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和岳父在一起的日子(三)

2019-8-6 10:15|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孙树楠 分享到:

摘要: 岳父脾气有些倔,不顺心,就发脾气。倒是岳母,平和,慈祥。岳父母结婚五十周年纪念,我们都回去了。路上,我对妻说,回去后凡事都让着爸,他年纪大了,可不敢和他顶嘴。妻答应着。可是,在家里待了几天,还是难免地 ...

岳父脾气有些倔,不顺心,就发脾气。倒是岳母,平和,慈祥。岳父母结婚五十周年纪念,我们都回去了。路上,我对妻说,回去后凡事都让着爸,他年纪大了,可不敢和他顶嘴。妻答应着。可是,在家里待了几天,还是难免地要起点冲突。妻的脾气随岳父,爷俩容易较真。 有一次,妻自己回去,晚上回来晚了一点,没带钥匙,敲门,岳父开的门,自然少不了一顿数落。妻说:“我也这么大了,爸还骂我。有些委屈。” 都说,人老了,反而会孩子气。我们离得远,时间长了不回去,岳父就会念叨。每次听到我们要回去,更是不停地算着日子。老人的心,都如他一样吧。 孩子在上海工作,岳母和妻说:“你爸说,大孙子在上海,要坐飞机去上海看看。”妻说,好啊,我们一起去。可是,岳父年纪大了,身体不便,一直还没有成行。 已经八十多岁的岳父,不再像以前那样喝酒了,喜庆日子时,象征性地呡一口,开心地笑着。 听到岳父去世的消息时,我感到很吃惊。前几天,岳父有些不舒服,吃不下饭,大家都劝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岳父还不愿意去。我给他打电话,嘱咐他多吃饭,好好休息,还和他开玩笑说,要不吃饭时喝一杯。岳父说,不喝了,早就不喝了,身体不行了。听起来,岳父的情绪还好,说话的底气也足。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天,岳父就离开了我们。 对于亲人的离去,我内心极度地脆弱。放下电话,我自己坐在沙发上,流泪流了好久。前年父亲去世后,我经常会想起与父亲相处的日常,那些温暖的日子,简单朴实,那些细节常常让我悄然泪流满面。现在,生命中的两个父亲都走了,心里的空落,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我们买了能买到的最近的一班火车票,连夜往回赶。妻因为悲伤,一路上很少说话。到家时,楼下摆满了亲朋好友送来的花圈,一些帮忙的人站在楼道口。不是往日回来时的气氛,那种压抑让我难受,我的泪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家里人很多,岳母看上去还好。见到我们来了,招呼我们休息,吃饭。八十多岁的人了,经历这样的离别,让我们担心。 岳父的葬礼请了专职的白事司仪,一切事情安排得井然有序,也免了我们在极度的悲伤中会有些照顾不周的事情出现。 殡仪馆的乐队,奏着哀凄的曲子。岳父穿着新买的长衣,静静地躺在花丛中,表情平静,似是安静地睡着了。可是,无论我们怎样地呼唤,他都已经听不见了。天地永隔,再无相见之日,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别离更让人伤感。 已经经历过多次和亲人的别离,自认为坚强了许多。可是,当最后的一刻来临时,我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 生命原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坚强,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离开,任是什么力量,也无法挽留。有时候想,生命有来处,自然也会有归处,来是喜,归也不必悲,可是,谁又能真正地做到如此坦然。一世的情,几世的恩,岂是几句轻巧的话能够说得清,道的明。 再过几天,就是岳父的五七。据说,死去的人会在这一天回家,最后看看家人,然后去投胎,或是去阴司居住。当地的习俗,五七这一天,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会来,会有一个很隆重的仪式。岳父看到,或许会欣喜吧。 岳父,一路走好。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