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我见青山多妩媚(一)

2019-12-12 09:06|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牛钟顺 分享到:

摘要:  1 《诗经》生长的地方,最适合生命生长。 ——题记 锣鼓响起来的时候,夜幕就降临了。这是开场前的热身锣鼓,专为吸引观众而击打的。冬天的天黑得早,可我总觉得这夜幕是我们用锣鼓敲下来的。我所说的我们,是我们 ...
 1 《诗经》生长的地方,最适合生命生长。   ——题记

  锣鼓响起来的时候,夜幕就降临了。这是开场前的热身锣鼓,专为吸引观众而击打的。冬天的天黑得早,可我总觉得这夜幕是我们用锣鼓敲下来的。我所说的我们,是我们四个负责打锣鼓的人。作为舞台文场武场总指挥,鼓槌自然是掌握在我的手里。其余的三人,一个执大锣,一个执小锣,一个执“哐叉”,随着鼓槌的起落变幻,就灵巧地打出了各种花样的铿锵作响。
  生产大队的社员们,早已被这一通接一通的锣鼓声所撩拨。特别是那些半大不小的孩子,根本顾不上好好吃晚饭,就提溜着小板凳和马扎子跑来“占埝儿”了。有的甚至用树枝或石块划出领地,一如那美猴王用金箍棒给师傅和师弟划界一般,不过美猴王划的是个“圆”,而孩子们划的是个方形。
  汽灯也早已点起来了,照得舞台上下铮明瓦亮。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电,家家户户晚上照明用的都是煤油灯。所以,汽灯就是个稀罕物,点汽灯也自然是个技术活。由此,那个专门负责点汽灯的大男人,还会藉此收获好几个女粉丝呢。
  农闲时节的正月天里,也正是闲着“耍”的时候。刚过完春节加上忙碌了一年的社员们,除了白天走亲访友、喝酒捞肉之外,业余时间的精神生活,就基本靠我们的演出来提供了。见用半干不湿的泥土堆积起来的舞台下面,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人,这些七大八小的观众们,也早已等得快耐不住性子了,我们的演出也就正式开始了。
  “鸡叫三遍快明天,穿上衣服去扛锨。为给人类做贡献,大寨田里去参战。”表演唱《老两口争修大寨田》谢幕后,紧接着就是独幕戏《新的家法》。这一幕小戏,讲的是农村生产队粉坊的事。那时几乎每个生产队都有粉坊,在粉坊干活的,一般都是做事利索的人,不多,一般就是三四个。主要做粉皮,鲜有做粉条,粉丝直接做不了。所以这节目当属源于生活,也有较强的针对性。没有现成的脚本,是村内文艺骨干分子西顺哥,用一个昼夜写出来的。最后的压轴大戏,自然又是茂腔版《沙家浜》。只听金秀姐扮演的沙奶奶与西顺哥扮演的郭建光正在对唱:“要你们一日三餐九碗饭,一觉睡到日西斜。直养得腰圆膀又扎,一个个像座黑铁塔。”“驰骋江南把敌杀,消灭汉奸清匪帮,打得那日本强盗回老家。等到那云开日出,家家都把红旗挂,再来探望你这革命的老妈妈!”
  许是条件反射的缘故,我的肚子又开始咕噜起来。我也想一日三餐九碗饭,我也想壮得像座黑铁塔。可是自从吃了早饭以后,这都快一整天了,至今还汤水未打牙呢。不只是我,参加演出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样子。他们的肚子,这时恐怕都咕噜得比我还响。
  这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村里组织成立了庄户剧团,由颇有表演才华的炳祥大爷爷领头,利用冬天夜晚排练好了节目,眼巴巴专等年后集中释放。一般是大年初一在本村演一场,然后从大年初二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方圆二十华里之内的村庄,基本都要去演一个遍。白天先派两个人外出联系打前站,下午就带上道具和京胡、二胡以及锣鼓家什集合出发。一律靠步行前往的二三十人的队伍,看上去也是浩浩荡荡的。
  点灯熬油地费了这么一大顿“事”,目的只有一个:演出完后饱餐一顿猪肉炖粉皮。就在我们演出正酣的时候,前往演出的生产大队的队干部,早已安排了三两个饭食做得好的中年妇女,和面擀单饼和烧火炖粉皮了。一等演出结束,饥肠辘辘的我们,根本顾不得洗脸卸妆,立即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满满一大八人锅或十人锅的炖粉皮,和近一尺厚的一摞饼,不大一会儿就被“风卷残云”了。几乎一天不吃饭,就为这顿炖粉皮,就为这时吃个肚儿圆。如此这般,基本能管一天不害饥困。如此持续十几天,一日也不舍得落下。然后,盼来年。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下一篇:家乡的水湾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