。为了场院不干裂,要先在上面撒上细沙和陈年麦糠再碾压,因为干裂的缝隙会漏下麦粒,所以防干裂是很伤神费力的。在烈日下拽着一个沉重的石磙迈步,其滋味可想而知。
    麦场压好后,就等着麦子上场了。这时的太阳更暴躁了。麦熟三晌。那些成片的麦田得了这号令,只在某个晌午悄悄变成了灿阳的金黄,就可开镰收割了。这时,人真的很纠结,晴天太热,阴天怕下雨。为确保麦子圆满收下来,只得早起晚归,中午顶着烈日抢收。我尚不能下地割麦时,家长会安排我在麦场边缘的树荫里瞧着,以防自家或街坊家的鸡溜到麦场上乱刨。及至能割麦就正式加入麦收一线了。虽然割不了多少,用大人的话讲:割一点少一点。
    弯腰,弓背,伸出镰刀将麦棵揽住,从根部向回收镰,手、肘、肋共用把持住割下的麦棵,放齐整。好几把,凑一捆,捆上。用不了多久,脸上、手上、手臂上就多了一层黑垢,脸上的汗带着黑流下来,伴着周身的刺痒,再拿手搔痒,这黑就在身上极不自在地扩散。
    传说有一种收割机,经过之后就可收获净的麦粒,于是就盼望能来一台这样的机器。好像天方夜谭。有一天果然真得来了收割机,是只能把麦子割倒的那种,它只解放了镰刀,人还得把麦子捆了,运到麦场上脱粒,即是这样那也加快了麦收的进度。有一年,机器割倒了我家满地的麦子,天气预报说次日有大风,就怕割倒的麦子会被大风卷走,于是全家人加上我们的老牛忙活了整整一夜,好歹把麦子运到麦场里。人困牛乏,天亮上后只想饱饱地睡一觉,可是那叫了一整夜的“光棍好苦”还在叫,对此鸟的愤恨油然而生。
    父母更睡不踏实,象征性地躺了一会儿,母亲便催促父亲去找脱粒机去了。
    麦场上的杂活基本都属家庭主妇,像我母亲。成捆的麦子,要用铡刀把麦穗铡下来脱粒,这大约是为了节省脱粒的时间,因为脱粒机是按时付费的。麦子脱粒后,母亲一边翻晒麦粒,一边把那些铡下来的麦秸精拣一遍,把遗漏在里面的麦穗拣出,晒在场院边角,也把长的麦秸也拣出一些来,做成草苫,那是给麦秸垛做的蓑苙,防雨。麦秸是取暖烧饭的燃料。
    收割后的麦地也能捡回一些麦穗,母亲把它们与麦场边角的麦穗一块用木棒棰敲了,簸箕簸了,收获一些麦粒,往往母亲会惊喜地说:“看,一家人能吃好几天呢。”
    麦场的乐趣从响起木锨声开始。麦收进入收尾,没有什么重活了。木锨将麦粒迎着风匀匀地撒成一条线,风把里面的糠吹出来,麦粒落到麦场中央,沙沙的声音像春雨般的甜润;麦粒入仓后,可以美美地睡一觉了,布谷鸟再闹心也懒得理会;很快就可吃到新麦了。用新麦面粉烙几张饼,蒸一锅馒头,做几碗面条,包一顿水饺,饱餐是对一家人最好的分享。当然还有一个乡俗,是在农历的六月初六之前,拿新麦面的饺子去先辈的墓地祭祀一番,让浓浓的麦香回溯到很久以前。
    而今联合收割机果真来了,它轰隆着走一阵,大片的麦田即被收割完,麦收变得如此简捷。布谷鸟的叫声也变得不再讨厌,不变的是久久积郁在心田的麦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