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家乡婚俗的巨变(杜增才)

2019-7-1 07:58|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杜增才|来自: 新华网 分享到:

摘要: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芸芸众生梦寐以求的夙愿。古人把“洞房花烛”排在“金榜题名”的前面,喻为借喜事再考取功名。如今,每每看到马路上一排排、一列列宝马或奔驰迎亲的壮观场面,我思绪绵绵,又立刻回想 ...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芸芸众生梦寐以求的夙愿。古人把“洞房花烛”排在“金榜题名”的前面,喻为借喜事再考取功名。如今,每每看到马路上一排排、一列列宝马或奔驰迎亲的壮观场面,我思绪绵绵,又立刻回想起了当年家乡婚俗的情景。
      我记事起家乡的婚俗,青年男女婚姻大多数是由父母包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了铁规矩,谁都不能更改。要是谁违背了这个“规矩”,就被当作“异端”看待。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一般先由媒婆牵针引线,双方父母相互打探考察,然后请查日子的先生测算生辰八字,又以十二生肖决定男女的姻缘,如果说一方“属鸡”,一方“属狗”,那肯定是没戏了,往往认为“鸡狗”不合,难成婚姻。若男女两家都认定条件符合,双方就约定一个时日,女方到男方家相亲,进行深入沟通交流,谈谈各自的家庭情况,是否门当户对,如果双方认为合适,就订婚。假如不合适,就此罢休。一旦确定婚姻关系后,男方就立即向女方下聘礼,请专人选择一个结婚的黄道吉日,结婚日期一般选择在农历每月的“六、八、九”这几个时日,认为“顺利、发财、长久”。按照农村风俗,各自紧锣密鼓筹办婚礼,男方最关键的是准备婚房,置办家具;女方则准备嫁妆,主要包括衣被及女用家具等。那时,缝制结婚被褥特别讲究,所找缝制被褥的妇女一定是儿女双全、且与新娘同一生肖,如果本村没有合适的,就到附近村找。缝制被褥时,四角内要放红枣、花生,寓意“早生贵子”。一切准备妥当,迎娶新媳妇进门。
      待到黄道吉日,男方的迎亲队伍就立即上门,迎亲队伍一般由10人组成,其规模大小、场面繁简也依男方家庭条件而定,家庭稍富裕的用马车,一般家庭就用扎制成的农用小推车,人们将小推车打扮得特别精致漂亮,小推车的弓形顶棚是用竹篾做成,上面蒙上红毯子;里面的车桩用红纸覆盖,车桩右侧坐着新娘,左侧是新娘的梳妆用品。从远处看这辆简易“婚车”就像一朵绽放的红蘑菇。迎亲队伍班子也很讲究,最前边是吹打人员,紧后是“婚车”,由新郎推车,再往后是女方送嫁妆的人员。嫁妆也很简单,一般是嫁妆镜一个,木柜一个,木箱子一对。不管是柜、镜、箱,一律涂上红颜色,是吉庆的象征。箱子内装有衣服和被褥,条件稍好的家庭置办十多床被褥,由专人挑送,大家一路大摇大摆炫耀一番,一张张笑脸传递着欢愉的氛围。能达到这种婚礼场面,在当时算阔绰了。
      迎亲形式也因路途、交通等特殊情况而定。记得七十年代初,我堂哥迎亲时,娶得是沂水县圈里乡的媳妇,我们两村路途相距十几公里,需翻越山岭,羊场小路崎岖蜿蜒,甭说是马车,连小推车都派不上用场,只好步行。迎亲队伍从早晨7时出发,一路浩浩荡荡,到达圈里乡时已是9时许。在大家的前呼后拥下,堂嫂挎着红包裹与队伍随行,又是两个小时的跋涉,终于把新娘迎回家。在履行完简单的过门、拜堂、入洞房等程序后,而后最精彩、最热闹的场景当属闹喜房了。
      闹喜房别具一格,当时按照我村风俗,新娘盘坐在喜房的炕上,打开事先准备好的“结婚笸箩”,这个用芦苇编制的“结婚笸箩”,用红纸包装,酷似一个红坛子,这是新娘的专用品,谁也不能染指,里面装有一对喜火烧、喜糖、面鱼、面棋子等,统称“喜耍物”。现在看来这不起眼的“喜耍物”,可对当时的孩童来说太有诱惑力了。孩童闹喜房主要是向新娘索取“喜耍物”,从上午到晚上,成群结队的孩童围在炕前,就像一群蜜蜂围着一朵鲜花“嗡嗡嗡”叫个不停。他们眼睛紧盯着“笸箩”,只要新娘拿出“喜耍物”,无数双小手齐刷刷伸向新娘,唯恐抢不到。拿到“喜耍物”的孩童也不想离开,还想多捞一点,邻村甚至有的孩子也加入到队伍中。大人们则围着新郎要喜烟,都想沾沾喜气,熙熙攘攘的场景比赶年集还热闹。此事体现了那个年代物质的匮乏,人们对物欲的渴望空前高涨。对现在的孩子而言,给他们这些“喜耍物”,他们也懒得要。那时闹完喜房后,新娘累得精疲力尽。尤其是炎炎夏日结婚,新娘整天坐在炕上,由于没有吊扇、风扇等纳凉设备,致使满脸汗水直流,疲于忙碌应付,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飞速提高,婚俗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进入八十年代中后期,人们开始使用二轮摩托车或四轮小货车迎亲,结婚形式不再是单纯的查日子和算命,更趋向于选择“五一”“十一”等节假日,闹喜房也只是简单走走过场,失去了往日喧嚣气氛。
      九十年代初我结婚时,没有婚礼主持人,没有录像,更没有吹吹打打的音乐伴奏。父母为把我的婚礼举办得别具特色,精心置办了当时比较高档的席梦思床、牡丹彩电、组合柜橱一套。爱人披婚纱拍照出镜,我专门借用了单位一辆吉普车迎娶爱人,我的婚礼在那时算是非常时尚了。
      当代婚礼形式更为丰富,除了目前已被人们广泛采用的传统酒店婚礼、草坪婚礼外,旅游婚礼等,已成为婚俗的潮流。在一些人追求奢华婚礼的同时,文明结婚、绿色婚礼也成为一种新风尚。
      当今社会,手机、微信、短信、微博等通讯多么走俏和时髦,为青年们搭建起了一座座通向婚姻殿堂的“鹊桥”。新时代的婚俗,充满了浪漫、神奇和刺激,笼罩上迷人的色彩,它就像生活中的七彩板,不论踏在哪种颜色的调色板上,都会寻觅到如意甜蜜的爱情。
      对我而言,婚姻不仅仅是人生意义上的坐标,而是思乡情感的烙印。因为在我内心,家乡的婚俗是返璞归真永不枯竭的乡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