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一张奖状

2019-9-10 10:22|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白龙刚 分享到:

摘要: 上学时我也获得过不少“三好学生”的奖状,最值得说道的还是初一第一学期年终拿的那张。 那时不比现在,奖状满天飞,各种名目的都有。那时需要通过全班同学认真地投票选出,以票数得多的再加老师的综合考量才能获得 ...

上学时我也获得过不少“三好学生”的奖状,最值得说道的还是初一第一学期年终拿的那张。 那时不比现在,奖状满天飞,各种名目的都有。那时需要通过全班同学认真地投票选出,以票数得多的再加老师的综合考量才能获得一个“三好学生”的称号,然后得到一张奖状的荣耀。我因为得了我们班主任周老师的关键一票,从而进入了“三好学生”行列。 我从一个偏僻的村庄小学升入镇中心中学,如同井底之蛙一下子跳出了井口,校园之大,人数之多先是让我傻眼了好几天。经过几天的熟悉,那些陌生面孔很快成了要好的玩伴。 一天,也许在教室里玩得太忘我了,周老师在背后叫了我好几声才听见,他脸上带着怒气,盯着我。我心里不安了。 第一次见到他,我就对他心存忌惮,因为他长相很凶,体态略胖,脸上有横肉,好像不会笑。他还是天生的卷发,即便是留了短发,看上去也是乱蓬蓬的。因为他不怎么笑,所以他的目光看上去也总凶巴巴的。而且他不会讲普通话,土语听着很粗犷。 我被他逮个正着,我想这下完了,他会不会用那把大尺子打我手掌?我玩出来的汗水伴着惶惶的汗水直流。 他把我领到讲桌前,低头翻开几个作业本。教室里安静极了,我感觉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灼得我面红耳赤,不敢抬头,汗出如浆。 老师问了一句:“上节课要求背诵的那段,背熟了吗?”我嗫嚅着说背熟了,极没有底气。老师说:“背一遍。”他依旧在翻作业本。我极不流畅地背了一段课文。他说:“不算熟呵!”语气平和。他抬头扫了一下全班,然后说:“其他同学继续背诵课文。”教室里一下沸腾起来,同学们不再聚焦我,我稍稍放松一点。周老师指着我的作文本一处用粗重的红笔打了圈的地方说:“你看,‘常常经过’的‘常常’你都写成了‘长短’的长!”他又翻开了另几科的作业,也是类似的问题,周老师又说:“字错了也罢,你看看这字多潦草,写对了也不认得!”他摇摇头,盯着作业本,好像自言自语地说:“可惜了这些乡村孩子!”然后抚摸着我的头说:“你可得努力改掉这些缺点,要知道你是你们村成绩最好的,在咱们班仅算中游水平。能改吗?”我点点头。他又说:“课下可以玩一会儿,但不能太投入,把作业本拿回去改错吧。” 接下来的日子我是受到了特珠待遇的。每个课间几乎都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改各科的作业错题。对于这种有针对性的行为,我心里极为不平,却又无可奈何。不过眼见的是学习成绩的提升,尤其是我字迹的向好。我的字一直不好看,可能做到一笔一划,清楚可认,这与那段时间的强化训练有直接关系。 老师的付出换来了我多方面的进步,成绩好了,纪律好了,年终考试我成了一匹黑马,一跃进入尖子生系列。由此在评选“三好学生”激烈的竞争中,周老师说:“我作为我们班的一员我也有投票权,我把这关键一票投给……”他拿起粉笔在我的那组“正”字中添了一笔,由此我以多一票的微弱优势被评为“三好学生”,从而获得了那张终生难忘的奖状。 在我升入初二后,周老师不知道被调到哪里去了,至今未曾见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