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找回密码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丘大众网

搜索
热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闻热线:4189188 4360586   广告热线:18863607077

我见青山多妩媚(二)

2019-12-16 08:25| 发布者: 安丘大众网 |原作者: 牛钟顺 分享到:

摘要: 2 就为连续半个月,天天饱餐一顿猪肉炖粉皮,目的如此简单明了,现在说起来好像很是狭隘,甚至可笑,可在那个天天琢磨怎么填饱肚皮的年代,这是最最真实的感受与想法。所以,没有尝过忍饥挨饿的滋味,就很难体会“民 ...
2  就为连续半个月,天天饱餐一顿猪肉炖粉皮,目的如此简单明了,现在说起来好像很是狭隘,甚至可笑,可在那个天天琢磨怎么填饱肚皮的年代,这是最最真实的感受与想法。所以,没有尝过忍饥挨饿的滋味,就很难体会“民以食为天”之说的真正内涵。
  吃粉皮虽然不容易,可吃粉条就更难一些了。因为粉皮还当属家常菜,而粉条可就精细珍贵多了。那时我们吃的粉皮,一律是用地瓜作为原料的。不只是粉皮和粉条是用地瓜做的,即便是我们的日常饮食,也几乎顿顿离不了地瓜。这么说吧,每年的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三天不会直接食用地瓜:除夕、年初一和年初二,其余的三百六十二天,不是直接食用煮、烤的地瓜,就是在食用煮地瓜干,以及用地瓜干面做的窉窝头或者掺和着少量玉米高粱摊的煎饼。
  几十年前,在养活这方土地上人们的食物当中,地瓜可谓功莫大焉。虽然不少人已经厌食于它,可我对其却是百吃不厌。据传,野生的地瓜起源于美洲的热带地区,是由印第安人最先人工种植成功的。又传,哥伦布初见西班牙女王时,曾将从新大陆带回的地瓜呈献给这位女王陛下。史料记载,我国种植地瓜,是从明朝万历十年,也即十六世纪末开始的,“甫及四月,启土开掘,子母钩连,大者如臂,小者如拳”。不仅《农政全书》详细记述了地瓜的种植方式,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中写道:“南人用当米谷果餐,蒸炙皆香美。海中之人多寿,亦由不食五谷而食甘薯故也。”时间延宕到上个世纪的1995年,美国生物学家又在地瓜中,发现其含有一种叫脱氢表雄酮的化学物质,可以用于预防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结肠癌以及乳腺癌等。原来,在民众眼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地瓜,却是如此的神奇和伟大。
  老娘时常说我是个地瓜肚子。知子莫如母,老娘说的一点没错。打从记事起,一直到离开家乡去城里上大学,地瓜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以至于有人戏称我们是一帮地瓜孩子,吃的是地瓜,喝的是地瓜,玩的是地瓜(用小刀将地瓜刻成各种玩具),身上长的是地瓜膘。于是我就想,有些东西,经过岁月的沉淀与洗礼,会刻在你的脸上,会刻在你的眼神,会刻在你的心灵深处。所以,地瓜是自带光芒的。
  父亲虽然厌倦食用地瓜,一看见地瓜就吐酸水,可却十分喜爱用地瓜做的粉条。奶奶曾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过父亲小时候吃粉条的有关趣事。奶奶说:“你父亲最爱吃蒜拌粉条了,如果举行个比赛,估计谁也比不过他。因为粉条的丝丝滑滑,用筷子夹起来比较费事。可是你父亲,人家根本不用筷子夹,而是用筷子‘团’。每当过年过节或者走亲访友有这个菜时,就见你父亲将筷子伸于盛放的器皿中,然后轻轻一转悠,一大撮粉条就上手了。”
  不用说我父亲爱吃粉条,我也是个粉条的吃货呢。记得上中学之前的每年正月初三,我都会跟着爷爷去十里路外临浯街上的三老姑家,看望爷爷一母同胞的三姐姐。到了中午吃饭时,三老姑在招待娘家这一老一小的菜肴中,必定会有一大瓦盆肉丸子炖粉条。最后,这个在我眼中美味无比的菜,也必然是被我吃得一点不剩。
  “换粉条啦!换粉条啦!”村里的大街上,每每响起拉着长音的如此吆喝声,我便怂恿最是疼我惯我的奶奶,盛上半篮子地瓜干,去换回一扎子粉条来。那个推着独轮胶皮车,车架两边放着用腊条编的长篓子,篓子里满盛着晶莹剔透粉条的壮年汉子,见了我们老娘俩,总是用他憨厚的笑容迎接着我们。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纸上老家下一篇:梨园春色(十四)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