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三十五年前的乘车遭遇

2019-11-19 08:50|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高星云 分享到:

摘要:   1984年7月底,我在济南军区参加一个培训班,结业时领导批了我两天探亲假。这是我当兵两年第一次回家探亲,当然归心似箭。一大早,我就来到济南火车站南面的联运汽车站。汽车站每天发往潍坊的车只有四班,八点半 ...

  1984年7月底,我在济南军区参加一个培训班,结业时领导批了我两天探亲假。这是我当兵两年第一次回家探亲,当然归心似箭。一大早,我就来到济南火车站南面的联运汽车站。汽车站每天发往潍坊的车只有四班,八点半左右我终于挤上了车。   那年代,所谓的长途汽车就是普通的客车,里外都很破,硬座,不用说空调、电视、矿泉水,甚至连车玻璃都不全。就是这样的车,每辆也都满员。那时没有自驾车,人们探亲、出差,一般的都是坐长途汽车,只有较远的才坐火车。    汽车刚开动,就听临座的大哥说,到潍坊得下午一点多。我在盘算:到了潍坊,立刻去找发往安丘的车,到安丘得下午三点,然后我租个自行车,最多一个小时我就会赶到老家。在家住一宿,第二天再陪父母一上午,吃完午饭再返程,估计晚上十点前就能返回部队。想想这次探亲虽然来去匆匆,在家最多陪父母一晚上加一上午的时间,但对于我来说很满足了,因为同年入伍的战友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九点多汽车出了济南城区,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到潍坊走的是省道。当时的省道路面窄、坑坑凹凹,汽车跑不起来,而且还颠簸得很。十一点半左右,汽车到达淄川东的一个岭顶时突然熄火,大家急忙问司机师傅咋回事,司机说车出故障了。他让大家先下车活动活动。三伏天烈日当头照,烤得人身上火辣辣的,路边连个树荫都没有,没处躲没处藏。司机满头大汗地检查着车,几个热心的乘客也在帮着忙,有的乘客本想向司机发发牢骚,但看到他满脸油污,浑身汗水,也就不忍心了,大家都盼着司机快把车修好。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车子还是没修好。三十五六度高温下,乘客们坚持不住了,大家各自想办法解热、解渴、解饿。路上半天不来一辆车,偶尔来一辆,我们一起向司机招手,人家连停都不停。路上连个修车铺也没有,怎么办?乘客和司机都在想办法,总不能困在这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岭顶上啊。司机说:“要修车,看来只能请求车站派修理工来这里修了。”可那时没有移动电话,根本没法联系。天色渐暗,大家越来越着急。司机安慰大家说:“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只有截过路车,我今晚一定想办法把大家送到潍坊。”听了司机的话,大家心里稍微安慰了些。他在路中间开始拦截向东跑的客车。半天来一辆,来了人家也不停,就在我们再一次要失望的时候,一辆济南跑广饶的客车主动停下了。大家好像盼来了救星,围了过去,了解情况后,那辆车司机答应我们这车人先跟车去广饶,等广饶乘客下车后,再把我们送到潍坊。看来这也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于是我们挤上了去广饶的这趟车,大家心里总算舒坦了些,毕竟今晚不会困在这野岭了。   汽车一路颠簸地到达广饶汽车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广饶的乘客下车后,司机去请示了值班站长,十分钟后开车拉我们直奔潍坊。晚上十点多,汽车到达潍坊。我被迫在潍坊军人接待站住了下来,想想这一天的遭遇,心里窝囊、委屈,可好歹明天还有半天的时间跟父母在一起。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到火车站附近坐上了去安丘的客车,尽管等了很久才发车,但在早上七点多我就赶到了安丘。在车站旅馆我花了五块钱租了一辆自行车,加速往家奔。三十多里路用了半个多小时。一路的疲劳当见到的年迈父母那一刻,全消退了。父母见到我这个“不速之客”又惊又喜,但当我告诉他们,我吃过中午饭必须返回部队时,母亲眼睛湿润了,惊讶地问:为啥假期这么短?我撒谎说,是出差路过,部队纪律严格,要按时归队。通情达理的母亲说,那该走就得走,不能违反纪律。听了母亲的话,我哭了,虽有些恋恋不舍,但更多的是对昨天旅途遇到麻烦的委屈和懊悔。吃过了中午饭,我告别了家人,又踏上了返回部队的旅途。    三十五年前的这个故事,现在听起来有些荒唐和不可思议。可在社会经济落后的那个年代,发生这样的时是正常的。三十五年后的今天,社会经济和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出行要么自驾车,要么坐动车,即使坐长途客车,也都是宽敞、舒适、豪华的大巴,里面有空调、电视、矿泉水,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功能齐备的服务站不到百里就一个;行车途中遇到什么麻烦,打一个电话,服务、救援人员立马就会赶到。高速路上车如飞梭;从济南到潍坊,坐动车一个多小时就到,即使坐大巴车也不用三个小时,到济南办事一早出发,中午返回不耽误吃饭。这一切,三十五年前连想都不敢想。三十五年来交通运输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不正是伟大祖国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缩影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