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花轿迎亲的年代

2019-8-6 10:13|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刘培林 分享到:

摘要: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以前,我的家乡一直延续着花轿迎亲的传统婚俗。直到那个特殊年代的“破四旧”开始,花轿迎亲的习俗便从此成为历史。我二哥结婚时,恰好成为俺村最后一个用花轿迎亲的新郎。 二哥结婚时,正值“三年 ...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以前,我的家乡一直延续着花轿迎亲的传统婚俗。直到那个特殊年代的“破四旧”开始,花轿迎亲的习俗便从此成为历史。我二哥结婚时,恰好成为俺村最后一个用花轿迎亲的新郎。
  二哥结婚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不久,我那时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二哥从订亲到结婚的过程,到现在我仍记忆犹新。
  订亲:我的家乡有一个习俗,即男女双方同意嫁娶后,男方需带上“四色礼”去女方家订亲。四色礼中最值钱的是一刀猪肉(老称七斤)。为了二哥的订亲礼,父母费了很多周折。父亲求亲告友,好歹凑了五斤肉票去食品站割了五斤猪肉,又蒸了二十个大馒头,买了六盒饼干、六瓶白酒,分别装在四个大箢子里,算是备齐了四色礼。
  到了去订亲这天,穿戴一新的二哥前后背着两个大箢子,另外还需找个“背箢子”的,我便成了最佳人选。我学着二哥的样子,把两个箢子用绳子连起来,一前一后背到肩上,在介绍人的带领下,前往十多里外的二嫂家订亲。
  值得欣慰的是,这天二嫂娘家人不仅没有嫌礼品少,还盛情接待了俺哥俩,中午的酒菜虽没有现在这样人的大餐,却是当时农户竭尽全力的招待。
  送日子:转眼到了第二年正月,父母决定利用农闲时节给二哥办婚事。父亲一大早带着二哥、二嫂的生辰八字去了外村一个专人给人“查日子”的先生家,经先生一番测算,定于正月二十八为良辰吉日,并用毛笔在红纸上写了两张吉日帖子,男女各一张。父亲回来后,立即去本村木匠家买了一个涂成红色的小木箱(俗名手箱子)和一块门帘板。第二天,又是我陪同二哥去了二嫂家,想不到二嫂全家人很痛快地同意了结婚日期。我和二哥也圆满完成了送日子的使命。
  请喜酒:那个年代,邻里和睦相处,村里谁家办喜事各家各户都要有所表示,送点喜礼。因为当时实在困难,送的礼品有的是几斤散装白酒,有的是一只鸡,有的是几斤面粉,即便有几户送钱的,也没有超过三元的。虽然礼品甚微,但也体现出了乡亲邻里间的礼轻情意重。
  在二哥结婚前五天,父母便操办请喜酒。那时不像现在请客去酒店,喜宴一天便结束。当时请客只能在自己家里东西里间屋炕上,放上两张长条饭桌,摆上六盘小菜,酒是用三斤瓜干换一斤的景芝散酒,炕上放一个盛烟丝的盒子,谁吸谁卷,即使这样的招待,村里老少爷们、亲朋好友也喝得兴高采烈、划拳行令、一醉方休。
  磕喜头:请完喜酒之后,紧接着便是租赁花轿,准备婚礼前天晚上的磕喜头。当时我本家二爷爷在二十里外的一个租赁花轿的赁铺“跟差”,就是跟着租出去的花轿出差,教新郎磕头。在婚礼的前一天下午,二爷爷带着一乘四人小轿停在我家门口,轿的罩衣上有龙凤呈祥、送子观音的图案,花花绿绿,很是好看。安排轿夫喝茶休息后,二爷爷便在院子里教我二哥磕头。
  晚饭后,二哥穿上赁铺带来的服装,披红戴花,俨然一个戏剧中的状元。二哥上轿后,我在前面打着灯笼,一个本家哥哥拿着一块一米见方的红毡,轿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孩子。在哥哥的带领下,磕喜头正式开始了。
  按照顺序,先给本家族辈分最高的长辈开始磕,本家族磕完后,再给外姓德高望重的长辈磕。每到一家,我就打着灯笼在门口高喊:“磕喜头啦!磕喜头啦!”
  进入各户大门后,二哥需昂首挺胸,步伐稳重,接受磕头礼的长辈已在堂屋门口站立迎候。我打灯笼照着,二哥把红毡铺好,便用优雅的姿势恭敬地给长辈磕三个头。据说磕头的讲究是神三鬼四,看来长辈是被当神一样敬奉了。磕完喜头以后,婚礼前的程序便结束了,只等明天迎亲举办婚礼。
  迎亲:结婚这天,男方去女方迎亲和女方到男方送嫁妆(老家叫下颜房)几乎同步进行。女方会提前在本村找两个相貌端正英俊、言谈举止得体的外姓青壮年作为送嫁妆的人选,目的是不能给女方娘家丢脸。
  其实那时穷得也没什么嫁妆陪送,无非是两人一人一根担杖,一头挑着一个手箱子,里面盛着女方家炒的棋子、花生等,一头挑着一个筛子,筛子里面装着女方陪送的褥子、被、过门门帘和女方亲友送的几个脸盆,几把暖水瓶儿……
  那个年代结婚,新媳妇过门要等到天黑。太阳还没落,村里路边上就站满了翘首以待看新媳妇的人群。我家院子里,一张三抽桌上挂上了红色的线毯,桌上早有一对燃起的红蜡烛,父亲母亲笑容满面端坐在桌子前边等盼着新郎新娘的跪拜。大门上“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大红喜联闪闪发光,真正是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
  一阵由远而近的鞭炮声响起,花轿在大门口停下,从赁铺带来的红毡从轿前一直铺到院子里,二哥仍是状元打扮,怀抱一个用红绸子结成的绣球,缓步走到轿前,掀开轿帘,只见二嫂凤冠霞帔,头顶罩头红,恍若皇宫的娘娘。二哥把绣球一端的绸子交到二嫂手里,他自己牵着另一端,让绣球在正中间,二哥引领二嫂到院子里,行三拜大礼后,携手步入洞房。随之,满院子看新媳妇的大姑娘、小伙子、老婆娘、小媳妇一齐涌入新房闹洞房。到此,婚礼也接近尾声。
  至于大伯哥踩喜床、压过门砖、填枕头,小叔子向新娘身上扔枕头等婚礼习俗,因篇幅所限,我就不一一详叙了。
  现在,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的大幅度提升,当今的婚礼规格已越来越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婚礼的流程也逐步变得多样化。过去的迎亲花轿,也演变成了现在的迎亲车队,并且车辆的档次也越来越高,基本上都是宝马、奔驰等高档车,婚礼场地布置也更加喜庆惹眼。但不可否认的是,花轿迎亲的年代,在家乡婚俗历史的长卷里也曾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