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想念恩师黄剑辉

2019-9-10 10:18|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朱常友 分享到:

摘要: 一九六五年,我考入安丘县第一中学高中部,编入十级一班。黄剑辉老师给我们教代数课,他是我自上学以来所遇到的诸多老师中,最优秀的代表。 黄老师,是福建厦门人,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安丘一中。他,一米八 ...
  一九六五年,我考入安丘县第一中学高中部,编入十级一班。黄剑辉老师给我们教代数课,他是我自上学以来所遇到的诸多老师中,最优秀的代表。
  黄老师,是福建厦门人,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安丘一中。他,一米八多的高挑个,方脸,下颌略尖,高鼻梁、大眼睛,两道长长的浓眉尖端恰到好处地向下略弯,浓密的头发乌黑发亮,白皙的面庞总是那么笑容可掬、和蔼可亲!他的第一堂课,就把我们折服了。一登讲台,他先向学生们微笑颔首、点头示意:“同学们好!我叫——”随即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黄剑辉”三个规规正正而又洒脱流畅的大字。
  黄老师的授课,总是那样轻松自如,面带微笑、皓齿略露,一口纯正流利的普通话舒缓有度;成竹在胸、从来不看课本,他上课时条理清晰、脉络分明,板书正规、纲目简洁;内容表述前导后引、环环相扣,抑扬顿挫、引人入胜。一堂课下来,仅用约20分钟,余下的时间,黄老师便缓步巡堂、鼓励发问,唯恐学生存疑。
  恩师啊,听您的课,心里是那样的透亮、舒畅,简直是莫大的精神享受啊!
  “文化大革命”期间,黄老师被批斗。恩师啊,您的屈辱学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眼在流泪、心在流血啊!老师,您还记得那个不惧阻挠去看您、只叫您一声“老师”就泣不成声、不能自抑的学生吗?我永远忘不了。您强撑起重伤的身躯、抚摸着我的头、给我擦着泪、反来安慰着我。那声音仍是亲切、柔和,却带着凄楚、哀怜。
  “文化大革命”后期,各公社普及高中,黄老师到了我的家乡官庄中学任教。我也回家当了个民办教师。那时,每周六下午便到老师任教的高中,召开全社教师会议,我有幸常与恩师见面。恩师永远是那样的和气可亲、嘘寒问暖,时常让我到他的家中做客,而靠工分的我每每只是两手空空。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黄老师调回了原籍。安丘一中90年校庆,黄老师与夫人郭老师风尘仆仆从厦门飞来,寻找那奉献给了安丘人民教育事业的刻骨铭心的青春。在满园喧嚷的人群中,我急急地寻找恩师,倒是恩师先认出了我,亲切地喊着:“朱常友!”把我拉到身边,紧紧揽着我。我叫了声“老师”,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之后,我恳求老师夫妇俩多住几日,老师说:“不行啊,从青岛到厦门的机票都买好了。”遗憾啊!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再未见恩师。我恨自己没有问明恩师的详细地址。屈指算来,恩师也该八十多岁了吧?我这当学生的也已是古稀之人了。
  当今社会,“让教师成为全社会最羡慕的职业”已成为现实,尊师重教如今已真正得到了落实,祖国的教育事业进入了蓬勃明媚的春天!我们由衷地为祖国繁荣的今天喝彩,真诚地为祖国明天的富强祝福!
  人老怀旧。每每入夜难眠,便想起我的恩师;在梦里,常有恩师的音容笑貌——多想让恩师再抚一下肩头。醒来,已泪湿枕巾。
  我的恩师——黄老师,祝您全家幸福、健康长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扎根的记忆下一篇:一张奖状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