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家乡的水湾

2019-12-12 09:07|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拌 饭 分享到:

摘要: 我们村有一个质朴的名字,叫韩家庙子。既有“庙”又带“子”,我觉得土气得很,小时候很不情愿跟别的同学介绍我们村。有个同学的村叫“落鸦石”,一听就觉得颇有诗意。后来听爸爸说,我们村是一个地主“发展”出来的 ...

  我们村有一个质朴的名字,叫韩家庙子。既有“庙”又带“子”,我觉得土气得很,小时候很不情愿跟别的同学介绍我们村。有个同学的村叫“落鸦石”,一听就觉得颇有诗意。后来听爸爸说,我们村是一个地主“发展”出来的,我想,好歹我们是地主的后代,土就土吧。
  我们村前面有一个很大的水湾,叫韩家庙子大水库。小时候大伯带我们几个孩子来水边拍照,洗出照片来一看,大伯很满意地说:“景色不错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海边拍的!”我心里想,难道大海就长这样子吗?
  初夏的时候,妈妈走上几公里,到离姨家比较近的河湾上洗衣服,这边河坝用大石头砌成一个斜坡,相对平整,方便晾晒衣服。我们太小,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河边捞捞小鱼,看看水草,还要时刻提防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水虫——蚂蟥,据说它们喜欢喝血,吸到身体上拔不下来。我们在河边玩的时候,不敢把脚放在河水里太久,时不时就抬脚看看有没有蚂蟥趴上来。等我们长大一点,就可以帮妈妈晒衣服了。妈妈洗好以后,我们用盆端到河坝上,一件件摆开,用捡来的小石块压住四周,以防大风把衣服吹跑。风和日丽的天气,衣服很快就晒干了。我们要晒着刚洗好的,收着已经干的,在河坝上爬来爬去,像年老的蜘蛛。累了的时候就躺在石头上,一边盯着天上的云,一边哼着小歌。比起我们,妈妈辛苦得多,她要等最后一批衣服晾晒的时候,才能歇一歇。
  比起和妈妈辛苦劳作的记忆,跟爸爸在河边的记忆,大多都是轻松有趣的。
  夏天爸爸会带我们去河边踩河蚌,我们叫“嘎啦”。踩之前要把鞋子脱下来放在河边,卷起裤脚。准备好之后,爸爸先下去踩,我们跟在后面学着他的样子踩,开始还嫌弃泥巴太脏,后来踩多了,反而觉得泥巴很软很舒服。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不得法”,经常踩得脚抽筋。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到了就用手抠出来,用不了多久,就踩满一大桶。回家倒在大盆里。嘎啦清洗干净后,炖汤最鲜美。汤呈现乳白色,喝一口,比鱼汤都好喝,那味道至今难忘。
  除了踩嘎啦,爸爸也带我们去捕鱼,带一张细银丝编的大鱼网,来到河里,爸爸选定合适的位置站稳,用力将鱼网往水里一甩,鱼网散开扑倒水里,过一会儿爸爸往岸上使劲儿拖拽,就有很多小鱼挂在网上了。打上来的鱼都不会太大,炖汤或者油煎吃,味道也是美极了。想来我们也算是“靠水吃水”了。
  关于水湾的记忆,大多都是夏天的。冬天的水湾,结了厚厚的冰,寂静清冷,爸爸偶尔带我们来看看野鸭,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春节走亲戚的时候,从冰面上来一趟“冒险之旅”了。
  河坝绵延弯曲,夏天绿树葱葱,冬天白雪皑皑,站在河坝上,往北望,我们村一览无余,往南望,便是能看到尽头的“大海”了。小时候的我们,觉得河坝是一个不错的游玩基地,经常在上面挖挖野菜,找找野鸟,长大后,发现河坝是一道不错的风景。大伯家的哥哥姐姐们,每次回乡,都喜欢去河坝上走一走。这就是它的魅力吧。
  长大后,偶尔有老乡问起我家在哪里,我刚把村名说到一半,他们就抢着说:“就是那个韩家庙子大水库啊!我们夏天经常去那边玩。”我才知道,这河湾比我们村都出名。想想也是,它并只属于我们村,周围很多村庄伴它左右。
  后来,见过真正的海,看过无数的大河小河,觉得家乡的水湾就是一个小水库,这个一眼就望到尽头的河湾,承载着我们很多的童年美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